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语言学习之路

这几天在看李光耀的书 《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他详细讲了如何在新加坡花费数十年的时间推广英文和汉语教育,以及自己及孩子学习各种语言的经验体会,不禁让我想起了自己的语言学习经历。

我最早接触的应该是方言,父母亲戚在家里一直讲河南话,这种情况持续到我6岁,进了学前班才有所改变;上世纪80年代末,推广普通话运动已经轰轰烈烈开展了,我也开始学习汉字拼音和普通话,认字后就开始看书,常常在图书馆呆整个周末,各种杂书,来者不拒,现在想来,好处是养成了阅读习惯,看到字就不由自主的去看,说明书都不例外;遗憾的读书太杂乱,不成体系,好像什么都知道一点,又都不全面。

第一次接触英文,是小学六年级的暑假,那时已经确定能上外国语中学,心态非常轻松,还报了班去学习电脑,练习整整一个暑假的五笔字型;准备去面试前,才跟已经上初一的姐姐学了下26个英文字母。 好在学校是以外语为特色,我们的英语小班只有十余人,老师能够照顾的到,除了普通的教程,另外学习了<Look, Listen and Learn>,整个中学貌似都在背课文;中文的学习增加了很多古文,同时在语文老师的要求下,开始写日记,训练表达,阅读的范围也扩大了,开始读各种大部头的中文书和翻译的外文名著,看得津津有味。除中英文外,我还在初二开始学习日语,花了整个暑假跟班上课,后来还跟着日本来的外教学习了近一年时间,后来也断断续续练习了几年,但最终没有应用环境,也没有动力去使用,还是放弃了。

自主有意识的学习英文是在大学,耐着性子,去听写新闻,背新概念课文以及找人练习口语,由于始终在国内,我很少有机会能应用英文,只能不断的输入,但也局限于单词,句子及报刊文章,对文化、历史及价值观的极少了解。大学里没有语文课,课堂的中文教学正式结束,我开始对社会学感兴趣,时常埋头在图书馆看费孝通的书,写一些日记,并于2004年愚人节开始了自己的Blog生涯,算是仅有的中文训练。

读研期间开始各种英文考试,GRE,托福、雅思全部刷了一遍,单词量增大不少,作文也一遍遍的写,为了考试,也很下了一番功夫来读外文书;后来在必和必拓实习,虽然是北京办公室,但邮件及会议全部是英文, 办公室也有几个外国面孔,聊天偶尔也会使用英文, 算是终于有机会输出了,得到些锻炼。此时的中文阅读开始越发杂乱,开始看当代作家的书,而且终于发现了互联网,开始在互联网看帖子以及各类人的博客,尽管没有外在动力,我还是也在Blog上坚持写,记录点滴心情。由于舒马赫的缘故,我还花了一年时间选修德语,尽管期待很美好,现实却是蛮残酷的,花了一年,只得了70多分的成绩,而最终,并没有机会使用这门语言,学到的东西也抛之脑后。

毕业后在外企工作两年,并没有主动去学习英文,但日常工作能用的到,也能从同事的语言、邮件中去模仿,虽没什么大的提升,但还算可以保持。后来到深圳,进入了体制内,更没有机会使用英文, 好在和之前的保持联系,不至于忘记,也花了些时间去准备翻译考试,算是中英文的一种交融。大约是从那时开始,中文的阅读和文字输出就越来越少了,总耐不住性子去读书,写字。

前年正式来到澳洲,工作生活都在全英文环境,工作内容非常熟悉,沟通几乎没有问题,还能用英文做培训,写教程;但生活语言就欠缺很多,尤其对背景知识,文化、历史及价值观缺乏了解,造成许多沟通障碍,总会觉得词不达意,或者被人误会。而此时的中文输入,虽然并不少,但质量堪忧,大都来自于影视剧,网络综合节目及和朋友沟通,看书的时间越来越少,文字输出也几乎停滞,很是可惜。

反思自己这么多年学习语言的历程,最大的教训是要专心致志。 正如李光耀所言,人的精力、能力都是有限的,除非做语言研究,其它术业有专攻的人想掌握好两门语言已经不易,更遑论三门甚至四门语言。所以我在初中去学习日语和研究生学习德语的两段经历都是败笔,所花费的时间精力几乎都是沉没成本;中文是我的母语,能引起我的情感共鸣,书写汉字能让我心情平静,也能带来力量,但我受互联网及影视的影响太大,停止了文字的系统性输入和持续输出,表达能力在不断下降,需要引起重视; 英文是目前的工作语言,日常沟通尚可,但基础不牢固,只能说识字,无法输出漂亮的英文,要补充文化背景知识以及进行系统性的表达训练。

漫漫人生路,很多道理,要亲自走几十年,才能领悟出来,所幸,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矣。

水木十六年

前几天跟空姐聊天,偶尔说起水木,貌似我很久没登陆了,一直以为账号已经挂了,好在空姐截了张图,显示账号依然健在,于是欣欣然下载了Cterm,绑定了手机,重新登陆到水木,站内邮件,讯息记录以及发过的帖子,全部都在,彼时的种种,历历在目。从2002年3月注册迄今十余年,我的在线时长居然高达8300多个小时,平均下来,这十六年,每天都有一个小时在线。

跟空姐谈及这一惊人数字,她说“没想到你这么节约时间的人,也花好多时间在水木”,是呀,从二十岁刚成年不久到如今的人近中年,水木在我的人生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对我之后的道路影响深远,毕竟我的第一份工作都是在水木找到的。

虽然许久不曾登陆,但看到熟悉的Term界面,使用着便捷的键盘操作,亲切感还在;以后我也许会,但更大的可能是不会经常登陆水木,但我会一直记得它,就像儿时的伙伴,长大后境况各异,可能彼此生活完全没有交集,聚在一起只能怀念下年少时光,更新下各位的近况,情感上,可能已经渐行渐远了,只剩过滤后的美好记忆在熠熠发光。

New Year Resolution – 2018

很久没写Blog了,2017年浑浑噩噩,居然一篇都没写,突然一下子到了2018,特别有紧迫感,先写下自己的新年计划,并公布于此,算是监督吧。

  •  学习
    • Coursera 学习如下课程
      • Applied Data Science with Python
      • Machine Learning
    • 英语
      • Daily Word
    • 读书
      • The algorithm to live by
      • 耶路撒冷三千年
      • 罗马帝国衰亡史
    • 无人机:写代码分析无人机数据
  • 生活
    • Blog: 每周一篇
    • Calendar: 每日记录
    • 旅行:美国签证
  • 娱乐
    • 电视剧: 生活大爆炸, Young Sheldon,权利的游戏, 国土安全,奇葩说
  • 投资
    • 购买投资房

澳村日记(4) – 动物八卦

澳洲面积大约774万平方公里,是中国的80%,人口却只有区区2400万人,也就是个北京的水平吧。地广人稀,动植物们便得以野蛮生长。

12年来时,便见到了蜥蜴、鳄鱼等生猛动物,这次刚来没多久,看电视新闻,就发现一会儿A地某人被鳄鱼咬了,隔两天B地某人被鲨鱼袭击了,心情很复杂的说。

7月初到Hamilton出了次差,就得以见到各种小动物,先是羊,山羊,绵羊,小羊羔,同事H说其叔叔有大农场,她和妹妹小时候就会去骑小羊;在中国非常有名的草泥马,实际是牧羊的羊驼,学名Alpaka,据说他们极不专业,一只或者两只alpaka来牧羊就没有问题,一旦3只聚在一起,他们就忘了羊群,一边儿闲聊起来;沿途还看到了各种牛,与世无争的在牧场里走来走去,Erin便告诉我另一个小八卦,公牛(bull)是无法和平共处的,如果被关在一起,就要打架,但是几头公牛和驴关在一起,就没问题,如果公牛要打架的话,驴就会踢它们!我不禁哈哈大笑,好神奇的动物世界呀。沿途还有马,备受宠爱,下雨天还批了个袍子,以防被淋湿;林地的栅栏上,时常能看到狐狸的尸体挂了整整一排,据说是护林员用来警告其它狐狸的,远远的就让它们知道,此地非请勿入,否则后果自负哦~要不说土澳是片神奇的土地呢,除了袋鼠,还有袋熊,而其粑粑,居然是方形的,立方体!
临离开前,我们还特意到林地里看考拉,整片林地都被砍伐了,中间留了大概三四十片小树丛,大概七八棵一片,每片都有一棵树是考拉的最爱,通常它们会卧在上面,昏昏欲睡,但据同事说,考拉是领地动物,其实蛮凶的,有其它雄性考拉想来这片林子的话,他们会大喊大叫把对方吓走,平时看起来萌软可爱,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凶的考拉,更神奇的是,考拉是除灵长类唯一有指纹的,且和人非常类似,貌似某村的东西曾经丢过,警察发现了指纹,但怎么都找不到罪犯,而罪魁祸首,居然是考拉,不要被他们的蠢萌表象蒙骗了哦!

澳村日记(2) – 收邮件

来之前,听朋友说,澳洲非常依赖纸质邮件,我还半信半疑,自己在国内生活几十年,虽然也写过纸质邮件,但基本是上个世纪的事情现在微信,短信,电话,邮件各种方便,基本没人发纸质邮件了,连银行也都是快递了。

到了地广人稀的澳洲,才发现,居然处处发邮件,同学家的信箱里塞满了各种邮件,账单,广告,宣传品等等,还能时常在路上看到邮差,一身嫩绿制服很是显眼,摩托车后面还有一个小旗子,远远的就能看到,还一晃一晃的,非常有趣;这边收快递也很有趣,跟国内完全不同,快递员从来不打电话,要么直接放门口或后院,要么就在信箱里留一个单子,五天内拿有效证件和住址证明,凭单子到邮局取件。

澳洲注册许多服务都要地址证明,水电煤气网络银行账单都可以,只要上面有住址和姓名。我刚来,没有收到任何邮件,很是为难了一阵子,好在办理medicare卡并不需要地址证明,并很快把卡寄给了我,我便用此做为地址证明,陆续申请各种东西。来这边之后,也逐渐习惯了各种纸质邮件,中介要来检查房子,提前一个月寄了封信过来,打个电话分分钟搞定的事情;Bond的收据,也是邮件;Super修改地址,登录网站居然不行,要写信寄过去…
这里生活节奏确实很慢,慢慢的发邮件,有条不紊的处理各种事情,很多年过去,生活似乎都没什么变化;从日新月异,与时俱进的天朝来到土澳,还真有点不适应这慢悠悠的节奏~

澳村日记(1) – 扔垃圾

来澳洲也有一段时间了,经历了若干糗事,对这个国家也从陌生、新奇到逐渐熟悉并慢慢适应。
刚来时,很多事情都不清楚,甚至不知道怎么倒垃圾。之前借住在Maggie家的house,所在的council每周四收垃圾,一般周三晚上邻居就把垃圾桶拉到门口,放在临街30公分左右的马路牙子上,次日一早,便有人来收了,之后再拉回自己家。Maggie家很久没有人住,门口有五个放了大半年,臭气熏天的圆桶,一直是我的心腹大患,终于等到周三晚上,我和B吃饱了饭,一起屏住呼吸,费尽力气把五个大桶抬到门口,就等着次日Council的人来收了,我还得意的向同学汇报,“刚把五个桶都搬到门口了!”,然而几分钟后,却得到让人崩溃的消息:厨余垃圾是每周收一次,绿色垃圾和可循环的垃圾是隔周收一次,我要先搞清楚这周四是收可循环垃圾还是绿色垃圾。上Concil网站查了下,果然这周是收可循环垃圾!我们只好又屏住呼吸,把五个大桶抬了回来,等到下周三,才又抬出去…
吃一堑,长一智,后来搬到公司附近的出租屋后,我也先上本地的Concil查了下,了解自己所在区域收垃圾的情况,除了时间和颜色,各个Concil都大同小异,基本上每家有三个垃圾桶,一般是方形的,绿色筒身,各个Concil有不同颜色的盖子,筒上面印有Concil的名字和住户的门牌号。厨余垃圾筒比较小,80L,主要是吃的剩饭剩菜等,每周固定日子来收;绿色垃圾桶,大概240L,主要放数枝,除掉的草,扫得落叶之类的,隔周收一次;可循环垃圾筒,也是240L,放纸张,玻璃瓶,塑料桶等物品,也是隔周收。每个Surburb收垃圾的日子都不一样,到那一天,一早就会有人开着车,走两步,伸出去一个机械手,举起垃圾桶倒入车内,放回去,收回机械手,再往前开,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效率还是蛮高的,也比较干净;每个Concil都有组织学习垃圾分类的课程,可以报名,除了学习分类知识,还能参观垃圾回收站,加深印象。除上述垃圾外,还有些日常用品,比如家具家电等大件,统称为Hard Rubbish,每年固定收两次,据说之前是固定日期,大家都把家里的大件搬到门口,Council会来收,邻居们也经常互通有无,看见隔壁有自己可以用的东西,就直接搬回家了,真正做到了“循环”;现在改成了预约制,每年有两次免费收大件用品的机会,需要提前和Council预约,把东西放门口,就有专人来取了,如果超过两次,就需要付费了。
和中国很大不同的是,除了景点、商场、车站等公共区域,澳洲的街道几乎没有垃圾桶,也极少有人乱丢垃圾,很少看到清洁工,街道依然整洁;办公室里,也是同样的分类制度,三个不同的垃圾桶,同事们都自觉分类。虽然没有日本严格,比起国内的垃圾分类而言,已是进步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