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村日记(11) – Covid-19 (下)

疫情仍然在发展,记录下我观察到的一些瞬间吧。

在澳洲,最大的体会是整个社会对弱势群体的关心,这种关心体会在方方面面。老年人(65岁以上),残疾人或者低收入群体,各个公司都会提供优惠,包括不少私人企业也会提供便利,平时在大街上、公交车、地铁、电影院都能看到老年人和残疾人,让人颇感安心,仿佛自己花白头发时,也能享受生活~~

3月份,疫情逐渐严峻,对弱势群体提供帮助的政策也相继提出;最先是一些网友自发的行为,在nextdoor,facebook上纷纷留下自己的信息,愿意为周围的人提供帮助;接着各个超市也相继跟进,先是15日晚上,墨尔本西区一个IGA超市的老板提出早上6-7点为老年人购物时间,进超市的人需要提供相应证明,两大超市巨头Woolworths和Coles马上跟进,也相继提出Community Hour,对老年人、残疾人和低收入人群提供专属购物时间,后来又拓展到医务工作者和前线工作人员,警察、教师、公交车司机等均可以在特定时间购物。鉴于有些人行动不便,两大超市还推出了“Community Package”, 里面是一些基本生活用品,平价邮寄给有需要的人。

各大电信公司也迅速行动起来,为因疫情收入受到影响的人减免月租,银行将商业贷款延期最多至6个月;由于医护人员和前线员工需要上班,所以学校会坚持开放,这样他们的孩子也有地方可以去;家长也可以选择让孩子呆在家里上课,每天晚上从网上下载次日的课程,然后上线完成,对于没有电脑、iPad等设备或者孩子较多设备不足的家庭,州政府会免费提供设备以及上网卡供其使用。

澳洲的房子都比较大,居家期间,相对较为轻松,今天和同事聊天,得知他们一家五口周末在后院的池塘划独木舟玩呢,简直不要太开心;和新西兰不同,澳洲一直在stage 3,封的非常佛系,人们依然可以出门健身、购物、看医生、工作或上学,给宠物看病也是允许的。幸好家里有条狗,每天都心安理得的出门遛他,在公园里见到无数人在跑步,可能是健身房关闭了,所以只能到外面跑起来了吧。

在澳洲,经常听到一个词 – community, 姑且翻译为社区。或许人口迁移并不大,不少人出生到工作都在方圆几十公里,加上土地私有,大家对自己的社区有很强的归属感和责任感。疫情刚开始,就有不少人呼吁支持community business,各家店铺纷纷开启外卖,把菜单搬到了nextdoor,facebook等社交媒体;同事特意每天到附近的咖啡厅买一杯外卖咖啡,就是不希望这家店倒掉。还有的住在公寓,在厕纸最紧缺的那几天,会有业主把自家多余的厕纸摆在门口,任大家取用。

除了在家做饭吃,更多的澳洲人选择了装修房子,专卖工具的Bunnings突然销量大增,终于有时间修修补补了;在Traralgon同事买了个shed,准备在家期间组装;我也不例外,xi按时自己做了纱窗,然后又装窗帘,最后开始每周安装一个Roller Shutter,迄今已经完成了6个,还是蛮开心的。

网上也有很多新闻,亚裔被攻击,甚至殴打,总是让人遗憾,我目前还没有遇到类似事件,周围邻居和同事感觉都还不错;希望大家能摒弃偏见,共同度过这段特殊日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