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一周年-(2)

再次关注地震,是09年2月;偶然的一次机会,到四川做调研,访谈几个NGO,了解他们在地震后的角色。

地震发生后约三天后,我曾收到自然之友的一封小组邮件,是一位我很尊敬的会员对地震的看法,当时我还处在‘狂热’阶段,也受主旋律影响至深,听不得理性思考,往复了几封邮件,与他有所争论。现在看来,他提出了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

这次在四川呆了近20天,之后又整理录音笔记,写调研报告,断断续续2个多月,都在关注地震和NGO,感动的同时,也多了些理性的思考。一吐为快,权当抛砖引玉了。

1 做什么?

这里的“我们”指的是普通百姓,非专业救援人员,军人等。

地震发生后,很多人哭着喊着要到四川,去灾区,去做志愿者,但是实际情况是,大批的志愿者盲目的一哄而上,进入灾区后,自己反而成了灾民,没水,没食物,不得不依靠政府救济,反而为救灾工作带来不少麻烦。

我的看法是,普通人有几种选择,一是什么都不要做,老老实实,该干嘛干嘛,这未免有些无情,却无可厚非;二是捐钱,献血,尽自己的一份力,绝大多数人都做到了这些;三是与专业的机构联系,比如你有力气,那么看看有没有机构需要搬运工运送救灾物资;你懂医学,有没有机构需要医生派到前线的。重点是选择好的机构,这个时候就是考验各大机构公信力的时候了。

2 机构的力量

我是不赞成也不看好个人去做公益的。当然,你说我不用一次性筷子,空调开到26度,尽量节约用水…这是好的习惯,和“公益”有所区别。个人还是需要借助机构,来发挥最大的力量。这就需要有好的运行机制,志愿者管理模式和经验,以及公信力,大家相信这个机构,才愿意提供无偿的服务。NGO在其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比如国际小母牛,他们在四川有十几年的项目历史,接触过的人也很多,各方面资源就比较丰富,志愿者也愿意相信他们;扶贫基金会也是如此,毕竟是“中国扶贫基金会”,还在央视打出了募款的公益广告,自然公信力非同一般。这机构,在紧急时刻,均充分利用了志愿者的力量,高效迅速的完成了许多mission impossible的事情。

3 如何坚持?

热情退却后,坚持很重要。地震发生时,很多志愿者蜂拥而至,但不久便逐个离去,留下烂摊子,没人处理。这样做了一半的工作,还不如不做。许多心理咨询的志愿者便是如此,一年过去了,留下的有几个呢?刘猛坚持了一年,如今他也是步履维艰。

灾后重建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一般要三年以上,有的(例如日本)甚至长达十年,短期的激情,不是不需要,但或许,那些灾民更需要的是细水长流的关注,帮助和支持。

地震一周年-(1)

一年了,总要写点什么,毕竟一年前,我们曾那样撕心裂肺的痛过。

本以为今天会有所不同,却是再平常不过,白天做些项目相关的事情,晚上和朋友去看电影,吃饭聊天。一天几乎要过去了,晚上打开电视,看到“锵锵三人行”,我才突然记起来,啊,一周年了。

一年前的5月12日下午,我在图书馆和论文较劲;地震发生的时候,我趴在图书馆的桌子上,梦正香甜;三点多回到寝室,姑姑就打电话过来说地震了,让我小心;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但消息马上蔓延开来,急忙给成都的同学电话,终于联系上并得知她的平安时,我长舒了一口气,放下了心;但很快,随着遇难人数的不断增多,灾情报导的逐步深入,我的心再一次缩紧了。

那几天,几乎处于一种‘癫狂’的状态。早晨起床,就登陆网络,看惊心动魄的救援,心里一直企盼,救援人员的速度快一些,再快一些,救出的人多一些,再多一些…

当时全国基本上都在一种“狂热”状态中,学校里也有不少自发或有组织的活动,献血,捐钱,还有人毅然奔赴灾区。实习的公司里,平日文质彬彬,慢条斯理的同事们也都行动起来,呼吁总部捐钱捐物。

数不清的泪水,无数次的感动…

但或许正如梁文道所讲,“群体性的热情来的快,消减的也快”,对于苦难,我并没有太多的承受力。一周后,便本能的逃避和地震相关的消息,不愿意再去了解新增的伤亡人数,也不想看到悲惨的画面,我还是不够坚强。

后来便是论文、毕业、工作…除了成都的朋友偶尔发几条段子,地震似乎离我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