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情心

不知道是不是接听心理热线的缘故,听多了那些匪夷所思的故事,庸人自扰的烦忧,我变得越来越没有同情心;加之以“标题党”著称的若干媒体,他们断章取义,唯恐天下不乱的劲头彻底坏了一锅汤,遇见那些刻意、夸张的报导,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感动或气愤,而是质疑:是真的么?是不是在搞噱头,夺眼球?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记得看过柴静(蛮欣赏的一个记者)一篇文章–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她说“同情是人类最美好的品质之一,但先入为主的悲情是需要我们共同警惕的”,并在文末引用了一句话,“准确是这一工种最重要的手艺,而自我感动、感动先行是准确最大的敌人,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我深以为然。

高中时,读陆幼青的《生命的留言》,他讲“穷男人的人格不必指责,但可以指责他们身上总会有一种奇怪的东西是与这社会格格不入的,有些穷男人初看的时候简直是不合理制度的牺牲品,但接触多了,时间长了,就会有一种很惹人嫌的气质显出来,同时解释了一切”;有些女人的遭遇也很让人唏嘘,挨打,被劈腿,遭抛弃,说起来简直是一部妇女血泪史,但正如空姐所说“极品总是成对出现的”,她们总会一次次的陷入类似的恋情中,苦不堪言,却也无法自拔。这些人,根本不值得同情!这样讲,或许有些刻薄,过于冷漠,但我真的没有太多的同情心去关心这些一次次摔进沟里的人。

今天偶然看到皮皮的微博

早上听说有个小姑娘抑郁症自杀了,看了看微博,既不是没人爱,也不是不爱别人,只能说我和她对生命的理解和认识不同。

不禁想起了近两年,陆续知道的抑郁症自杀的案例,有道听途说,也有身边的朋友,由震惊、不解到一声叹息。在得知我们共同的朋友因抑郁症自杀时,SY曾经对我讲过,如果我们对ta多关心些,会不会好一些?这个世界没有如果,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我接触过一些抑郁症患者,程度不算深,恢复得还不错,但也很难讲未来会怎样。要同情么?也不需要吧。在我看来,外人对抑郁症患者的帮助是微乎其微的,还是要靠自我救赎,想通了,便海阔天空。

我想缺乏同情心不仅仅是个体现象,整个社会基本如此,大家都形色匆匆,急功近利,进入社会后认识的人很难敞开心扉去交往;而由于社会变动,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们又多在他乡,渐行渐远渐无书。父母亲朋间的交流都少之又少,自顾尚且不暇,哪里有能力和精力在各个版本的故事中,明辨是非,找出需要同情的人呢?

即使你付出关怀,接受方也未必领情;次数多了,心也冷了;温情渐渐消退,逐渐冷漠刻薄,变成一个铁石心肠、结果导向的人,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在这个社会中生存。怪不得SY对此极为失望,称之为“黑铁时代”。这就是成长么?怎么和我想象的不同呢…唉,总隐隐约约的觉得哪里不对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