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客松

可以上网了,虽然慢的如蜗牛爬,总比没有的好;欣喜异常,终于摆脱石器时代了,可见我对网络的依赖。

先订阅Podcast,除了传统的锵锵三人行,开卷八分钟,又订阅了有报天天读。邱震海先生提及“迎客松待遇”,初始有些迷惑,不知何意;后来想起在深圳看凤凰的时候,也常常见到迎客松,无非是节目正在播放,突然鸦雀无声,屏幕当中出现著名的迎客松,迎风独立,傲骨依然,可惜不是我想要的新闻,当时还以为自己的电视出了问题,后来发现总是在敏感话题之时显示,遂恍然大悟,这不就是GFW的电视版么。

GFW用的是关键词,IP封锁,而“迎客松”估计没这么高级,估计要有些人天天监看吧;早就听说中国的节目一般有10秒钟的延迟,即使是所谓“直播”,这10秒,就是给这些“监看”的人切换迎客松的反映时间吧;明明是限制言论,却用“迎客松”,这就是我们的待客之道么,多么讽刺;也不知道这些人归属哪些部门,想必花的是也是纳税人的钱,或许还有我缴纳的一些,sigh~ 年初到四川,第一次接触“公民社会”这个词;年中看到Zola的报道,第一次接触“公民记者”。我们已逐渐进入公民社会,民智已开,越来越多的人在关注自己的生活环境、政治制度、行政手段,当然会有各种各样的言论出来,总有一些不是那样动听,但“堵”并不是办法,“疏”或许更好;愚蠢的封锁言论、限制自由,只会激起更大的不满,况且,堵住了,问题并不是不存在,这种鸵鸟心态实在不可取。以香港为例,弹丸之地,每年有数千的游行,但政府、民众的心态都很平和,并不认为这影响了香港的形象,大家都明白,社会抗争是只是引起社会关注的形式,仅此而已;现在早不是陈胜吴广的时代了,不仅没有揭竿而起的环境,也缺乏揭竿而起的勇气,没必要草木皆兵。 抱怨并不是好的习惯,要想到好的方面,毕竟我们还有互联网,尽管由于GFW的存在,这个互联网时不时会变成“局域网”;但与朝鲜相比,我已经很感激。邱先生讲“我们要扶持,默许,容忍公民社会,首先应该扶持;如果做不到扶持,就应该默许;如果做不到默许,至少应该容忍”,希望以后,电视上的迎客松越来越少,我们用更宽广的胸怀、更端正的大国心态来“迎客”。

One thought on “迎客松

  1. 上个月随同Steve见了zola一面,他说“公民记者”这个称呼是其他人加在他头上的,他实际上并不特别喜欢这个称呼。一方面这四个字给自己带来压力,也带来一点小麻烦,另一方面他觉得“公民记者“好像在形容一群另类的人在做一些另类的事情。

    所谓公民记者,就是把生活中看到的、想到的事情,发布到互联网上与他人交流。这本来就是一件极其稀松平常、自然的事情。也许在中国特定的历史背景下,这些行为显得比较不那么”自然“。Zola希望随着互联网的逐步开放,越来越多的人通过互联网报道社会事件,表达自己的观点,这些行为不再显得那么特殊,”公民记者“这个特殊的称呼也会慢慢被人们淡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