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来电

工作日下午,在办公室正襟危坐。突然电话铃响了,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private number”,是谁呢?怀着好奇,接起了电话。

“喂,是balling吗?”听起来很熟悉的声音,电光火石间,我突然想起了这声音的主人——Sarah,4年前在阳朔月亮山偶遇的朋友。(参见桂林阳朔流水账(6)– Michael & Sarah

和Sarah聊了很久,于是知道David长大了,14岁的小伙子,居然有一米八了,英语也很好,用的跟母语一样;Michael更是了不起,从警察局退休后,到朋友的公司任职,考了Minister执照,可以主持婚礼,marry family and friends;人缘也是一如既往的好,在教会里相当受欢迎。晚些时候,Michael 忙完了工作,也在电话上和我say hi,还告诉我他们现在公司在深圳有间办公室,他明年可能来出差,或许能见一下。

真的很开心,时隔四年,依然能这样聊聊,虽然不常见面,认识也纯属偶然,或许是冥冥中的缘分,和他们俩一见如故。我一直很崇拜Michael,把他当作精神导师一样的存在,遇到困难、想不通的时候,会想想他告诉我的那些话,那些事情;有时候还会给他发邮件,讲述自己的迷茫困惑,Michael总能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让我茅塞顿开,这几年,受益良多。

一直很庆幸,能有这样的朋友,智慧,包容有耐心,似灯塔般的存在,指引我跌撞前行。

小狗福贵

福贵是只苏格兰牧羊犬,据说血统纯正,脑瓜子很灵;没见面之前,我便久闻富贵的大名,很是仰慕。

大概2009年2月底,我到四川做震后调研,偶遇小阮,每天便听见她讲“福贵如何如何”,让我对这只几个月大的苏牧充满了好奇。

3月底,春春的WhyMe演唱会,看完后便到小阮家住,终于见到了福贵,瘦长脸的小苏牧。

福贵很乖,对人也蛮热情,但不会过分的到处往人身上扑;而且小阮同学训练有方,一举一动皆听号令行事。我印象最深的是某次吃饭,小阮把狗粮放在盆里,福贵坐在一旁,口水滴到地上,积累了一小滩了,但没有号令,它依然不敢开动,挣扎着坐好。小阮一声令下,它便埋头苦吃,很是搞笑。似乎后来我又去小阮家住过几天,每天晚上骑着车子在小区里遛福贵,很是威风,让我得意了好久。

再次与福贵的亲密接触,就到了10年的国庆,我们自驾去福建,小阮夫妇,C,我还有福贵。我们俩人坐后排,福贵趴在地上,它总想占个座位,便悄悄的把后爪放了上去,然后一点点的把大屁股挪到座位上来,我很坏心的看它偷偷摸摸的举动,等到它好不容易坐上来,就一把把它推下去;福贵通常会哀怨的看我一眼,认命的趴在地上,一会儿又贼心不死的挪到椅子上, 我再把它推下去…周而复始,一路到了福建。

我们是在朋友家里住,带着福贵一起去海边,把它拴在树下面;福贵玩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便眯着眼睛假寐;俊俏的福贵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大家很想跟它玩一下,但福贵总是爱搭不理的样子,一群人站在旁边学狗叫,试图吸引福贵的注意力,而那条真正的狗则一声不吭,任你怎么叫,我就是不张嘴。非常滑稽的场面。

某天,我们准备去小岛,要坐船,福贵被无情的拦住了,狗不能上船!思来想去,我们只好把它放在车子里,开了一点点车窗,便离它而去。福贵很聪明,知道我们要走,叫了几声,无济于事,便伤心的趴下了。待我们回来,刚到车子边,福贵便醒了,立即扒在座椅上眼巴巴的望着我们,门一开,它便快活的冲了出了,亲热的在小阮身上蹭,丝毫没有埋怨的意思,狗狗果然是赤胆忠心啊。

那之后,我很久都没有见到过福贵,一直到今年端午,我去小阮家吃饭;刚进门,院子里的福贵便敏感的注意到了我,马上找到它的“球球”–一个绿色的网球,叼起来站在门边望着我。走进院子,福贵跟了上来,把球球放在我手上,意思是要陪它玩。我作势要把球扔出去,刚抬手,福贵便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去,到那边左看右看,没找到,跑过来发现球球还在我手里,把我乐坏了~~当然,苏牧的智商还是相当高的,上了几次当之后,它便再也不急急的冲出去了,要确定球离手了才开始跑,哼,真是精明啊;后来我还学会指使它“趴下”,只要指指地面,手作势往下按一按,福贵便会乖乖的趴下,老老实实的看着我—手里的球球,委曲求全啊。

狗的记忆力应该是相当好的,我丝毫不怀疑再过几年,十几年,福贵依然会记得我,就像我也惦记着它一样,真好。

小猫Miu Miu

Miu Miu是只小狸猫,从11月初捡到它,已经一个多月了;因为它,我的生活多了很多乐趣;感谢你,亲爱的Miu Miu。

1 初遇

它的到来颇有点传奇色彩,据说那是个阴雨绵绵的午后,我们的妇委会主任骑着车子回单位,突然发现了一只灰褐色的小猫,奄奄一息。初为人母的她怜悯心大发,把小猫带回了单位,放在了狗(小灰灰)的饭盆里;以至于我们以为是万恶的小灰灰把Miu Miu从猫妈妈那里叼了出来,让它蒙受了很久的不白之冤。

小灰灰饭盆里食物过于豪放,还不到1个月的Miu Miu显然无法消受;或许是Miu Miu命不该绝,它执着的叫着,终于引起了单位另一位猫奴C的注意,C把我和H喊过去,一边怒斥小灰灰,一边把Miu Miu放在纸箱里,用卫生纸包了一圈,怕它冻到,又从食堂冰箱里找出来牛奶,微波炉热了下,给Miu Miu喝了一点,然后它就沉沉睡去。

下午,我们把它搬到了我的办公室,也拿了些毛巾铺在纸箱里,H还去买了些猫罐头,喂它吃;第一个晚上总算过去了,早晨打开办公室,发现Miu Miu还活着,真是莫大的欣喜,赶在同事来上班前,把它搬到了斜对面的空办公室;猫奴C也拿来了羊奶粉和猫粮,Miu Miu倒是不挑剔,又吃又喝,很是开心。次日下班后,C同学开车带着我们去宠物医院,想让他们帮忙代养两天小猫,出门后,发现没加油,又转到加油站;我则趁加加油的时间,回去拿唱片,这一拿就又在路边发现了一只小猫,简直是Miu Miu的mini版,除了个头小点,几乎一模一样。好吧,那你就叫Mini吧~~带着两只小猫到了宠物医院,医生检查了下,说没什么大问题,但他们医院有病猫,不愿意养小猫,我们又换了家医院,终于肯收养它们了。然而,有些事情,确实是too good to be true,次日一早,医院便打来电话,说Mini走了;坦白讲,我并没有太难过,毕竟,和那只可怜的小猫只待了几个小时,还没来得及培养感情;只是感慨,生命的脆弱。

2 办公室生活

周六,C跑到宠物医院,把小猫接到单位,依然放在斜对面空着的办公室里,Miu Miu便开始了它的“办公室生涯”,在我看来,这段日子它还是很幸福的,我们拿了两个箱子,一个做窝,铺了破衣服和毛巾,一个是厕所,放了猫砂。Miu Miu的智商显然非同寻常,立即学会了用猫砂,很乖的在里面拉便便。

我们一般早上会去喂它吃猫粮,上午抽时间和它玩一会儿;午饭后再给它添点水,嬉戏一下;下午也会陪它玩,跳跳闹闹,Miu Miu很是开心。美中不足的是,它的吃相实在太难看了,两只前爪伸进盘子里,最为固定,然后脑袋埋进去,一顿狂嚼,还时不时发出满意的“呜呜”声,和它那高贵优雅的名字一点都不搭~~

好景不长,大嗓门的Miu Miu遭到了同事们的投诉,也是,毕竟不能在办公室养只猫啊;我们开始了阵地转移,将它放到了院子后面菜园子旁边的烂尾楼里,Miu Miu开始了它的“江湖漂零”~~

3 江湖漂零

烂尾楼是个L形建筑,角落里堆着些铁管子,有些野猫也在那里生活,本着融入“猫的大家庭”的想法,我们把Miu Miu放在了野猫附近,把它的小窝和厕所也搬了过去;后来我又搬了不用的柜子给它遮风挡雨,又找来些瓷砖铺好地面,Miu Miu简陋的窝顿时大变样,被同事戏称为“猫别墅”。

奇怪的是,Miu Miu到那里没多久,所有的野猫就全部搬走了,只剩它一个,孤零零的,很是可怜;好在小猫的好奇心强,有时候它也和鸡、狗一起玩一下,但大多时候,是和人嬉戏;或许在它的认知中,它是人类的一员吧。

深圳的冬天原本很少下雨,但也有例外,比如某日突然狂风大作,暴雨紧跟而来,毫不示弱;人都瑟瑟发抖,何况猫呢,次日早晨,我到Miu Miu的别墅看了下,发现它的“厕所”已经被打湿了,完全不能用;“别墅”周围好深的水,它的饭碗和水盆也一派狼藉;一看见我,Miu Miu就跳了出来,“喵喵”的叫着,很是凄凉。

看来这角落里是不行了,风大雨大,Miu Miu再次搬家,到了L形的拐角处,风雨都达不到,还有大片空地,它可以随便玩。Miu Miu对此并没有太大意见,很快适应了新的生活,只是时不时的,会跑到原来的住处晒晒太阳。

小猫的变化是很快的,简直是一天一个样,它逐渐学会了上下楼、匍匐前进、跳跃式进攻,还慢慢认得路,居然自己摸到了三楼我的宿舍门口一直叫啊叫,可惜那天我不在,隔壁的同事无奈,至少给它找来猫粮和清水,喂它吃;Miu Miu和狗(小灰灰)的关系也开始恶化,据说,它们时常对峙,面对面,盯着对方绕圈子,小灰灰“汪汪”的叫,Miu Miu则从嗓子里发出低哑的吼声,乍一听,还以为是只猛兽,果然不容小觑啊。

某天天气好,我决定给Miu Miu洗个澡,毕竟它也摸爬滚打了那么久,没准会有虫子跳蚤呢;午饭后,C和H在逗Miu Miu玩,我拿着热水壶和宠物洗液找到Miu Miu,一把抓住它,准备带上楼,C幸灾乐祸,笑着说“哈哈,你要被洗澡了”;可怜的小Miu Miu显然没有足够的智商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否则可能半途就跑掉了。我把它拎到宿舍的洗手间里,烧了壶热水,又到了些凉水进去,可怜的Miu Miu一直在好奇的围观,不知道我要干嘛,感觉水温差不多了,就把Miu Miu往里放,它终于明白了,厄运来到,开始哀叫,还乱扑腾,搞了我一脸水;但我的心肠足够强硬,还是给它涂了3遍防虫沐浴露,从上到下,认真 搓洗,又冲干净,拿吹风机吹干。Miu Miu从开始挣扎到哀嚎,变为哀怨的眯着眼睛不理我,也不出声,很可怜的样子。

吹干后,把它带到了烂尾楼的窝里,Miu Miu飞快的从我手上跳下来,嗖一下就钻进了窝里,看来对我心存警惕啊。

4 主动招安

在烂尾楼里住了快一个月,Miu Miu又发现了新大陆,一个有屋有窗,24小时都有人的地方–保安室。

要说它也挺不容易的,我们单位是个大院子,保安室和它之前居住的烂尾楼基本是对角线,很难想象这个小猫是怎么发现的。

不过它还是发现了这个宝地,并且自来熟的住了进去,在抽屉里睡的很香,喊都喊不出来;我们只好把它的窝、饭盆、水盆、猫粮挪到保安室,小家伙这才勉为其难从抽屉里钻了出来,跑进它的窝里住。

这就是Miu Miu一个多月来的故事,它已经从一只奄奄一息的小奶猫,变成了活蹦乱跳、技艺高超的幼猫,据说还会爬树呢。我很感激能遇到这样一只猫,尽管它调皮,爱叫唤,吃相不雅,还到处走动…但它依然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有时候,我会去和它讲话,明知它听不懂,还是很大声的讲;有时候,我在打篮球,它也会好奇的跑过来看,但只是叶公好龙罢了,待我拿着球走过去,它就嗖一下子跑没影了;有时候,我会和它玩捉迷藏,藏来藏去,它总能发现我,我却很难找到它。Miu Miu不过几个月大,我们相识也还不到60天;或许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搬家,那时候,就要和Miu Miu说再见了,它的日子那么长,不知道多年后,还会不会记得我。但我知道,我会一直记得它。

糗事一箩筐 (26)- 北漂记

周末临时接到通知,要到北京出差;周五起床后,准备行李,洗漱打包;和同行的人联系,约好一点多到门口集合。一点十分左右,接到电话,他们快到了;于是我看了眼自己的收拾好的行李,背包,出门!刚到楼下,觉得有些不对,翻了半天包,果然,忘记带手机了,回去还来得及,可问题是,我钥匙也忘带了。烈日炎炎,想了三十秒,我果断决定,不带手机了,出门去。

万幸的是,和同行的人约好了地点,在门口等了几分钟,他们的车也到了,接上我一起到机场。可能是真的有些心不在焉,临近安检,我居然把身份证塞钱包里了,被同事提醒才发现,又赶紧拿出来。手提包被扫描,里面居然装了瓶未开封的矿泉水…只好丢掉。

到北京还算顺利,次日的暴雨一直呆在酒店,我倒没有太大感觉。定了周一下午的航班回深圳,到了机场才发现,深圳台风,航班被取消了;无奈中,改签了次日的,晚上研究了半天台风,暗自祈祷,希望能顺利到达;次日中午,到了机场,大约3点钟,开始登机,我还暗自欣喜,没有晚太多啊;哪里知道,居然在机舱里一坐就是6个小时,一直到晚上9点钟,才缓缓升空,零点到达深圳后,又在机场上空盘旋了近一个钟,1点钟才落地,等我回到家,已经凌晨2点了。

后来得知,北京的暴雨是61年一遇,造成77人死亡;广东的台风也是今年登陆中国的最强台风…这是怎样的人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