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年轻,我偏要勉强

詹青云拿到奇葩说的BBKing,是今年一月份,短短三个多月,仿佛已经过了很久,后来发生了很多事,她因为类比新冠肺炎的来源几次上热搜,而她的‘活爹’邱晨则因为13年占中期间的设计和网络言论被人民日报不点名批评,最终决定退出公众视野。

我一直很喜欢詹青云,也喜欢和大家一起喊她“阿詹”,听她在奇葩说的舞台上侃侃而谈,感受她辩论时的激情澎湃。第一次听到这段结辩时,我“单曲循环”了好多天,每次听到她那句“趁着年轻,我偏要勉强”都忍不住热血沸腾,尽管在很多人的定义里,我已经不算年轻了。

可能有人会说她不合时宜的抖机灵,小有名气后就开始到处接广告赚钱,等等等等,无论对错,不管真假,我并不关心这些,同样的,我也不关心邱晨的“港独”、“占中”言论,人一定是有倾向的,但并不能因为他人的倾向和自己不同便对此人全盘否定。

在奇葩说的舞台上,那些大胆、前卫的辩题,在一次次多角度讨论中,被拓展了边界,无论任何持方,阿詹总在有意无意的输出她的价值观,从“妈妈凭什么是超人”,到“不曾不平凡过,如何确定平凡是唯一的答案”,以及“世俗的成功给人不被其他人的说教影响的自由”,当然还有这句“趁着年轻,我偏要勉强”,她认为“理想是可以实现的”,“人不轻狂枉少年”。胡老师说“阿詹不是我的人间理想,但是有阿詹在,让我觉得『人间是理想的』”。怀念波士顿秋天落叶的阿詹,是浪漫的;认为“理想是可以实现的”的阿詹,是执拗的;坚持“我偏要勉强”的阿詹,是热情的。在微博上的阿詹,关心没有手机电脑上网课的乡村孩童,转发受性侵少女的新闻,这时候的阿詹,是真实且善良的。

很开心,能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具有多元而包容的价值观;希望假以时日,我们的社会也可以多元而包容,更多的年轻人可以不被世俗束缚,更加自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