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GIS与我

Map

“地图是个让人想入非非的东西”,初次看到这句话,是在邬伦老师编的教材上,当时便深以为然。说起来,我对地图的热爱其实由来已久。

迄今还记得高中的某个暑假,我买了本中国公路地图,然后定了一个长期的旅行计划,从河南骑车,到石家庄,北京,沈阳,大连,然后坐船到山东,再骑行回家,当时还没有google map这类东西,我只能在国道、省道上用尺子量算大概长度,再按比例尺计算大概距离,似乎有两千多公里,我计划用三十天完成;这个计划让我兴奋了一个学期,为此甚至学习了下补车胎…当然,最终没能成行。不过这个想法在脑子里渐渐萌芽,一直到高考报志愿,看到“地理信息系统”,便想,这便是把地图与计算机结合吧,真是太合我意了,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个专业,并坚持读了7年(本科+硕士)。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专业并不如我想象的有趣,期间也多次动过换专业的念头,甚至毕业找工作时,我也试图往互联网方面靠,没有去考虑做专业相关的工作。或许是命中注定吧,不仅实习的两个单位与专业有密切关系,之后的几个工作也兜兜转转围着GIS行业转。可能做得久了,感情逐渐加深,我竟真的热爱起自己的专业来。应用相当广泛,不是有句话说“人们的生产和生活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信息和地理空间位置有关”么;而且GIS的许多技术确实使我们的生活便利许多,这一点,对于讨厌华而不实的理科生的我而言,甚对胃口。

做GIS,就免不了与地图打交道,看图,分析,制图,打印。。。这些过程通常让我有种莫名的兴奋感,“身不能至,心向往之”,地图似乎向我打开了另外一扇窗,让我了解那些从未去过的地方,确实让人“想入非非”。

很早前看过一句话,“年轻时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要做什么没有太大关系,多听,多试,多体验,能在三十岁之前找到都不晚。”前几天,帮人作图,从未听说过的软件,研究了两天,便做出了地图的草稿,又搞了一个晚上,完善了下细节;当然很辛苦,得到的评价是“we really like your map”,顿时觉得辛苦也值得了;那时,我突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这不就是我喜欢做的事情么?与地图相关,和互联网结合,提供有效的信息,让生活更加便捷。将近而立,我终于能找到自己擅长、喜欢也确定做的事情,这算是幸运吧。

目标明确,便为之努力吧,虽然蹉跎了很久,但亡羊补考,为时未晚。

 

心理学笔记(13)-路西法效应

Lucifer Effect

久闻津巴多博士的“斯坦福监狱实验”,但一直没有详细看这本书。直到梁文道在《开卷八分钟》中正式介绍了一下,才起了认真读的愿望。

这个实验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一群身体健康的大学生通过申请,走入了“斯坦福监狱”,他们被随机分成两组,“狱卒”和“囚犯”。仅仅几天后,这些大学生变发生了惊人的变化,“狱卒”们学会了惩罚“囚犯”,各种手段,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囚犯”们有的反抗,有的顺从,有的沉默。。。实验并没有按计划完成,津巴多博士女友的到来中止了这项实验,在她的提醒下,津巴多博士才从“典狱长”的身份中跳出来,正视已然变味的实验。

不到一周的时间,这个实验便让9名身心健康、遵纪守法、毫无前科,具有大学文化知识的年轻人,变成了冷酷无情的看守。到底是为什么呢?津巴多的实验结论是:个人的性情并不像我们想像得那般重要,善恶之间并非不可逾越,环境的压力会让好人干出可怕的事情。

虽然有些难以置信,还是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结论。我们不也经常说“屁股决定脑袋”么?身处的环境和位置,决定了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很多时候,所谓“个人”的存在是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的,情境的力量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这也是我不喜欢脸谱化日本军人的影视作品的原因,似乎日本人就是那样暴虐无人性;但其实身处那样的环境中,我们自己会有何种作为,都是很难估量的。

这么一讲,孟子的“居移气,养移体,大哉居乎”和吴思的“良民淘汰定律”都变得理所当然,人果然是趋利避害的动物,不要太高估自己的道德约束力。相比X党的“道德楷模”,我认为好的好的制度设计更加重要,让人处在有监督的环境中,不能作恶,而不是“不愿作恶”。

当然,人还是有自主意识的,并不完全是情境的产物,按照津巴多博士的“十步法”,或许能多多少少抵制下情境对于我们的作用。具体如下:

1. I made a mistake: Encourage admission of our mistakes, first to ourselves, then to others. Doing so openly reduces the need to justify or rationalize our mistakes and thereby to continue to give support to bad or immoral influence.

2. I am mindful: We must transform our usual state of mindless inattention into mindfulness, especially in new situations. Ask for evidence to support assertion; demand that ideologies be sufficiently elaborated to allow you to separate rhetoric from substance. Try to determine whether the recommended means ever justify potentially harmful ends. Reject simple solutions as quick fixed for complex personal or social problems. Support critical thinking from the earliest times in children’s lives, alerting them to the deceptive TV ads, biased claims, and distorted perspectives being presented to them.

3. I am responsible: Taking responsibility for one’s decisions. We become more resistant to undesirable social influence by always maintaining a sense of personal responsibility and by being willing to be held accountable for our actions. Obedience to authority is less blind t the extent that we are aware that diffusion or responsibility merely disguises our individual complicity in the conduct of questionable actions.

4. I will assert my unique identity: Do not allow others to deindividuate you, to put you into a category, a box, a slot, to turn you into an object. Make eye contact. Anonymity and secrecy conceal wrongdoing and undermine the human connection. They can become the breeding grounds that generate dehumanization that provides the killing ground for bullies, rapists, torturers, terrorists, and tyrants. Never allow or practice negative stereotyping; words, labels, and jokes can be destructive, if they mock others.

5. I respect just authority but rebel against unjust authority: Work to distinguish between those in authority who, because of their expertise, wisdom, seniority, or special status, deserve respect, and the unjust authority figures who demand our obedience without having any substance. Doing so will reduce our mindless obedience t self-proclaimed authorities whose priorities are not in our best interests.

6. I want group acceptance, but value my independence: The power of that desire for acceptance will make some people do almost anything to be accepted and go to even further extremes to avoid refection by the Group. There are times when conformity to a group norm is counterproductive to the social good. It is imperative to determine when to follow the norm and when to reject it.

7. I will be more frame-vigilant: Who makes the frame becomes the artist, or the econ artist. The way issues are framed is often more influential than the persuasive arguments within their boundaries. Moreover, effective frames can seem not to be frames at all, just sound bites, visual images, slogans, and logos.  They influence us without being conscious of them, and they shape our orientation toward the ideas or issues they promote. It is crucial to be aware of power and to be vigilant in order to offset its insidious influence on our emotions, thoughts and votes.

8. I will balance my time perspective: We can be led to do things that are not what we believe in when we allow ourselves to become trapped in an expanded present moment. Situational power is weakened when past and future combine to contain the excesses of the present.

9. I will not sacrifice personal or civic freedoms for the illusion of security: The need for security is a powerful determinant of human behavior. We can be manipulated into engaging in actions that are alien to us when faced with alleged threats to our security or the promise of security from danger. Never sacrifice basic personal freedoms for the promise of security because that sacrifices are real and immediate and the security is a distant illusion. Such as when a leader promises personal safety and notional security at the cost of a collective sacrifice of suspending laws, privacy, and freedoms.

10. I can oppose unjust systems: Individuals falter in the face of the intensity of the systems we have described: the military and prison systems as well as those of gangs, cults, fraternities, corporations, and even dysfunctional families. But individual resistance in concert with that of others of the same mind and resolve can combine to make a difference. Resistance may involve physically removing one’s self from a total situation in which all information, rewards, and punishments are controlled. It may involve challenging the groupthink mentality and being able to document all allegations of wrongdoing. Systems have enormous power to resist change and withstand even righteous assault.

 

车祸惊魂

Car Crash

Car Crash

昨天,经历了人生第一场车祸,或者说,出了个小事故。

8月19日下午,和同事C,P一起去开会,回来的路上,转到了一个没有红绿灯的小路。P是司机,在开车;C坐在副驾,打电话;我坐在后排,司机位的正后方。我和P似乎在聊天,突然听见刹车声,车窗前本是灰白色水泥路,突然从左边出现一个绿色的东西,接着就是“嘭”的一声,还没反应过来,车前方就凸了起来。

我似乎愣了几秒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大惊“出车祸了”。C,P和我急忙下车,P掏出电话,开始咨询保险事宜。我观察了下车子,发现车头凸起来有十余厘米高,路面上有液体滴下,看样子是水。对方司机也下来了,开始打电话报险。C觉得肋骨下方有些痛,我突然想到之前的同事骑车摔断肋骨的事情,建议他去医院拍片子观察下。大约20分钟,交警来了,两个人,远远的拿着相机拍下现场情况,然后检查双方的证件,做笔录,判定对方全责,出了事故处理单,就撤了。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样子。

交警出了单子,我就和C一起去医院拍片子,留着司机P等待保险公司的人过来。医院已经下班,挂了急诊,拍了片子,万幸,骨头没有伤到。确定了今天做B超,检查下心肝脾肺。然后去接P,他那边也已经处理完了,对方的保险公司进行了支付。

回到单位,同事纷纷慰问。我除了膝盖向前撞了下,愣了几秒钟,并无大碍,也没有别人说的“死里逃生”的感觉。只是觉得,就这样发生了。

很安心的睡了一觉,回想起来,才觉得有些后怕。只有几秒钟,幸好我坐在后排小小的位置,虽然未系安全带,也没有太大的冲撞,只能感慨自己的幸运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后福赶紧来吧~~

心理学笔记(12) – 幸福处方

社会心理学家曾开出如下的幸福处方:1 控制时间;2 寻找合适的工作和休闲方式;3 参加运动;4 保证足够的睡眠;5 优先考虑亲密关系;6 照顾你的精神自我;7 记录感恩日记。

结合自身经历,我发现,自己在做不到上述几条时,通常感觉不幸福。

1 控制时间:最崩溃的日子可能07年,研三上期,实习、找工作、大小论文,还有跟踪的项目。忙的四脚朝天,很是辛苦。觉得每日都在坚持,浑浑噩噩的过,丝毫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有时候早晨醒来,会想不起当天是几号,或是猛然一惊,啊,已经月底了。。。后来开始学习GTD,用 life banlance,渐渐的来掌握自己的时间,才变的稍好一些。尽管后来两个palm手机都退役了,我还是沿袭了GTD的习惯,买了个小本子,专门来做记录,有条理许多。

2 寻找合适的工作和休闲方式 & 3 参加运动:这两条对我而言算是合二为一的,运动就是很好的休闲;烦的时候,会去跑跑步、游游泳,在北京的时候,更是会去爬爬香山。出下汗,似乎就把不愉快的情绪排走了,人也refresh了次,可以再次投入到工作学习中。此外,我还喜欢旅游,尽管囊中羞涩,也尽量抓住机会到各地游玩,满足自己旺盛的好奇心,体验不同风景,体会不同的风土人情,旅行也带来了很多乐趣。至于合适的工作方式,目前还在寻找中…

4 保证足够的睡眠:这点显然很重要,有时候会觉得,睡饱了,”人生观都变了”。不过,最近睡眠不是特别好,为此,特地买了个很古老的黑白屏手机,只能发短信和打电话,晚上要彻底告别微博和晋江,保证睡眠。

5 优先考虑亲密关系:这句话的含义是,我们做事情的时候,要首先考虑自己的亲人、爱人和朋友。在为地震中的人洒下泪水,为山区孩子们捐书的同时,也要关心下身边的人,他们的生活是否幸福,健康状况是否良好,工作是否顺心,多一点关心,多一些正能量。

6 照顾你的精神自我:之前的一年,可能是过的最快的一年,忙,烦躁,孤独感。在广西的一年多,出去玩的次数很少,基本上没读书,blog也懒得写了。很少想自己真正希望怎样的生活,只是过一天,又一天。有时候会猛然惊醒,不知身在何处。还好,现在的工作,使我有时间发展自己的爱好,读读书,写写字,到处转转,很平静。而且我还是蛮享受

7 记录感恩日记:这点我至今也没有做到。只是,只能讲,目前慢慢学会“不抱怨”,了解到“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遇事想想一二,心态倒是平和了许多。感恩,还是要继续学习。

幸福是个很抽象的概念,我能说自己快乐、兴奋、悲伤、激动,但很难定义幸福。从量化的角度来讲,快乐的日子比较多,是不是就算幸福呢?

心理学笔记(11)- 不要变成不喜欢的自己

想起来写这个题目,是几件事情凑巧,都说到这个:首先是上周听心理学讲座,老师讲到有些人会很讨厌自己的父母,但是慢慢长大,他们却变的和父母越来越像,似乎称为“反向关注”,你越不喜欢什么,就越来什么;然后是写心理学实验的笔记,讲到米兰格拉姆的实验,自己在反省“在暂时无法改变环境的情况下,我所能做的,只能是时时提醒,日日反省,尽最大努力发挥自由意志的作用,不要忘记最初的梦想,不要成为自己都不喜欢的人。”;刚写完,就看到illusion的微博,提到贾樟柯在单向街参加活动,被问及最大的理想,他答“希望自己以后不要变成自己不喜欢的那种人。”

这话看起来有些矛盾,自己还能不喜欢自己么?真是会的。时间是把杀猪刀啊,当此间的青涩少年变成餐桌上大腹便便的老板,曾经的风花雪月变成职场的明枪暗箭,人也免不了变化;想起来02年左右看过的一部校园DV<我的黄金年代>中讲到“生活正不可避免地走向庸俗”,当时听到这句旁白,伤感的同时很是不屑,现在却脊背发凉,隐隐的在自己身上,我已经看到了令人讨厌的蛛丝马迹。

回想起过往经历,也有类似不喜欢自己的情况出现。曾经很喜欢过一个人,也很努力的在一起,短暂的尝试后,我发现自己不喜欢对方面前的自己,似乎成了另外一个人。好的感情,不应该是“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我自己么”?我是喜欢错人了,于是果断放弃。某份工作看来也不错,承蒙老板赏识,薪水职位都不低,手下也有若干人,但总有股无名火,让我心烦意乱、暴躁易怒。真的很讨厌那时的自己,好在果断离职,慢慢调整,终于找回自己。

外界的压力,社会主流的价值观,我们的从众心理,对权威的服从,确实导致我们在不可避免的走向庸俗,如自由落体般堕落。其实庸俗没有什么不好,只要自己能接受,便也是生活状态一种。但鉴于以往的经历,我想还是要时时提醒,日日反省,不要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另外一个自己。

希望在日后的漫长岁月里,能坚持做到下面几条,我对自己,就不会那么失望了。

  • 有阅读、思考和写字的习惯;
  • 坚持运动,合理饮食;
  • 与人为善,并优先考虑亲密关系;
  • 对生活、未来及自己怀有希望。

心理学笔记(10)- 心理学实验

20世纪最伟大的心理学实验

前一阵子单位内部讲座,想来想去,找了个“社会心理学概述”为题目,大概讲了些基础概念,重点介绍了几个心理学实验,其中米尔格拉姆的服从实验引起了我的兴趣,便找了这本《20世纪最伟大的心理学实验》来看。一般来说,我是很讨厌这种“伟大”,“经典”之类浮夸的形容词,不过在网上查查书评,貌似还不错;而这本书,尽管颇有小说嫌疑,对我这个心理学门外汉来说,可读性还是不错的。

书中介绍了十个著名的实验,从相对熟悉米尔格兰姆(Stanley Milgram)的服从权威实验,到匪夷所思的莫尼斯的心理治疗。看完之后,一身冷汗,有种“竟然是这样”的感觉。我开始反思,自己是否也存在类似的行为想法呢。

一  令人失望的人性

先从米尔格兰姆的说起吧,在他的电击实验中,65%的人会忽视掉对方的哀嚎、请求和哭泣,选择服从,继续电击;仅有35%的人会反抗,停止实验。 他从情境的角度来解读其实验发现,认为人所处的环境比人格更为重要,只要所处的环境需要,任何人都能称为杀人凶手,还以此来解释纳粹的大屠杀行为。阿伦特(Arendt)也曾撰文为艾克曼辩护,认为其身处官僚体制,服从是军人天职,没有外在的声音来提醒他的良心。米尔格兰姆的实验结果举世哗然,也招来不少批评,哈佛大学教授戈德哈根(Daniel Jonah Goldhagen)认为其为纳粹的辩护及其荒谬,指出人无时无刻不在反抗权威,并且纳粹有时间来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与电击实验的情境并不相符。

抛开纳粹不谈,单纯来讲这65%的服从比例,在我看来,还是很惊人的。中国有句话叫做“屁股决定脑袋”,也算是印证了实验结果吧。很多人身在其位,便不由自主的谋其政了;一个杀人放火的土匪,招安后也开始讨伐原来的战友了;曾经的愤青进入体制内,可能会算计自己的职称、工资、福利,没有时间来讨伐万恶的制度了。说“服从权威”也好,“随波逐流”也罢,这个实验让我们看到,坚持独立的判断是如何艰难。对我而言,有两点体会:

  1. 很多东西是经不起考验的。米尔格兰姆的实验让我们对人性失望,在权威面前,良心的声音微乎其微。我想不仅人性,爱情、友情、亲情也是如此。不要傻到去设个套考验自己的朋友、亲人或爱人,后果可能是大家都承受不起的。平平淡淡生活就好。
  2. 选择好的环境很重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孟母择邻而迁,还是很明智的。我开始审视自己的变化,逐渐怀疑自己的选择,不要想着自己有多么坚强的意志力,环境力量之强大,是超出你的想象的。在暂时无法改变环境的情况下,我所能做的,只能是时时提醒,日日反省,尽最大努力发挥自由意志的作用,不要忘记最初的梦想,不要成为自己都不喜欢的人。

二  强大的社会暗示

1964年3月13日凌晨3点,纽约发生了一件世人震惊的案子。一名年轻女性在停车场遭受侵犯并被杀害;整个事情超过35分钟,歹徒三次施暴,她每次都高声呼救,旁边的住户应该都听到了,甚至亮起灯,但一共38位证人隔着窗户目睹事件经过,听她哀嚎了半小时,却无人施救,犯行结束后,才有人报警,但此时女子已经身亡。、

事件经披露后,全美民众哗然,群情激愤。达利(John Darley)与拉丹(Bibb Latané)设计了癫痫病的实验,来测试人们对此类事件的反映,实验遗憾的发现,只有31%的受试者会才去行动,与米尔格兰姆中35%的反抗者比例近似。微调后的实验发现,旁观人数越多,采取行动的比率就越小。他们称之为“责任扩散”(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深入研究后,他们发现不去帮助别人,除了害怕惹事外,很多时候是知道别人在场,而看着大家没有行动,就担心自己是不是误读了整个事情。

社会暗示(social cuing),旁观者效应(bystander effect)或者多元无知(pluralistic ignorance),无论怎样的名词来解释那诡异的38位目击者,其实只是告诉我们“模仿是人类的本能”,或者更广而言之,是动物的本能。乞丐现在篮子里放些钱,收到捐助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多;而自杀现象经披露后,坠机与车祸死亡的人数也会增加。这些,都归于强大的社会暗示,人会不由自主的受到影响。比曼(Arthur Beaman)曾撰文说明自己的研究成果

如果人能接受教育,了解社会暗示、多元无知等观念,就像注射疫苗一样,多少会抑制这些反映的出现,避免使自己成为受害者”。

他提出了助人五阶段:

  • 觉察:你注意到有事情发生,而你可能帮的上忙;
  • 理解:你认为有人需要帮助;
  • 责任:你自觉应该帮忙;
  • 判断:你决定要怎么做;
  • 行动:你采取行动。

经过这些教育的人,主动助人的比率会提高很多,某种程度上讲,对“冷漠”产生了抗体。

讲了这么多,只是想说明,多数人未必是对的,有时候,我们要克制社会暗示对自己心理产生的影响,做出独立的判断。

三 啼笑皆非的认知失调

费斯汀格(Leon Festinger)在他的《认知失调理论》(A theory of Cognitive Dissonance)中写到

“个体若同时抱持相互抵触的观念(即认知结果),那么思想对立的最终行为就是衍生出一种力量,进而改变个体的行为或态度。个体有时未必如一般所认为的-改变行为以符合信念(belief),反而可能改变信念,使其能尽可能合理地解释行为。”

故事源于1954年12月21日,一群信徒坚信上帝要毁灭世界;他们放弃一切,聚在一起躲避灾难。当然,什么也没发生。事件的始作俑者基奇(Keech)破例的热情招待记者,并发表她的宣言“信徒静坐整晚,人虽少但心意虔诚,上帝都感受到了,所以决定拯救地球免于毁灭”。信徒的预言遭受现实打击后,信念出现了剧烈改变,还将新的信念奉为准则。费斯汀格称之为认知失调,随后的实验也验证了这一理论,为1美元说谎的人宣称所言属实的比例明显高于为20美元说谎的受试者。他们为了合理化自己的行为,区区1美元的代价很难说的过去,只能配合行为来改变想法,解释自我形象矛盾的行为。

费斯汀格将认知失调分为三种:信仰破灭型(Belief/Dis-confirmation Paradigm),例如那些狂热的教徒;奖赏不足型(Insufficient Rewards Paradigm),为1美元说谎者;诱导服从型(Induced Compliance Paradigm),想加入大学兄弟会的新生。看起来荒谬,却不无道理。想想自己的成长历程,也不乏类似的经历。依然需要警醒,要有独立的判断,不要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

第一个实验说明我们会服从权威,忘记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第二个则说明会受社会的影响,不由自主的模仿他人;第三个则更让人然啼笑皆非,我们会合理化自己的行为,让行动指挥大脑,搞到最后自己都信了。人真是脆弱的动物啊,知道并了解这些弱点,尽量保持独立判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