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邀

最近在看《十三邀》,不是打麻将的十三幺,是自称带着偏见看世界的许知远主持的节目。

其实去年就知道这个节目,当时是因为看《吐槽大会》,知道了李诞,而他居然上了个长达三小时的访谈节目,便是《十三邀》;后来便找来其它几集来看,印象很深的是许知远去米未传媒采访马东,提及为什么不抵触这个新时代,马东说“我没有那么自恋”,许知远颇为尴尬,连我这个屏幕外的观众都能感觉得到;后来又看了他和蔡澜的访谈,许试图问“读圣贤书所谓何事”, 而蔡澜则笑了笑,说“小伙子,不要太颜色”,当时对许的印象并不好,觉得他有强烈的优越感,以悲悯之心看芸芸众生,颇为自恋。

今年偶然得知十三邀又出新一季了,并且采访了春春,便找来看,随之一发不可收拾,连着之前的李安,王小川,贾樟柯等动辄数小时的完整版一起看了,竟然开始慢慢欣赏起这个不修边幅的大叔来。访谈节目看过不少,最过瘾的还是十三邀,正如王小川所说,许知远有学识,思想,也有深度,以他的天真、坦诚深入提问,同时并不喧宾夺主,懂得留白,加之节目够长,嘉宾便能畅所欲言,实在难能可贵。

人到中年,经常会有种疲惫感,并不是身体上的疲惫,而是精神上的,貌似什么都见过,道理也懂一些,忙碌而重复,很难为一份工作,一次行程而兴奋。这时候可能更需要读书吧,多了解些其他人的观点,多学些新知识,带来些精神上的兴奋,保持大脑的活力。

女权

从学生时代至今,参加过各种培训、会议、论坛,主题多是技术、安全甚至反腐倡廉类,参加沟通和睡眠培训已经觉得很新鲜了,但就像那句话讲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e,上个月参加的论坛算是迄今为止我参加过的最有趣的了。

7月下旬,托公司的福,在墨尔本参加了为期两天的澳洲女性领导力论坛;坦白讲,去之前,我是毫无期待的,可能和成长环境有关,打小,我就对各种运动不感兴趣,女权也好,民主也罢,在潜意识里,这是一件与我无关的事情,但公司既然组织,就当作参加集体活动了。

仅仅两天后,我的想法便完全改变了,我开始认真思考身为女性,面对职场和生活中的种种不平等,自己是不是也有义务去做点什么?也开始反思自己的一些观点,是不是有商榷的空间,我所以为的正确,或许只是教育、经历的结果,而换一个角度来看,或许就有不一样的观点。

印象最深的几点:

  • 大家很真诚的关心这个事情

年轻的时候,我应该也算热血青年,十几岁便到山区做环保教育,后来还深入震后灾区去采访NGO,但身为务实的中国人,这腔热血并没有持续太久,工作步入正轨后,生活也越发现实,我便与类似活动渐行渐远;但即便在最热血的青春岁月,对‘女权’,我也是打心眼里不相信的,跟‘改革’类似,好像一个虚幻遥远的口号,看都看不清楚。

但参会的那两天,整个论坛的近300人与会者和嘉宾(大部分为女性,有部分男嘉宾和参会者),从普通员工到500强CEO,每个人都在从各种角度,认认真真的讨论女性在社会中遇到的问题,怎么能改变,我能做什么?人可能真的是环境动物,在这种情境下,我也不由自主的觉得自己并不能置身事外,而是其中的一分子。

  • Step out your comfort zone

很早就明白,面前有两条路的时候,尽量选难走的那一条。道理都懂,但做起来真的很不容易,一不小心,就蹉跎掉了;日常的琐碎生活很容易淹没所有雄心壮志,疲累不堪,回家只想“葛优瘫”,就别提选难走的路了。

按照统计,女性在初级职位上占数量与男性差不多,甚至更高一些,但越往上走,比例越小,这意味着与男性相比,女性想要升职加薪,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加之不少身为人母,很容易便牺牲事业,回归家庭,看起来是对家庭最“经济”的选择,但从长远来看,这种现象的持续只会让女性在职场上举步维艰;再难,也要去做去争取,不仅仅是为自己,也是为后来的所有女性工作者们。

  • It’s Okay to be vulnerable

我们一直认为,在职场中要摒弃一切情绪,表示自己的专业性;一位嘉宾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她经历父亲去世、尝试试管婴儿数年都未成功,她未向同事吐露半句,独自承受一切压力。时隔多年再来看,她认为自己当初的想法很愚蠢,这种所谓的“专业”也是一种不信任,不相信每天和自己相处8个小时的同事们会关心自己的生活,或者提供帮助。

成长于竞争激烈的中国的我也常被教育,在工作中要多留个心眼,工作中交不到朋友;现在来看,未免有些小气。其实和同事的关系,更应该是队友,一起把事情做好,把蛋糕做大,而不是彼此提防。人都是很敏感的,我对别人设防,别人总会感觉到,也会对我设防,造成完全没有必要的隔阂。而相较于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工作机器,大家更喜欢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真诚的力量是难以估量的。

  • Take risks

调查显示,在申请工作时,假如有十条要求,男性满足60%便会投出简历,但女性通常要确保100%符合要求才会有所行动,假设两个人同样都满足60%,女性根本不会申请,那么最后得到工作的人,肯定不会是没有申请的人;背后的因素可能是不够自信,也可能是不想冒险,求安稳。

我的性格中有折腾的部分,但通常是做好充分的准备后胸有成竹的行动,对风险的厌恶使我丧失不少机会;趁自己还不太老,要努力客服这一点,不然一辈子都生活在自己规划的道路里,也颇有些无聊。

是为记。

perfectly imperfect

Image result for perfectly imperfect
在家休息了9天,几乎忘记英语怎么说了~~
周一早上到办公室,受到同事们热烈欢迎,H热情向我介绍上周发生的事情,最重要的是Mel过生日了,她特意跑去纹身店,在小臂上又纹了一个新的图案,并不大,很绚丽的花绕着一行字。
“哇,那是什么字?”我问到
 “Perfectly Imperfect” Mel抬头,略有些骄傲的回答。
“Perfectly Imperfect”仿佛为了加深理解,我不由得重复了一遍。

在那一瞬间,我就喜欢上了这句话。
来澳洲两年多,感慨最深的是,澳洲人比较开心,人人长着一张没受过欺负的脸,他们常常会肆无忌惮的大笑,积极表达自己的意见,接纳自己的一切优缺点;或许和同龄的中国人相比,他们房子太小,车子很破,存款不够多,但与生俱来的安全感,很是让人羡慕。
年初看《圆桌派》,讨论中外教育区别,许子东说,中国教育出来的孩子,成功率比较高,通常事业有成,但很难享受生活,直白一些,就是不快乐,当时听到这句话,便很认同。
人到中年,也开始反思人生,我发现自己最大的问题是,很难无忧无虑的享受生活;在别人眼里,我的生活可能已经不错了,但自己总是不满意,觉得可以更好。设定一个个目标,达成后,能有小小的愉悦感,但马上就会有更多更紧迫的目标,似乎一直都在紧张的生活之中。
之前跟空姐聊天,她讲了一个词“认怂”,之所以纠结,是觉得自己可以,可是没做到;但实际情况可能是,本来就不可以。认怂之后的人生,会广阔很多。
读了那么多书,懂得了许多道理,如果不理清思路,还是过不好这一生的。人到中年,身体、心态、境况都不一样, 要学会承认并接纳自己的不完美,做到”Perfectly Imperfect”,珍惜现有的,努力去过好每一天吧。

偷得浮生九日闲

人到中年,压力山大。

近期状态一直不好,精神萎靡,睡眠也差…终于不堪忍受,趁着女王生日假期又连请4天假,加上周末连成9天,没有任何安排,睡到自然醒,吃了饭,看看片儿或溜达出去逛逛。

工作后虽然一直有休假,但通常都会出游,安排行程,预定食宿交通已够繁琐,在陌生的环境中体验不同的风景,也容易造成信息过载,通常一个假期下来,比上班还累。

整整九天,几乎无所事事,竟有些无所适从,上一次这么久没有事情做,应该还是高三暑假吧,高考完毕,除了整日和Ru打乒乓球,便再无安排。之后便辛苦读书工作旅行,一晃十七年,几乎不曾停下脚步,终于觉得累了;而人到中年,总是惶恐,觉得曾经无限人生的可能在一点点消失,慢慢殆尽,希望努力抓住一点,再一点。

很高兴能暂别忙碌的生活,这样休息几天,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继续我的中年生活。

人生四象限

最近一直看到这张图,说人生可以分为如上四个象限,指标分别是勤奋(要命)和要脸与否,有时候竟然觉得有些道理。

或许是教育的问题,中国人讲究含蓄内敛,不张扬,这也就造成了华人在政界的弱势,以及在许多工作场合吃闷亏。相比较而言,白人以及部分印度人在这方面就好很多,能说会道也是本领呀。到哪里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吧,总算也见到了自信心爆棚和及其懒惰的人。

有时候很羡慕他们能如此心安理得,工作做的如此糟糕还若无其事;可能是我的完美主义作祟,总是觉得还可以更好,再好一些,很难发自内心的去庆祝小小的胜利,也许很多东西在别人看来早已可以庆祝了,而我却硬生生的托了一个又一个月。

Sigh, 澳洲人还是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的,比如下班就switch off,天大的工作也没有自己的生活重要,和中国的朝九晚九的拼命三郎中和下就好了。

水木十六年

前几天跟空姐聊天,偶尔说起水木,貌似我很久没登陆了,一直以为账号已经挂了,好在空姐截了张图,显示账号依然健在,于是欣欣然下载了Cterm,绑定了手机,重新登陆到水木,站内邮件,讯息记录以及发过的帖子,全部都在,彼时的种种,历历在目。从2002年3月注册迄今十余年,我的在线时长居然高达8300多个小时,平均下来,这十六年,每天都有一个小时在线。

跟空姐谈及这一惊人数字,她说“没想到你这么节约时间的人,也花好多时间在水木”,是呀,从二十岁刚成年不久到如今的人近中年,水木在我的人生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对我之后的道路影响深远,毕竟我的第一份工作都是在水木找到的。

虽然许久不曾登陆,但看到熟悉的Term界面,使用着便捷的键盘操作,亲切感还在;以后我也许会,但更大的可能是不会经常登陆水木,但我会一直记得它,就像儿时的伙伴,长大后境况各异,可能彼此生活完全没有交集,聚在一起只能怀念下年少时光,更新下各位的近况,情感上,可能已经渐行渐远了,只剩过滤后的美好记忆在熠熠发光。

澳村日记(3) – 租房

来澳洲先在Maggie家落脚了一阵,后来还是决定要在单位附近租个房子,于是开始了紧张的看房经历。不看不知道,澳洲租房流程之复杂,让人大吃一惊;但复杂流程的背后,是严禁、正规的合约,对房东、房客、中介都有相关约束,让人放心不少,虽然偶尔还会有奇葩的人,但在规则的约束下,耍赖的空间也少了些。
1) 看房
先是在realestate上面找各种公司附近的房子,碰巧一两公里外就有一个,但错过了开放时间,我便给中介发邮件,跟她约时间,次日便在约定时间到达公寓。与国内很不同的一点是,这边大多是空房出租,只配备硬件,能移动的家具一概没有,因为大家都喜欢用自己的东西,有家具的房子反而不好出租,虽然觉得诸多不便,还是入乡随俗,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后,初步决定,就是它了!找中介要了个表,便进入了下一步 – 申请。
2)申请
澳洲看完房子后,如果还满意,便可以提交申请表,纸质的,或者电子版的,都可以;主要是填写申请人的信息,非常翔实,分为几大部分,首先是身份信息,性别,年龄,证件号码,签证类别等等,推荐人联系方式,这些都需要提供资料证明;其次是工作情况,公司名称,职位,是否全职,大概收入以及人力负责人联系方式;还有之前居住的情况,是否有租房子,有无前房东的推荐信…这里便看到了信用社会的好处,如果你之前租房有劣迹,拿不到前房东的推荐信,那么很有可能没人租给你房子。在国内前前后后也租过几次房子,通常是拿个身份证复印件交个定金就可以了,但哪见过这阵仗,好多不知道怎么填,好在有同事帮忙,终于完成了。交了表之后,我便和中介联系,问她能否确定出租,中介答复已经收到申请,要做背景调查,然后由房东决定,简直勘比面试!人力经理隔天还问我租到房子没有,她接到中介电话了,原来真的会做背景调查呀!忐忑不安的过了几天,终于收到了中介的答复,同意出租,但鉴于圣诞前后房子不好出租,希望能延长几个月,这当然没问题,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就开始准备签约了。
3)签约
澳洲非常讲究预约,干什么事情都请先约时间,否则不予接待,而且必须本人到场,其他人不得代办;中介会在约定时间前准备好合同,然后逐条讲解,也可以自己看,规定非常详细,每个州都有自己的格式合同,依据双方协定的情况,例如水电煤气电话费之类的,会详细列出谁来承担,此外还要注明有几个人住,并全部签字才行,不得随意更换人来住,否则可视为房客违约;值得一提的是地毯,这边很多房子是有地毯的,按照要求,推房前,必须找专业的清洁公司清洁地毯,且提供发票才行,自己清洁是不予认可的;合同一式三份,中介,房东,房客一人一份,中介的那份要在每项条款前签字;之后是交钱,需要付一个月的租金和一个月的押金,有趣的是,押金并不是交给中介或房东,而是交给一个叫Residential Tenancies Bond Authority的政府机构,算是独立第三方,退房时如果有争议的话,双方要举证,甚至可以上法庭裁决。签约后,中介要去查验房子,并拍照作记录,同时准备一份Conditional Report给房客,房客收到后,需认真核对每项内容,如有异议,要及时提出,并拍照注明,以免退房时发生争议;该报告之详细,简直可以作为验房标准了。我认真检查了遍,发现了地毯上不起眼的小污渍,填了上去交回给中介,她并未来再次查验,算是默认了。
4)搬家
万事俱备,就差搬家了,咨询了朋友才发现,这里搬家居然按小时收费,通常一小时100刀,周末会更贵一些;我很是诧异,居然按小时收费,那如果故意磨洋工呢?但好像这种情况并不多,总体还是效率比较高的,便能理解这种定价方式的好处了,可计量,不用扯皮。
5)Inspection
入住没多久,收到中介的一封信,说下个月要来看一下房子,同事说这通常包含在房东和中介的合同里,每隔一阵子,中介就要代表房东看一下房子,是否有违规情况以及需要维修的设施等;中介有Master Key,可以开大门和所有房间的门,征得房客同意后,可以在没人的时候查看房间,并拍照记录,最终记录要形成汇报,发送给房东,如房客有违规情况,需立即整改,房东也需采取行动,维修相应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