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隆剃刀

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是两年前,彼时我和A同时被另一个同事折磨,觉得不可思议,难免心生怨怼;然而,某日和A午餐,聊起来这个事情,她便告诉了这个著名的剃刀给我:Never attribute to malice that which can be adequately explained by stupidity – 如果一件事情可以被愚蠢解释,那么请不要将之归咎于恶意。

初次听到颇有醍醐灌顶之感,成长于人口众多且以精明著称的大国,从小就被教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有时便会恶意揣度,常常无法心平气和的面对生活中的日常争端,而这种感觉通常会传染,进入恶性循环,于是关系便不可收拾;刚来澳洲工作时,遇到些情况,也会马上提高警惕,搞得自己很紧张,也会影响到同事,大多数时间,都会发现是自己想多了。于是变得不紧不慢,心平气和,可能从效率而言,并不是那么高效,但确实快乐不少。
来澳洲工作,并不仅仅是生活环境的变化,更多的是思维方式的转变,本地人有些做法在高效的中国人看来简直‘傻的冒泡’,从个体来看可能确实如此,但从整个公司、国家的角度来看,这种‘冒傻气’的做法维护了‘公平和正义’,才是对每个个体的尊重吧。

一刀切可休矣

前几天看新闻说洱海边约1800栋房屋都要拆除,原因洱海日益严重的污染。可能是为了说明其举动的迫切性,文中还配了不少触目惊心的图,看起来让人愤怒,恨不得早早拆掉所有客栈。

10年去过大理,那时洱海还没这么火,双廊渔村人也不多,老板还有空给我们做农家菜,看到昔日的美景如今垃圾遍布,我也觉得难过,但还是觉得政府此举动有待商榷。

拆除房屋出发点固然是好的,但那些刚刚投资建设还未收回成本的老板们,就很悲惨了;当然我们崇尚个人服从集体,少数服从多数,为了全人类的福祉,为了大理的苍山洱海,小部分人作出牺牲在大家看来,无可厚非。

在我看来,当地政府长期不作为,事态恶化后,又简单粗暴的采取‘全部拆除‘一刀切的处理方法,实在不妥。首先,这些房子并不是一夜之间建起来的,那么政府是否对当地的旅游业和环境承载力做出过评估,预计游客人数,需要的资源是否过载,是谁批准这一栋栋房子拔地而起的呢?如果是违建,现在卫星影像,无人机如此发达,我相信任何建筑工程政府那里都是知晓的,为什么不在刚开始建的时候就查处,偏要建好甚至都经营几年了,才来拆除呢?除了一刀切的拆除,有没有其它处理办法呢? 难道21世纪的中国,除了强制拆除建筑,抑制旅游发展,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使游客、居民、环境都各得其所么?真是让人羞愧。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个不尊重个体的社会,真的能维护全体人民的利益吗?政府如此拙劣的管理手段,动辄就让客栈投资者血本无归,这1800栋后面就是1800个家庭,遭受如此经济打击,请问政府如何给予补偿呢?今天他们为了洱海的环境,做出了牺牲,明天可能就是你我他为了这个那个各种高尚的理由,做出牺牲。一个在非战争状态下动不动要求人民牺牲的国家,真的是代表了全体人民的利益么?

前两周在公司开会,说起来之前公司有规定,为了安全,不能用锯子;但不能用,并不是完全不能用,有些场合可能由于地形的原因,不得不用,那么除了这条禁令,随之的还有若干例外措施,如果确实需要使用锯子,那么请遵循如下一二三条,以保证安全。

任何事都有例外,为什么我们的政府不能提高下自己的能力,更加精细化的管理,而不是动不动采取拆房子、禁摩托、禁外地车这种一刀切的手段呢?不仅给人民生活带来许多不便,也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失去大家信任,实在是得不偿失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