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Me第七年 (3) – 漂洋过海来看你

whyme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

WhyMe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我终于开始写这一篇,手机里还放着春春的那首《漂洋过海来看你》。

我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听过这首歌,当时便很喜欢,但并不敢时常听,总觉得太伤感了。但在过去的两个多月里,我反反复复的听春春唱的这首歌;每当心情烦躁时,听着她熟悉的声音,就会慢慢平静下来,非常奇妙的感觉。一辈子的激情似乎都在2005年迸发了,这场高烧一直持续到了今天,有时候真是觉得庆幸,觉得自己眼光很好,押对了宝,fan对了人。

3月24日晚十点,深圳湾,熟悉的旋律伴着春春的声音,我很是激动,忙不迭的打开自己的手机,尽管模糊,还是希望能记录下这一时刻;那时,我已经忘记了时间,全然没有意识到这是最后一首歌,只是尽量稳当的举着手机,目不转睛的盯着小小屏幕里的那个孩子,蓝色裤子,衬衣、开衫,简单的装束,纤细的身影,包含感情的声音…突然,她说“这是今天最后一首歌,献给大家,感谢你们来看我”…我顿时慌乱了,怎么可以是最后一首歌,难道不是刚8点多么?这么快就结束了?看着她在台上致谢,走动,向不同方向的玉米们鞠躬,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正如歌词所言

“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

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

一生和你相依”

尽管这次身为地主,“漂洋过海”与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还是深深的理解那些漂洋过海来的玉米们,而且清楚地知道,如果有必要,我也会漂洋过海来看她,毫不犹豫。

真的很难用言语表达这种感觉,每年一次的WhyMe,似乎一个盛大的Party,玉米们从天南海北,搭乘各种能想象到的交通工具,聚在一起,见她一面,听她唱2个小时的歌,然后兴奋激动几个月,又开始对下一年WhyMe的期待。之前WhyMe在外地开,也曾经犹豫过要不要去,周末打飞的,看场演唱会,听起来很奢侈。但每次临近开票,总有个声音对我说“如果不去,你一定会后悔的”,为了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从09年到12年,我每次都来看你。

“为了你的承诺

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忍着不哭泣”

将近而立,入职场也近4年,总有些时候会心灰意冷,了无生趣,但每次想到你和广大的玉米群体,我会觉得这个世界还没有那么糟糕,有些东西还值得牵挂,会忍着不哭泣,会继续去努力。这一切,都要感谢你,亲爱的小朋友。

 

WhyMe第七年 (2) – 糗事和腐败

Red
有人说,WhyMe是各地特产交流大会;确实如此,玉米们从各地赶来,与JQ们一年见一次,当然要好好表示下了,大腐,小腐,群腐,早茶,午餐,晚饭,甜点,夜宵…一个都不能少!

1 第一腐

我们的腐败从3月23日开始,Cornbean先行到达,火车晚点7个小时去不成海滩的孩子真的很可怜哦,于是我们决定去吃大餐,跑到了深国投的拾味馆,一份骨汤,一条鱼,加上豆腐,萝卜皮,娃娃菜等等,本来是三人份的套餐,Fatima临时有事来不了,于是变成了我们两个,大快朵颐,好不开心。本来没有计划饭后登山,一不小心吃的多了些,于是一致决定去爬下莲花山,虽然是个小土坡,也是要走一阵子的,我们俩还累出了汗,在充满花香的公园里散步,微风拂面,对深圳的印象又好了一些。

2 第二腐

3月24日,我早早的就醒了,起来用高压锅煮红豆薏米粥,豆子前一晚已经泡好,只需放进锅里,插上电煮就可以了。但就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居然会忘记关阀门,差点把粥煮干-_-! 早餐过后,我和Cornbean一起出发,到地铁站和晚点的小菲同学会和;我们刚到地铁站,小菲同学便也到了,于是约着在某个出口见,只有50米左右的距离,我们很快就到了,但诡异的是,小菲的手机打不通了!仅仅两分钟的事情,手机就突然打不通了…我开始了猜测,难道手机被偷了?深圳这么快就给她来了个下马威么?而我可怜的脸盲症,在茫茫人海中寻找每年只在WhyMe见一次的玉米,是多么艰巨的任务啊!来回转了大概十分钟,终于看到了地铁站内,某人在向我们招手,没错,是小菲!顿时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欣喜,差点泪洒当场。

我们到了熟悉的茶餐厅,点了各样粤式早茶,开动!大家的战斗力还不错,小笼屉吃了,来不及清理,便摞了起来,颇为壮观,被我称之为“与头齐平”;大概11点多,Fa姗姗来迟,带着迷蒙的眼神,横扫残局。我感觉那家茶餐厅的水准有些下降,颇为过意不去;但诸位JQ表示吃的很嗨,又给我打了剂强心针。

3 省电模式

下午的安排是红树林徒步,刚走几步,Fa就说“要把自己调整到省电模式”,打上车前往海岸城的时候,我戏言“你可以关机啦”…理工科的女生们真是伤不起啊~~海岸城的许留山几乎被玉米们攻占了,我们还算幸运,不到几分钟,就有座位空出来,虽然小小挤挤的,还是能休息下么;许留山的招牌依然是芒果,我们也不能免俗,点了若干,味道还不错;吃聊中,迎来了领导“小飞侠”,当然,领导出行,是要有随从的,小飞侠还带了司机来;我们聊了一会儿,便到蓬克酒店酒店领道具,一如既往的壮观,好多箱,黄黄的一大片~~

4 第三腐

领完道具,基本就要准备去吃晚饭了,淡定的高大妈发来短信,说她在旺角,准备从深圳湾出关,和我们会和。时间还早,我们打算溜达着去,走着走着,眼看就快到了,突然发现,找错分店了…我们预定的地方还远呢,果断决定打车;站在路口,一直没车停,领导安排小菲“去,露个大腿”,还未待行动,真的有车停下来了!虽然司机急着交班,很不乐意载我们,但我们发扬“牛皮糖”精神,不下车,软磨硬泡;在周末的深圳,司机硬是飙出了F1的速度,不到十分钟,就把我们送到了饭店…路上,小飞侠同学讲述了她赶飞机时的糗事,让大家很是开心了一下;大概5点钟,各路人马到齐,开饭!我们选的是客家菜,味道清淡,品种丰富,还有甜品供应,偌大的餐厅,我们是最早的一桌,直到吃完,才热闹起来。期间小飞侠又被迫讲了一遍她的糗事,以供大家娱乐^_^我最开心的是Fa同学带的青团,心心念的青团,好吃啊~~

5 第四腐

高大妈强烈呼唤夜宵,我便在网上做了攻略,查到了家附近的砂锅粥,还记了预定电话;演唱会结束后,刚上地铁,我便开始给店里打电话,预定粥,当时还不到11点,我竟生生看成了近12点,要求他们“12点半出粥”,好在店家比较靠谱,隔了一阵子,又回了个电话,我才发现自己犯的错误,WhyMe前后,智商归零啊!我们下了地铁,走几步,便到了粥店,热乎乎,香喷喷的砂锅粥,很快被一扫而光…

6 第五腐

25日,尽管大概2点多钟才睡,我还是早早的起来了,无比空虚,决定做点什么;想到JQ们没有吃到肠粉,便一起约了去吃肠粉,下午和高大妈一起逛香港。11点多,我们到了华强北附近的肠粉店,三个人,点了三个肠粉,三碗粥,三个叉烧包,吃的更high,高大妈还特意拍了照片发微博,小菲则表示下次来广东前,一定要把肠胃清干净;期间,还接到领导的慰问短信,告知“领导不在,小兵乱High”,领导很想发飙,可苦于抓不到人啊~~

7 第六腐

其实,这次只有我一个人;在香港,和高大妈分开后,我去了旺角的金华冰厅,点了沙爹牛肉面(送丝袜奶茶)和著名的菠萝油,一个人坐在卡座上,品尝着熟悉的味道,突然想起春春最后的一首歌“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很想掉眼泪。

 

这次见到了六个玉米,分别从北京、上海、长沙、广西赶来,欢声笑语,糗事不断;有些人,是第一次见面;最多的,也不过数面之缘,但那种熟悉的感觉,互相的信任是难以言表的,所谓“白头如新,倾盖如故”,就是这样吧;外人可能很难理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或许是因为,我们都爱那个孩子吧。

WhyMe第七年 (1) – 抢票

漂洋过海来看你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这几天,一直不由自主的哼这首《漂洋过海来看你》,这是典型的WhyMe后期综合症,脑袋昏昏沉沉,反应迟钝,办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还浑然不觉;总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我真的去看WhyMe了么,那样一场完美的演唱会,真的结束了么?

以往也去过几次WhyMe,但很少写与之相关的文字,一般演唱会后,我通常属于失忆状态,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什么也写不出。但第七年,春春选在深圳举办WhyMe,身为“伪地主”的我异常兴奋,第七年,我的幸运数字,我所在的城市,有什么理由不去呢?有什么理由不写下点东西呢~

去年末的某天,偶然在微博得知小道消息,12年WhyMe在深圳!当时并无途径求证,也顾不得真假,很是开心了一番;春节前,又收到朋友短信,基本确定深圳了;节后官方消息就出来了,然后就到了紧张的抢票日-3月7日。

1 惊心动魄抢票日

往常的惯例,春春一般是在3月10日开票的,或许考虑到今年的10日是工作日的原因?开票日期改在了7号;如惯例,大麦进行了两次模拟,我参加了两次,并邀请帮忙抢票的中立同学也来模拟~~ 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能在家门口,看场她的演唱会。

3月7日中午,我放弃了午睡,开始做抢票前的准备,当时还发了一条微博

两张信用卡,一张借记卡,都已开通网上支付,并设定足够额度;大麦网,支付宝已经登录,电话地址身份证早就填好了;网银专业版也已打开;Chrome,IE同时刷新,还请了两个朋友帮忙,QQ同步联系…万事俱备,就等开票了[可怜]

WY同学和HBB同学也时刻准备着,帮忙抢票,我把座位图,大麦网址都发给她们,深圳还准备了模拟问题的答案;从2点多开始,便不停的刷,群里也时不时有新的消息出来,有的说三点,有的说三点半,但时间一分分流逝,始终没有开票,HBB同学都忍不住开始紧张了,我也开始烦躁,一遍遍神经质的按着”F5″键,但依然显示”尚未开始”;突然看到消息说春春会在发布会亲口宣布开票时间,于是又找了在线直播的网址,开始看。

发布会搞的黏黏腻腻,又臭又长,虽然我也很希望春春与玉米有多一些互动,可这是开票日好不。。。或许天娱终于听到了广大玉米的心声,四点十七分左右,开票了!

我第一时间刷新大麦网,咦,怎么还是灰的,又刷了两次,依然如故;便跑到天娱商城围观了下VIP,能进去啊,我不禁欣喜,但四个区点进去之后,发现,全部灰了,连票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已经全部卖完了。。。我本来就不对VIP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希望,看阵势不对,果断放弃,冲到大麦继续刷,大概几十秒的样子,就顺利点进去了,迅速找到选定的区域,点击,选座,确认!整个过程,应该不超过30秒,我紧张的手都是抖得。但确实太快了,我忘记了自己选的位置是第一排还是第五排,只记得是中间。。。大麦的系统又非常诡异,不付款就看不到自己选的座位,正在纠结中,救星WY出现了,“我帮你抢到一张第一排的哦,稍微有些偏”,我大概看了下她给我画的位置,距离正中间只有7个座位,完全可以接受,于是果断放弃自己的票,请WY付款,帮忙买她定的那张,整个过程大概十几分钟吧,终于尘埃落定,搞到了票。

后来才得知,大麦网站有些问题,有不少玉米出现了“付款成功,选座失败”,眼睁睁看着已经付了钱的票飞走了,虽然后来大麦退了款,但是没票了啊!相比下,我真是幸运的了~~

我们的六年

Chris Lee

Chris Lee

本来这篇题目叫《我们的五年》,去年8月到北京出差,适逢春春在酒店隔壁的图书城签售,想起来成为玉米已经五年了,便想纪念下,但开了个头,便一直放在存稿箱里,没有填坑。转眼又是8月,我们的五年,也变成了六年^_^

六年前的8月12日,我第一次从电视上看到了李宇春,便成为了玉米,开始疯狂的追星生活,音频、视频、接机、发布会,忙的不亦乐乎。时至今日,我依然怀念2005年那个火热的夏天,我的生活淋漓尽致,态度鲜明,肆无忌惮甚至略带得意的表示着自己对她的喜爱。

这高烧持续了到次年3月,参加完玉米基金的成立仪式后,我好像耗尽了所有热情一样,转身投入学习,认真准备考试;虽然听到她的消息还会多看几眼,但基本上不怎么主动搜索她的新闻,连专辑也后知后觉,发行了好久我才知道。这一断,就是3年。

09年3月,托cornbean的福,得以在最后关头搞到广州whyme的票,在深圳的我凭借地利坐着和谐号到广州看演唱会。这场演唱会又把我变回了玉米,真是辛苦淡定两三年,一下回到05年啊。从此继续追逐她的whyme演唱会,10年的南京,11年的武汉,我都在那里。

因为春春,认识不少朋友,6年了,他们有的还是玉米,有的已然热情消退,但我们还是朋友。

6年过去了,春春少了当年的青涩张扬,多了些恬淡内敛。6年前的她,常常耍酷,肆无忌惮的笑,或面无表情的板着脸不说话;现在的她,面对媒体、主持人和玉米们,挂在脸上的,总是淡淡的笑,那笑容后面,是捉摸不透的心情和礼貌的距离感;她开始懂得抑制自己的情绪,学会回答不喜欢的问题,勇敢面对指责、流言、甚至谩骂。有人说她变了,妥协了,没有了当年的叛逆自我,成了喜闻乐见的role model,让人失望,便不再欣赏她;也少人说,现实的社会中,妥协是无法避免亦可以被原谅的,她骨子里没变,那些东西还在,只是放的更深,总有一天,她会让我们看到。

我也和众多“孩儿她妈”一起,讨论过她的种种变化。尽管都自诩“孩儿她妈”,但风格迥异。有的是“虎妈”,对春春高标准,严要求,希望她不要浪费天赋,更加努力,成为世界一流;有的是“慈母”,觉得春春不要太辛苦,注意身体,态度没必要太坚硬,适当妥协是可以的。按这样划分的话,我算“慈母”类型的吧,或者说,更像个朋友,对春春,我始终持乐观态度,她这几年的表现,使我知道,虽然少了些叛逆,多了些妥协,她还是那个春春;那封《不能寄出的信》也告诉我,她的椰子,没有变。我不知道身处她的位置,置身于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中国娱乐圈,她有多少不得已,受过多少委屈,低过多少次头…这中间的辛苦,我很难想象的出。工作三年,我已由当年的愤青一枚开始为党打工,我想,自己没有资格指责选择妥协的人。何况春春的所谓“妥协”,也许正如她所讲“拳头缩回去,才能更好的伸出来”,我期待着她厚积薄发的时刻。

总而言之,保持目前的安全模式也好,追逐世界一流也罢,我只希望她快乐,听从内心的想法,踏实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是那么没有忘记“最初的梦想”的孩子。

很难讲不离不弃,这世界变化太快,夫妻都能反目成仇,怎能指望粉丝永远追逐偶像呢…庆幸的是,到目前,我还是一棵茁壮成长的shi苞谷,依然会为她的音乐、言语感动或愉悦,有什么理由不继续喜欢她呢?

春春,明年whyme见~~

 

2010南京whyme (3)– 椰子

唱完《whyme》,我以为整场演唱会就要结束了;师妹看了下表,笃定的说“没到呢,一定还有。”

她说对了,几分钟后,春春又站在了舞台上,但我还来不及欣喜,就开始悲伤,因为,那封来自椰子的信。

她说

“我的名字叫椰子,是她的心。”

“可是,从来没有人了解过我。”

“她常常选择压抑住我的感受,所以有时候我很恨她”

“所以有时候,我也会看不起她”

玉米们是敏感而细腻的,春春刚一开口,大家就听出了情绪不对,欢呼声渐渐被三三两两的抽泣声取代,且愈演愈烈,大有“泪飞顿做倾盆雨”之势,大家一边喊“春春不哭”,一边自己哭的一塌糊涂。

突然很心痛,见不得自己家孩子受委屈的感觉,于是也忍不住哭了,边哭边想这些鲜花、荣誉、掌声,真的是春春想要的么?从一开始,她想要的,恐怕就是,仅仅只是音乐吧;这点,所有的玉米应该都明白,她只是想坚持最初的梦想,这不过是个爱音乐的孩子。我们有多少人,慢慢长大,变得越来越世故圆滑,不得不向压力低头,逐渐忘记自己的梦想,而这个孩子,却能执着的朝着自己的梦想前进,这份坚持,就是难能可贵的,所以我去支持她,因为在成长过程中,我不小心丢掉了很多宝贵的东西,可在李宇春身上,这些东西都在。

遗憾的是,即使是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没有干涉到别人,也总会有一些“铁肩担道义”的人士来说三道四,粉丝太疯狂,形象男性化,声音不好听…这些说来还罢了,毕竟是发表自己的看法,言语还算文明;可总有些龌龊之人,将评论变成人身攻击,白白的跌了自己的身份。其实,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可能根本不关注李宇春,也不了解她这些年的言语,公益活动,就更不了解玉米义工们了。在对对方几乎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能武断的下结论,还有基本的判断力么?

而春春,这样一个坚持梦想的孩子,为什么要受这样的指责呢?仅仅是出道时的形象不符合大众的审美观么?跟主流不一样的,就是错的么?我们的社会也太单一了吧…

sigh,我并不到处宣传自己的身份,但当被问到时,也并不忌讳提起,总是坦然承认,做玉米的这些年,也遇到不少惊奇的眼神,“你是玉米啊?”,然后是神秘莫测的笑容;初始气愤,转而淡然,我有喜欢的权利,ta也有不喜欢的权利。我理解并尊重每个人的选择。

2010南京whyme (2)– 场内

未开场,便杯具了,我的位置在侧面山上,靠近山顶,大大的器械从上而下,正好挡了半个屏幕,不靠谱的TY,安排舞台之前不做测试么?!

座位上有个盒子和一瓶饮料,好奇的打开,发现居然是太阳能灯,还有whyme的标记,很是宝贝的抱在怀里;然后跟着台上工作人员的指挥,认真的排练。比较搞笑的是,可能是工作人员的疏忽,我右手边的那个区,没有放灯。于是他们大喊“没有灯”,可花痴的玉米们啊,愣是听成了“李宇春”,于是全场一起高呼“李宇春”,那些没有灯的玉米们,想必也很无奈吧。

开场是炫目的动画,可惜由于器械的遮挡,补看视频时候才能完全欣赏到。不过这并不影响我激动的心情,毕竟,和一万人一起看偶像的演唱会,想起来就是开心的事情啊。

《态度》

05,06过后,我就基本处于“半流失”状态,不太关注春春的日常活动,只是重大事情才知道些,所以对于所谓的内蒙音乐节一无所知,只是突然看到那么混乱的场面,有些疑惑;接着是春春的特写,步伐坚定,眼神犀利,似乎睥睨天下的王者。

摇滚

《态度》使全场气氛紧张,不断的有“啊”,“啊”的惊呼声,我似乎有满腔的愤怒,无处发泄,恨不得和那些烂人们打一场。《籁赋》的音乐响起,”用词不够犀利,不是内心没有狮子”,春春突然出现在舞台上,黑色皮衣,尽管身材纤细,却并没有柔弱的感觉,女王的气场还在啊,满腔的愤怒似乎有了发泄的渠道,全场和着节拍,努力挥舞着荧光棒,晃动身躯,似乎要把一切宣泄出来。

之后小朋友很high的跑到台中间开始了架子鼓秀;然后,谢霆锋就出现了,师妹眼睛比较尖,居然认出那个小人影就是谢帅哥。俩人一起唱了首《活该》,非常痛快,全场简直快点着了。之前对小谢没什么印象,所以也不清楚他退出歌坛的事情,听他讲到自己因为拍戏受伤,不能弹吉他,而为了春春的演唱会又重新练习后,还是很感动的,也挺得意,我家孩子就是招人喜欢啊。

不插电

万人的场地突然安静下来,灯光暗了,聚光灯亮了,春春出场,白衣黑裤,眼波流动,不插电环节开始了。

除了《天黑黑》,我几乎都没有听过,不过并不妨碍欣赏,音乐总是共通的么。厚爱下载音频到mp3里,听的最多的也是这一段。

地球一小时

春春是WWF的大使,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之前也拿出了灯排练,但真到了那一刻,还是觉得震撼。万人的场地,突然全部暗下去,然后上万盏黄色的等亮起来,模模糊糊,闪烁着微光,真是难以形容的美。

歌声响起来,温暖熟悉的《和你一样》;每次听到这首歌,都会感动,眼角湿润;便和大家一起,微微晃着手中的环保灯,轻轻的合唱这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