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2008

新的一年,真是有很多惊悚的消息。

first,Matt小朋友的《发如雪》让我惊为天人;
then,David的电话,算不得很好的消息;
and,wcs的消息,让我哭笑不得~~

anyway,08年就这样开始了,该来的,总会来。

好吧,亲爱的上帝,不管你给我什么,我都会欣然接受并勇敢面对的:)

该死的直觉

很偶然得知一条消息,当事人是曾经的一个朋友,姑且称之为A吧。
但就事情来说,不知是好是坏,说好似乎很不厚道,说坏,又并非如此。

好了,重点不在这里;我要讲的是,十个月前,我就毫无缘由的觉得,事情会这样发展;五月份时候,感觉愈发强烈,甚至还旁敲侧击问了一下,虽然没有得到任何信息,我依然坚持自己的感觉;后来又直接确认了一下,没有答复;几天前,在朋友那里得知有事情发生,但不知当事人是谁,当时就觉得和A有关,果然如此…十个月前的感觉,终究还是应验了。

Sigh,我何时能对自己的事情有点直觉呢?!比如,何时找到满意的工作~~

变化

昨日见wsz,一年多而已,他就变成瘦干猴了,小细胳膊小细腿的,都担心一不小心会断掉;据说是被韩国泡菜折磨得,声称“这辈子不吃泡菜都不会想”,九月中他又要去日本,估计也胖不了了,同情阿~~

老同学相见,当然叙旧;聊起以前的朋友同学,分布广泛,日本就至少三个,还有蒙古,法国,荷兰,美国,澳洲…毕业不足十年,大家都走向世界了。

如果有机会,再相聚多好,回到母校,缅怀一下十年前的青春~~

长大是无法抗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