澳村日记(11) – Covid-19 (下)

疫情仍然在发展,记录下我观察到的一些瞬间吧。

在澳洲,最大的体会是整个社会对弱势群体的关心,这种关心体会在方方面面。老年人(65岁以上),残疾人或者低收入群体,各个公司都会提供优惠,包括不少私人企业也会提供便利,平时在大街上、公交车、地铁、电影院都能看到老年人和残疾人,让人颇感安心,仿佛自己花白头发时,也能享受生活~~

3月份,疫情逐渐严峻,对弱势群体提供帮助的政策也相继提出;最先是一些网友自发的行为,在nextdoor,facebook上纷纷留下自己的信息,愿意为周围的人提供帮助;接着各个超市也相继跟进,先是15日晚上,墨尔本西区一个IGA超市的老板提出早上6-7点为老年人购物时间,进超市的人需要提供相应证明,两大超市巨头Woolworths和Coles马上跟进,也相继提出Community Hour,对老年人、残疾人和低收入人群提供专属购物时间,后来又拓展到医务工作者和前线工作人员,警察、教师、公交车司机等均可以在特定时间购物。鉴于有些人行动不便,两大超市还推出了“Community Package”, 里面是一些基本生活用品,平价邮寄给有需要的人。

各大电信公司也迅速行动起来,为因疫情收入受到影响的人减免月租,银行将商业贷款延期最多至6个月;由于医护人员和前线员工需要上班,所以学校会坚持开放,这样他们的孩子也有地方可以去;家长也可以选择让孩子呆在家里上课,每天晚上从网上下载次日的课程,然后上线完成,对于没有电脑、iPad等设备或者孩子较多设备不足的家庭,州政府会免费提供设备以及上网卡供其使用。

澳洲的房子都比较大,居家期间,相对较为轻松,今天和同事聊天,得知他们一家五口周末在后院的池塘划独木舟玩呢,简直不要太开心;和新西兰不同,澳洲一直在stage 3,封的非常佛系,人们依然可以出门健身、购物、看医生、工作或上学,给宠物看病也是允许的。幸好家里有条狗,每天都心安理得的出门遛他,在公园里见到无数人在跑步,可能是健身房关闭了,所以只能到外面跑起来了吧。

在澳洲,经常听到一个词 – community, 姑且翻译为社区。或许人口迁移并不大,不少人出生到工作都在方圆几十公里,加上土地私有,大家对自己的社区有很强的归属感和责任感。疫情刚开始,就有不少人呼吁支持community business,各家店铺纷纷开启外卖,把菜单搬到了nextdoor,facebook等社交媒体;同事特意每天到附近的咖啡厅买一杯外卖咖啡,就是不希望这家店倒掉。还有的住在公寓,在厕纸最紧缺的那几天,会有业主把自家多余的厕纸摆在门口,任大家取用。

除了在家做饭吃,更多的澳洲人选择了装修房子,专卖工具的Bunnings突然销量大增,终于有时间修修补补了;在Traralgon同事买了个shed,准备在家期间组装;我也不例外,xi按时自己做了纱窗,然后又装窗帘,最后开始每周安装一个Roller Shutter,迄今已经完成了6个,还是蛮开心的。

网上也有很多新闻,亚裔被攻击,甚至殴打,总是让人遗憾,我目前还没有遇到类似事件,周围邻居和同事感觉都还不错;希望大家能摒弃偏见,共同度过这段特殊日子~~

澳村日记(10) – Covid-19 (中)

之前记录了疫情之下,政府的措施和个人感受,这篇主要记录下所在公司的相关措施。

我所在的是一个林业管理公司,总部在新西兰,大约100多员工,澳洲有50个左右,总部设在墨尔本,同时在西澳、南澳、新南威尔士以及塔斯马尼都有区域办公室。

1月下旬,大概是武汉封城前后,国内疫情已经蛮严重的了,澳洲还没什么感觉;和同事聊天时,得知其老婆从广州转机到墨尔本,我心理便有些打鼓,但还是坚持去上班,觉得并不会有什么事情。

1月25号,墨尔本出现第一例后,我有点紧张,便给人力经理发消息,建议同事及家人去检测下比较好,并和几个同事分享了这个信息。当时是个长周末,人力经理联系了新西兰的人力,觉得risk is low,没必要大惊小怪,没采取措施;后来经沟通,这个同事还是在家工作了一周,其家人也去看了GP,我也稍稍放心些。这时候澳洲媒体已经开始报道新冠疫情了,几乎每天都能在推荐上看到相关新闻,陆续有同事打电话或发邮件来问我家里人是否都好,还是能感觉到大家的关心。我告知除了不能出门,其它一切正常,同事们都对中国果断将上千万人lockdown表示震惊,觉得不可思议,此时的我们,完全没有意识到,在仅仅两个月之后,澳洲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

1月31日,集团人力发出了第一封关于新冠病毒的邮件,简要介绍了湖北武汉当前的情况,同时建议大家保持社交距离,如果生病要在家里,勤洗手等等,与政府宣传的大致相同,同事们心大的很,看过邮件就过了,连讨论都没有。

2月3日,CEO发邮件介绍了新冠病毒对原木市场的影响,由于公司出口的木材的目标市场是中国和日本,而中国市场由于疫情需求不振,价格跌了不少,直接影响到了我们公司的收入。不得不感慨,在自由贸易、全球化的背景下,牵一发而动全身。

随着澳洲与新西兰相继禁止来自中国的非公民或居民进入,整个二月都比较平静,只是在toolbox会议上,有同事提起尽量减少出差,尤其是跨国出差;彼时我们的新CEO刚入职, 对此表示赞同,但理由是一季度营收受疫情影响降低不少,大家要节约开支。

3月份,情况貌似紧张了起来,新CEO到新西兰履新,回来时还一切安好;但一周之后回来的另一位同事便没有那么幸运,赶上了海外旅客自我隔离2周的要求,他本来计划回来后要去新南威尔士工作3个月,也只得调整时间,先在家工作。公司内网上也开始发布相关信息,如何管理疾病症状之类的。3月中,墨尔本办公室开始有同事申请在家工作,公司不反对也不赞成,如果申请就批准,我跟老板商量了下,也开始在家办公;18日,集团CEO终于发文建议大家在家工作,墨尔本办公室越来越多的同事在家工作,区域的同事们还未受影响,依然全部在办公室工作。 26日,新西兰实施为期四周的Stage-4 lockdown,全体人员只能在家工作。澳洲几乎所有人员都开始在家办公,公司出了套在家工作检查列表,每个员工都需要逐条检查自己的居家办公环境是否符合要求,表格足足有五页,自然光、烟雾报警器、带保护电源、有支撑的椅子…异常详细,末了还要附上home office的照片,然后和直属领导一起签字存档。我本来以为自己的书房环境蛮好,按这个表格检查后,居然很多项都不符合。不愧是林业公司,安全第一啊。

在家办公的日子

3月底,澳洲的人力开始组织在线quiz,之前是午休时间大家会在饭桌上做当日的quiz,虽然在家工作了,但传统不能断,于是转战MS Teams, 每天视频做quiz。 她还发邮件建议大家提供在家工作期间的各种趣闻轶事和照片,准备疫情期间的每月邮件。由于不少同事都有养小动物,大家也频繁交换自己和猫猫狗狗的照片,比较硬核的是一位同事在农场,直接晒出了自家牛的照片。

一年的肉都够了

澳洲目前处于Stage 3, 很多行业都可以继续工作,林业也不例外, 林业本来就是个孤单的职业,林地的同事们别说周围几米了,几公里都没一个人,还经常没信号,我的内部客户大多是林地工作的,一直是电话联系,并没有觉得在家工作有何影响,反而效率高了不少。只是有些工作时间点会提前,例如直升机喷洒农药所需的数据要尽快提供,因为晚了可能买不到相关物资了。新西兰则完全不同,在4周的lockdown时间里,林地作业全部停止,大家只能做内业,于是所有人都去修改地图,搞得GIS的同事们不堪重负。

4月,大家逐渐适应在家工作,每周一开团队会议,之后安排当周的工作,有问题就电话、视频沟通,各项工作有条不紊的进展,同事们都在努力找各种咨询类工作以增加营收,也陆续赢得一些咨询合同。跟全球一样,澳新不少企业损失惨重,有朋友公司开始减少工作时间,每周工作四天以降低成本。新西兰公司也要求同事们在四周的lockdown期间休假,至少休一周。澳洲虽然也受了影响,但并没有完全封闭且林业属于essential,得以继续作业,澳洲公司营收也降低了不少,大家都在想办法应对。

除了各种相应措施,公司还一再强调员工可以使用免费的心理咨询服务,信息完全匿名,公司并不知道是谁具体使用相应服务,大可以放心使用。在家工作近一个月后,虽然还有很多未知数,但随着新增确诊病例逐渐减少,能明显感到同事们心态逐渐平稳,也更加乐观。我希望,也相信,一切都会过去~~

澳村日记(9) – Covitd-19 (上)

2020年已然过了四分之一,感觉只发生了一件事 – Covit 19。

正如所谓“国内上半场,国外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从年初便听说此事,没想到竟持续至今。

首次听说武汉有“不明肺炎”,是1月2日,当时准备3月回国看演唱会,打算来个自驾游,安排了长沙的行程,朋友提醒武汉有类似SARS的“不明肺炎”,要小心,当时心中一惊,到常去的一个微信群里咨询,群主转发了官媒辟谣的消息,顿时放了心,依然在查机票,定行程。

第二次关注这个事情,就是1月中旬了,网络的消息越来越多,而钟南山也明确提出“人传人”,我顿时紧张起来,开始敦促国内的家人购买口罩,少出门,1月23日武汉封城,国内愈发恐慌;此时的澳洲媒体也开始报道中国的疫情,悉尼机场开始检测来自武汉乘客的体温,布里斯班也有人被隔离,但老百姓觉得距离自己很遥远,并不怎么关心。

1月25日,墨尔本发现首例确诊病例,是来自武汉的中年男性;当天所有澳洲微信公众号头条基本都是这个消息。我又紧张起来,马上去附近的药店采购物资,店门口竖着巨大的中文招牌 – “口罩售完”,看来不少同胞都来咨询过,我们只买了瓶酒精,之后去隔壁超市采购了日用品,便打道回府。

1月28日,请了年假在家休息;29日上班后,新闻越来越多,也有同时开始陆陆续续问我家人是否安好,他们对于武汉的封城措施非常震惊,在那时,一个千万级别的城市lockdown,确实是超乎很多人想象的。

1月31日,澳洲总理莫里森出来讲话,禁止来自中国的所有旅客,国民和居民及其近亲除外,比较坑的是,该命令在几个小时后的2月1日零时生效,而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在飞往澳洲的飞机上了,据说后来到了机场都被遣返了,也真是无奈。

总理经常发表电视讲话,有时候早上八点就开始直播了

澳洲对中国封国境之后,我们又放松了警惕,几乎恢复了正常生活,除了关注国内疫情外,整个二月生活相对轻松,家里还在装修,每天都有人来;我还去参加培训,和同事聚餐,还到城里理了发。

3月1日,澳洲出现首例死亡病例,对中国的旅行禁令依然生效,又要求来自伊朗的外国人要自我隔离两周。我们生活继续,2号还去城里晃了一天,和朋友一起喝咖啡、吃饭,逛街,只是师妹问我是否屯了东西,我还心大的说,没有没有。而此时,澳洲人已经开始抢购厕纸了,只是我浑然不觉,直到3月4日发现家里只剩4卷纸了才去超市,厕纸、面巾纸的货架已经基本空了,好在厨房用纸还有,我们便买了四大卷,真的非常大。。。 3月初,虽然缺纸的消息已经上了新闻,但我周围的人并没有特别紧张,同事还开玩笑要每人捐一卷纸给我。我也没当回事,周末去看了医生,还去同事家聚会,玩的很开心。

3月上旬,趁着劳动节,我顺便休假一周,在家里干活,基本没有出门,也没有觉得生活有什么变化;3月中,既中国、伊朗外,澳洲宣布陆续禁止来自韩国和意大利的外国旅客,并宣布了human biosecurity emergency;媒体和官员们开始不厌其烦的提醒要social distancing,公共场合要与他人距离1.5米,室内聚会不能超过100人。

3月19日,澳洲终于封国了,任何外国旅客都不能来了,回国的公民和居民也需要自我隔离14天,新西兰也随之宣布历史上的首次封国;此时,联邦政府的特点就显露出来了,西澳、南澳、北领地和塔州陆续封闭边境,宣布任何到访人员需隔离两周。和朋友在微信群聊天,我很悲观,觉得疫情影响深远,国与国、人与人的关系会全部改变;朋友反而认为人类很擅长遗忘历史,也许我们会很快恢复正常。

3月25日,澳洲开始禁止出行,所有公民和居民都不能离开国境,据说不少打算回国的华人被赶下了飞机;其实想来也讲的通,公民和居民可以回来,所以要尽量限制出行,减少感染机率。各种Social Distanting 规定也越来越严格,从不能10人聚堆变成了2人,同时维州进入stage 3的lockdown,除了锻炼、上班上学、购买日用品外及紧急情况外,禁止外出,警察也开始频繁的巡逻,抓到就罚1652刀。

过去的几个月,似乎每天都在见证历史,看股市暴跌,感染人数飙升,各国轮流焦头烂额;每天穿着睡衣在家工作,似乎也已经成了习惯;不知道疫情何时会过去,或许,我们的生活,真的会永远改变了吧。

澳村日记 (8) – 再谈效率

这几天申请一个课程,需要认证读书时的学历学位证书和成绩单,听起来蛮麻烦,做起来异常简单;这边很多人都可以认证文件,牙医、警察、邮局工作人员、会计等等,恰巧公司HR也是CPA,顺便就认证了下,不过五分钟。想起来之前在国内认证些资料,各种手续,准备资料,大部分要原件,然后请假,开车或者公共交通,到了公证处之后也许还会继续排队,材料不齐全还要再来一次,少则半天,多则几天。

来澳洲近三年,刚开始觉得这边工作好轻松,不加班,周五下午还经常吃吃喝喝,聊天八卦;后来便会有担心,如此的工作强度,懒散的态度,如何与中国996的广大公司竞争呢。但现在,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杞人忧天,其实澳洲社会有其运行的法则,可能是人少,他们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极高,无形中简化了许多流程,以上述认证文件为例,在澳洲只需要五分钟,跟同事招呼一声就可以了;但在国内,至少半天。那么同样的事情,五分钟办好之后,我自然可以悠闲懒散,而在国内,可能辛辛苦苦跑半天,还不一定能办好。看起来人忙忙碌碌,一直在加班,但其实中间有多少事情是没必要做的呢?想起来之前在体制内的日子,有一年适逢深圳召开大运会,市政府号召大家每周六上午多工作半天,称之为‘义务加班日’。我们单位距离城里十万八千里,不少同事从南山、宝安赶过去,早上坐班车要俩小时,到单位差不多9点,人极其疲惫,然后晃晃晃到中午,到食堂快速吃个饭,在颠颠坐俩小时车回家,三点左右到家,一天基本上就费了。看起来可真是辛苦,每周末多工作了半天,可真正的效率考虑过吗,以及为了这半天多付出的各种资源,班车司机不能休息,食堂员工也要多做饭,为了领导的面子工程,付出的全是拿纳税人的钱和老百姓的时间啊。

之前曾经觉得,以中国人的勤奋程度,迟早会买遍全球称霸天下,现在看来,其实未必,澳洲看似懒散的背后,也有其治理逻辑的,而且居民幸福感普遍不错,自然有其可取得地方。

澳村日记 (7)- 种族歧视

上周看了个电影 – 《The Green Book》,讲的是一个黑人音乐家和他的白人司机在美国巡演中的种种遭遇。 作为两次到白宫演出的杰出音乐家,在巡演中,各地主办方依然拒绝他使用卫生间,或进入餐厅就餐。 不过半个多世纪之前的事情,却让人觉得恍若隔世,惊讶异常。

上周碰巧是澳网收官,中国选手张帅和澳洲选手Sam Stosur一起拿了女双冠军,然而在赛后9频道的采访中,座位如下,各位主持人几乎全程围着Sam Stosur提问,几乎假装张帅不存在。此事引起许多在澳华人的不满,我也在twitter和facebook上表达了抗议;当抗议归抗议,9频道并未做出道歉,事情也只能这样过了。

来澳洲快三年了,生活工作中都会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本地白人,东南亚移民及华人移民等,有时也能感觉到若有若无的歧视。工作场所中较少,同一公司内,刚开始可能会有陌生感以及由此带来的不信任,相处久了,若干交道打下来,彼此了解了就会熟络很多;有时在外参加行业会议,大多数同行会一视同仁交流行业动态,但也会有人希望尽快结束话题,以白人男性居多。

生活中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有时候也会遇到一些人直言不讳的表达对中国人或者亚裔的不喜欢,曾经在一个区散步,一家几口在我们后面走过来,其中一个孩子以不大但足以让我们听到的音量说“Asian”,我当即回了一句“Rude”,他们便再不吱声,灰溜溜走了;有时也有一些年轻人,开车走过,会突然调大音乐,然后招手呼喊,这种情况一般不予理会,走自己的路就好。

人在国外,尤其是曾经有过白澳政策的澳洲,遇到这种情况很难免,但只能说瑕不掩瑜,并不能以可能遇到歧视就固步自封,不往外走;也不能当缩头乌龟,能当面怼就怼回去,如果有切实证据,该投诉投诉,该抗议抗议,让他们知道中国人也并不是好惹的。但无论怎样处理,都不要因此而影响自己的学习生活和工作,不要过于敏感, 该有的专业态度还是要有,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人都是现实的,中国实力一天天强大,同胞在各行各业都做得优秀,即使心怀歧视,大多数人也不敢表露出来,久而久之,社会环境也会越来越友好。

小狗Bobby

Bobby 是个牧羊犬,出生于2009年12月,是Maggie同学的狗,由于他们举家回国,就于今年7月把Bobby交给我代养。

1 初次见面

7月初,我们开了辆车去接Bobby,刚进门,他就蹦蹦跳跳迎上来,一点不认生,走的时候也很安静,只是一直站着朝窗外看,似乎在努力辨认回去的路。

到家后,本来在后门外给Bobby搭了个小窝,考虑到当时是冬天,实在太冷,思来想去,还是让他在洗衣房睡觉,Bobby很聪明,看到自己的毯子在洗衣房,晚上便乖乖跑去睡了。

2 登堂入室

没多久,Bobby便发现Living Room的一个门后是我的卧室,于是他再也不肯睡洗衣房了,宁愿抛弃毯子,也要躺在门口。后来只得把他的小毯子移到门口,让他晚上趴在那里。

事情并没有结束,有几天特别冷,加之Living Room的玻璃烂掉了,我便把Bobby的铺盖移到卧室,让他晚上住在我的床边;这一下他可高兴了,终于进了卧室,感觉地位又上升了些。或许是兴奋过了头,他不仅在房间里伸懒腰,走来走去,有一天晚上还吐了,无奈之中,只好又把他请出卧室,Bobby很不甘心,又不敢说什么,在外面侯了一个小时,估计觉得我已经睡着了,便自己以极快的速度打开门,硬闯进来,扑通一声,躺下就睡,把我吓一跳,打开灯才发现是他,真是哭笑不得,佯装生气,让他出去,Bobby看没希望了,也不敢回头看我,臊眉搭眼的出去了,一夜无事。

3 小馋狗的觅食生涯

馋应该是狗的天性,Bobby也不例外;他平时吃的不多,早晚各一杯狗粮。在同学家接他时候,带了两袋狗粮,一袋是开封过的Super Coat,带拉链结构,盛完狗粮可以拉上;吃完后,换了另一袋没拉链的,盛完后只能拿东西压一下。某天晚上,我拉开门准备和Bobby说晚安,他竟然不在门口,接着便听到“咔嚓”的声音,打开灯,发现Bobby正在偷吃狗粮,被发现后,一脸惊慌的看着我,走也不是,继续吃也不是,场面颇为尴尬。我把他赶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又将近20公斤的狗粮搬到厨房,随即关上门,免得他再偷吃。

没了夜间狗粮,Bobby颇为郁闷,终于赶上一次周末聚会,同事Callie带着自己的牧羊犬Jasper来探访Bobby,两狗在一起,免不了吵闹,为了让他们有点事情做,便给了几块骨头给他们吃,Jasper没舍得,埋在了土里;Bobby胃口好的很,马上就吃完了。吃起来爽啊,小小的胃根本消化不了,睡觉前悉悉嗦嗦,一下吐在了房间里,次日禁食一天,才慢慢缓过来。

骨头不敢吃了,我们想要不要给他吃点肉,于是某天炖鸭子的时候,便给了Bobby一些鸭肉吃。这一下可不得了了,晚上他便不怎么吃东西,不停的放屁,还拉稀,初次见识如此场面的我也吓了一跳,赶紧拍了照片发到Facebook群询问。群友非常热情,说Bobby应该是吃了之前没吃过的东西不太消化,严格控制他的饮食,只吃煮好的鸡肉和米饭即可。于是Bobby开始了为期一周的清淡饮食,每天早晚各吃一份鸡胸肉配米饭,而我也时不时到后院草地上观察他的粑粑,差不多第五天,他的便便开始成形了,我也放心了。

经历了若干事故后,我们开始严格控制Bobby的饮食,早晚一杯狗粮,偶尔有几个treat,此外别无他物。

4 鸟枪换炮之Bobby的新床

Bobby刚来时,只有一个门垫和一个薄薄的小毯子,他并不介意,晚上甚至还趴在冰冷的地上睡觉;后来发现家里有之前的泡沫垫子,便给他当了床,他还挺高兴,无论在哪个房间,都一定在垫子上睡觉。自从有了狗,和同事的话题也多起来,免不得谈起狗的各种装备,某日同事E花重金(200多刀)购入狗床一个,跟她聊了几句,她建议我给Bobby也买一个,但不用这么贵的,到Kmart买20刀的即可。

想想也是,我每天晚上睡的席梦思,他也该有个像样的床呀,于是周末大采购,给Bobby购入狗床一枚。当天他就爱上了这张床,睡的昏天黑地,舌头都吐出来了,果然,狗也是很贪图享受的呀。

偷得浮生九日闲

人到中年,压力山大。

近期状态一直不好,精神萎靡,睡眠也差…终于不堪忍受,趁着女王生日假期又连请4天假,加上周末连成9天,没有任何安排,睡到自然醒,吃了饭,看看片儿或溜达出去逛逛。

工作后虽然一直有休假,但通常都会出游,安排行程,预定食宿交通已够繁琐,在陌生的环境中体验不同的风景,也容易造成信息过载,通常一个假期下来,比上班还累。

整整九天,几乎无所事事,竟有些无所适从,上一次这么久没有事情做,应该还是高三暑假吧,高考完毕,除了整日和Ru打乒乓球,便再无安排。之后便辛苦读书工作旅行,一晃十七年,几乎不曾停下脚步,终于觉得累了;而人到中年,总是惶恐,觉得曾经无限人生的可能在一点点消失,慢慢殆尽,希望努力抓住一点,再一点。

很高兴能暂别忙碌的生活,这样休息几天,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继续我的中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