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车澳洲行 (13) – Central Australia

1017-1018 Devil’s Marbles – Tropic of Capricorn – Alice Springs

从Kakadu公园出来后,我们便开始向Alice Springs进发。沿着Stuart Highway一路向南,先到了Gram的姐姐强烈推荐的Katherine Gorge,和国内的三峡大坝有点像,区别就是人少很多;我们见到了一群讲中文的学生,听口音是台湾人,刚刚划过皮划艇,我们本来也想尝试下,不巧的是刚刚错过了时间,只能等到次日,无奈只能放弃;在Katherine Gorge的停车场,看到了一辆非常可爱的车,涂装特别。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94
到了熟悉的Three Ways,继续向南,不远就到了Devil’s Marbles Conservation Reserve,在苍茫的戈壁滩中,突然出现一堆大石头,除了陨石撞地球,恐怕很难解释这些石头的来历,西方人称之为魔鬼的弹珠,看来在他们的观念里,魔鬼还是很爱玩的。我们先是开过了这里,后来又折返回来,照了很多照片,才继续向前。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103
下午是Carl在开车,突然一声巨响,车子歪歪扭扭的冲了一阵,便停了下来,右前轮爆胎了!我和Cathy手足无措,第一反应是打救援电话,Carl则从后备箱里拿出了工具,吭哧吭哧的干活了。下午两点钟,在南回归线附近,太阳非常烈,感觉人都要烤化了,我们建议还是打租车公司电话求救,我们买了完整的保险,道路救援完全免费的。Carl则一脸严肃“I am an English man!”, 一幅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我很受感动,这或许就是英国人所受的绅士教育吧,有时可能会让人觉得傲慢,但关键时刻,他们的风度也体现在能自己动手完成工作上面。Carl很快就换好了胎,我们也便继续前行。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97

往南不久,就到了南回归线,南纬23.5度;当年英国人来这里修铁路的时候,专门修建了纪念碑,我们也不能免俗,特意去拍了照。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104

路上收到了邮件,说我们的飞机要改变起飞时间,如果接受,请回复XXX;之前我们曾想过推迟一天飞行,可因为定的是特价机票,Virgin要收取高额改期费用。这下可好,我心下大喜,终于有理由改期了;于是马上给Virgin航空电话,说我们不能接受提前起飞15分钟,要求更改时间,推迟一天。Carl开玩笑的说“Oh, You can’t do this, Virgin is my friend”, 我答到“Virgin is not my friend”,顺利的改签了机票。

下午就到了Alice Springs市区,我们先加了油,然后到了预定的住宿的地方,把行李放下来,再去还车;Carl一本正经的说,出发时他观察了下,车子并不是完全满油的,所以我们也要先加油,开一阵子再去还车…英国人的较真可见一斑,为此我们还去了一趟超市,买了很多游泳池用品,Carl家里的泳池终于可以彻底清洁了;我们还车时已经下午了,他们大致看了下,就让我们签字推车了,Carl的信用卡担保还在,要确定车子没问题,才能退回来。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106

退完车,我们就在街边找了个旅行社,报了三天的旅行;接着到夜市逛了下,这边很多这种街市,一般是一周中的某个晚上,大家就拉着家伙事来了,吃的喝的,还有各种小东西,我们分开行动,Cathy逛珠宝,我看明信片书籍等东西,Carl则选择了个简易纹身,居然还是中国字。他希望自己是 genius and master,于是人家就给他纹了个 “才主”…让人啼笑皆非

对来自深圳的我而言,Alice Springs是个很小的城市,我们在这里也是匆匆一瞥,没有特别的印象,总体感觉比较节奏还是比较慢,可能游客比较多的缘故,这里稍显嘈杂。几年后,我偶然看到一个电影,Tracks,讲的就是发生在1977年发生在Alice Springs的故事,虽然间隔了很多年,还是能依稀辨认出来,广袤的戈壁,长长的铁路,蓝天,闷热的午后…这就是Alice Springs给我的印象了。

Life is beautiful

扬州 (3)
最近发生很多事情,有种一夜长大的感觉。

初始我很难过,忍不住地哭,觉得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愤恨他的不公平;但平静下来认真思考后,我发现自己其实蛮幸运。

就像Michael说的:

“Everything you do is a lesson in life.  The more you look, listen and learn, you will gain more in experience and knowledge than just dreaming about it.

“LIFE = Learning, Interacting, Fulfillment & Enjoyment”

曾经我很怕麻烦,为了不麻烦,放弃去经历,生活在自己幻想的美好世界中,但世界并不按照我的意志运转,总有很多无奈;人生就是这样吧,不要狭隘,尝试去开阔自己的心,慢慢去体验、品味,与自己和解,向命运妥协。

“所有的经历都是美好,哪怕有时是痛苦” — 李宇春

风雨欲来

depression此刻窗外雷声阵阵,阴云密布,果然不久,就淅淅沥沥下起了雨,还伴随着闪电。

顿时凉快了很多,据说这是今年深圳第一场雷阵雨;而此时的北京,则下起了脏脏的雪…

不知道为什么,整天心情都很烦躁;昨天早上梦见了我很不愿意见到的一件事情,5点多就被惊醒了,然后再也睡不着;在淘宝上shopping了一天才缓过神来,晚上给老妈打了个电话,真是心力憔悴;毕竟和她差了几十年,生活环境、成长经历也完全不同,很多想法都不一样,沟通尤其困难。sigh~~

今天早起看书,还算顺利;和空姐聊了下,总算开心些;下午又进入开始烦躁,似乎如何都无法开心起来;因为下雨,也放弃了骑车回家的计划,索性呆在单位住宿舍,什么也不想,刷美剧。

很多事情,真的是无法控制的,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可是又能怎样呢,想得到,必定要有这样一个过程。

Dear God, I need help!

多进程运行

multitasking

Multitasking

晚上到家居城看防盗门,折腾了半天,好不容易准备定了,突然发现门太大,估计装不上,之前商量的一切全部作废,只能重新找。加上衣柜、鞋柜,各种样式,对我这个选择恐惧症来说,真是个折磨阿!

顿时觉得暴躁,跟col说“生活如此琐碎,我时常失去耐心”;其实我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从头装修的人,要考虑水泥、地板、布线、吊顶,那真是要掉一层皮阿!好几个朋友都说装修期间被气哭过N次…

和col细细讨论了下最近暴躁的原因,可能我很不习惯事情不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讨厌“悬而不决”,是生是死,成还是不成,希望能迅速有答案,我好继续推进或另寻他路;而近期所面临的很多事情,都异常琐碎,不是难,是“繁”且“烦”,各种材料、公章,都要一一准备,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而过程中,任何一件事情,都可能影响到整个进度,很难把握。

想明白了,也会好一些,按照重要性、紧急情况,排出个优先顺序,空出来固定的时间,给长期的可按部就班做的事情;至于那些无法掌控的事情,则先列好清单,然后找那么几天,同时出击,一鼓作气,该写的材料,盖的章,争取全部搞定;需要选择时,多多请教身边的家政系高材生们,没必要完美主义,差不多就好了,时间也是有成本的!

其实最重要的是,一心一意!可以分时多任务运行,但每个时段内只做一件事情,不能想东想西,严重影响效率。

算了下,今年的各项事情已经排到了7月,中间略有空闲,10月又要继续忙碌;我相信,一切都是值得的。

元宵随想

今天是元宵节,据说某年的元宵,小李同学曾经唱过“小李家的汤圆圆又圆”,彼时我正在流失,并不清楚。后来看到,觉得还蛮有趣。

最近的生活变动很大,岁末年初本来就忙,加之乔迁,还接了意外的事情来做,天天忙得像个陀螺;昨天早晨,起床后,赫然发现收件箱里有6封邮件,好在之前资料准备的充分,只6,7个小时就完成了,今天把东西发出去,得到回复”looks great, thank you”,便很开心;这种努力工作,得到肯定的感觉真的太棒了,尤其是做我热爱的地图,乔布斯总是说,“don’t settle”,还是要继续找。

春节哪里都没去,就在深圳呆着,父母和姑姑一家都来了,顿时很热闹,感觉颇不习惯,各种观念差别太大,时时有冲突;好在只有几天,还能和平共处。但是突然把她们送走了,回到了我想要的清静,却又觉得失落,很是依依不舍。其实想起来,和父母相处的时光并不是很多,每年最多1个月,平均也就一两周,还是珍惜吧,求同存异,阳奉阴违,开开心心多好,何必较真呢。

最近想很多,面临抉择,我只想拖,不想做出决定,算是在逃避吧;但总有一天会无路可逃,但在这一天到来之前,且让我怯懦一下吧。小阮说我是“装备精良的海豹突击队员,却混在城管的队伍里”,好吧,所以我时常觉得哪里不对,却不愿意深思,道理都明白,路却很难走,且充满不确定,偶尔会想“太难了,放弃吧”,还是舍不得。

和B同学相约,开始跑步、学习英语,能有人相互监督、鼓励做一些想做但懒得做的事情,还是很开心的,我真的很幸运;可进展并不顺利,或许是之前脚扭到过,跑得久了,右脚踝会痛,只好暂时以游泳来代替,希望能慢慢好起来,毕竟,马拉松是人生梦想之一,还是要努力实现;至于英语,去年底考了雅思,成绩够用,还略有盈余,但总觉得要继续学习下;可能从小读外国语学校的原因吧,对外语我还是很喜欢的,不管是英语、日语还是德语,都是自己要去学的,并乐在其中,学好一门语言,并不仅仅是掌握一项技能,而是打开了一扇门阿,一个崭新的世界,这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情!B同学太励志,居然早晨起来到办公室练习,相形之下,我也不好太偷懒,只好拿出当年GRE的劲头来刷书了!

昨晚不想看书,到水木看版面的精华区,转眼,就要8年了,那个火热的夏天,那些熟悉的id,一个个,恍若隔世;我跟空姐说,怎么这些事我一点印象都没有,真的发生过么?或许这就是记性差的好处吧,开心不开心的事情都忘掉,每次看到或听说某件往事,都好像重新经历一样,常常捧腹。

晚上万家灯火,窗外时时传来爆竹声,站在阳台上看了会儿烟花,那么绚烂的绽放,然后就归于沉寂;给妈妈打电话,聊了很多琐事,姑姑舅舅小姨…各个亲戚的八卦,我并不敢兴趣,但老妈絮絮叨叨的讲,我也耐心的听;后来又跟她讲,不要想太多,因为毫无用处,开开心心的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偶尔也会抓狂,常常想起5年前,那个充满希望的春天,便告诉自己,坚持下去,the best is yet to come。

可操作的民主

罗伯特议事规则下乡全记录

罗伯特议事规则下乡全记录

可能理科出身的原因,我对规则一直很感兴趣,一直想研究下“罗伯特议事规则”,阴差阳错拿到这本书,虽然也是“规则”,讲的却是其在乡下培训的经历,与我的期待并不一致,但我还是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时而捧腹,时而泪盈。

小母牛,扶贫基金会,乐施会;农村,培训,争论…这一切,那么真实,那么熟悉;四年前的春天,我也正在四川的某农村,进行震后调研,旁听过村民代表们开会,在烟雾缭绕的屋子里认真的录音、记笔记;雨夜里,和村长一起打着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走在乡村小路上。

为期20天的田野调研,算是我第一次深入农村,很多在我看来很简单的事情,到了乡下,却总也难以实施;当时的我很不理解,也很受打击,和扶贫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聊了后,才释然,正如寇延丁在书中所说的“乡村逻辑最大”;很多NGO、志愿者是带着“我来帮助你们”的心态到了乡下,是高高在上的,他们会按照自己熟悉的方法办事情,不理会当地的风土人情、邻里关系,结果也就不言而喻了。书中的一句话,给我很大震撼:

“不管你个人觉得自己怎么真理在握,谁都没有义务必须懂你,想要别人理解,就有责任找到让别人理解的方法”

很多时候,我都以为理解不了我的想法,是别人的错,却忘记了“入乡随俗”、“深入浅出”的重要性,这是何等傲慢的态度,须时时警醒,不能再犯!

关于时间

某次和Eric开会,他问起我的skype新头像,告诉他那是2006或2007年拍的照片,很久之前的了。Eric说:“对于我们这些’older people’,5年并不算太长时间。” 不禁想起第一次和他们吃饭,Eric说30年前他在清华大学教历史,然后我就唏嘘不已,觉得好久远的事情,John对我说,”Balling,你在笑,但你慢慢会发现,30年并不是太长的一段时间。”

想起来2007年,我考雅思,口语题目是30岁的女人如何如何,当时我觉得30岁好遥远,但考虑到主考官是个差不多年纪的女性,还是blabla的讲了一大通好话,说30岁应该是女人最美的年纪,智慧、有韵味…哪曾想,转眼间,我便人过而立,距离想象中的智慧、美丽、有韵味差了好几条街呢…

时间真是无情,你喜也好,悲也罢,它总是按照自己的节奏走着,一分一秒,丝毫不差;对任何人都很公平,无论穷富,每天都是24小时,不多不少。

而时间花在了哪里,其实是看得出来的;好好利用每天的24小时吧,这是唯一的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