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You?

world map很早就装了个插件,能搜集浏览我网站的各个用户的IP,并且在地图上显示出来,绘制成密度图。

尽管访问量并不高,但有时候我还是会点进去看一下,瞅瞅各位来自哪里,当然最多的是在中国;让我惊诧的是,尽管比较接近,北京数字的比广东的还要高一些,看起来这几年学没白念啊~~

国外也有,最多的是美国,这个并不奇怪,出国的朋友中,几乎一半都在美国,唉唉,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啊;然后是台湾(台湾是否归于国外,这个姑且不论,软件也不是我设计的啊),这个很是让人奇怪,我似乎在台湾没有任何熟人;还有澳洲,欧洲等等,甚至非洲,也陆陆续续有了点击。

还有些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国家,比如“Cote D’Ivoire (CI)”,哈,想到有这么多地方的人出于偶然或者什么原因,点进这个主页,还是很有趣的;当然,也有可能是使用代理登陆的,所以IP并不算得准啊。

看着这幅地图,有时候就想起自己“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想法,其实,行动起来,梦想并不遥远。

地图,GIS与我

Map

“地图是个让人想入非非的东西”,初次看到这句话,是在邬伦老师编的教材上,当时便深以为然。说起来,我对地图的热爱其实由来已久。

迄今还记得高中的某个暑假,我买了本中国公路地图,然后定了一个长期的旅行计划,从河南骑车,到石家庄,北京,沈阳,大连,然后坐船到山东,再骑行回家,当时还没有google map这类东西,我只能在国道、省道上用尺子量算大概长度,再按比例尺计算大概距离,似乎有两千多公里,我计划用三十天完成;这个计划让我兴奋了一个学期,为此甚至学习了下补车胎…当然,最终没能成行。不过这个想法在脑子里渐渐萌芽,一直到高考报志愿,看到“地理信息系统”,便想,这便是把地图与计算机结合吧,真是太合我意了,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个专业,并坚持读了7年(本科+硕士)。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专业并不如我想象的有趣,期间也多次动过换专业的念头,甚至毕业找工作时,我也试图往互联网方面靠,没有去考虑做专业相关的工作。或许是命中注定吧,不仅实习的两个单位与专业有密切关系,之后的几个工作也兜兜转转围着GIS行业转。可能做得久了,感情逐渐加深,我竟真的热爱起自己的专业来。应用相当广泛,不是有句话说“人们的生产和生活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信息和地理空间位置有关”么;而且GIS的许多技术确实使我们的生活便利许多,这一点,对于讨厌华而不实的理科生的我而言,甚对胃口。

做GIS,就免不了与地图打交道,看图,分析,制图,打印。。。这些过程通常让我有种莫名的兴奋感,“身不能至,心向往之”,地图似乎向我打开了另外一扇窗,让我了解那些从未去过的地方,确实让人“想入非非”。

很早前看过一句话,“年轻时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要做什么没有太大关系,多听,多试,多体验,能在三十岁之前找到都不晚。”前几天,帮人作图,从未听说过的软件,研究了两天,便做出了地图的草稿,又搞了一个晚上,完善了下细节;当然很辛苦,得到的评价是“we really like your map”,顿时觉得辛苦也值得了;那时,我突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这不就是我喜欢做的事情么?与地图相关,和互联网结合,提供有效的信息,让生活更加便捷。将近而立,我终于能找到自己擅长、喜欢也确定做的事情,这算是幸运吧。

目标明确,便为之努力吧,虽然蹉跎了很久,但亡羊补考,为时未晚。

 

WGS 1984 Web Mercator 对于在线地图服务的意义_ZZ

作者:Flyingis

本文欢迎友情转载,但请注明作者及原文链接,严禁用于商业目的
WGS 1984是3S应用的常用大地坐标系之一,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最典型的应用莫过于手持设备的GPS模块,无论是美国GPS全球卫星定位系统、俄罗斯 GLONASS、欧盟GALILEO,还是中国北斗,都提供了基于WGS 1984坐标系的定位,单位是度分秒,因此不少空间数据都是基于该坐标系,能够方便的进行GPS数据的叠加与分析。
在WebGIS应用中,“GPS+基础地图服务”应用模式,使用WGS 1984坐标系是最方便了,但是更多的时候,特别是包含小比例尺地图时,我们需要将地图进行投影显示,投到一个平面上,否则,只能像Google Earth一样用球体显示世界地图。一种常规的投影方式是正轴等距圆柱投影,百度百科上的定义:
正轴等距离圆柱投影又称“方块投影”、“方格投影”。圆柱投影中的一种。设圆柱投影面与赤道相切,按经线长度不变条件将经纬线网投影到圆柱面上,再沿一母 线剖开展平。这种投影图上,纬线是一组等距平行直线,纬线间隔与实地等长;经线是与纬线垂直的等距平行直线,经线间隔在赤道上与实地相等,离赤道越远越放 长;经线与纬线构成方格形(矩形)网格。沿经线方向无长度变形,其面积与角度的变形线与纬线平行,变形值由赤道向高纬度增大。适用于沿赤道或低纬度东西延 伸地带的地图。
如果不理解,拿个橙子做个实验就清楚了,典型的例子就是早期ArcGIS Online上的在线地图服务:
地图学中老师说过,任何投影方式都有优点和缺点,在全球(国家或省级)基础地图服务或公共基础地图服务的应用领域,我们会发现里面存在两个隐蔽的问题,使正轴等距离圆柱投影的优点显得不痛不痒,甚至成为缺点:
1.要利用其优点,研究区选择赤道周围地区。
对于全球地图服务来说,赤道区域仅仅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对于公共基础地图服务来说,仅需要低纬度地区且呈条带状东西延伸的应用非常有限。地图的角度变形大,无法正确进行地物之间方位的判断。
2.经线逐步变形,纬线间隔与实地等长。
全屏显示时,地图可以最大限度占据屏幕空间(地图长宽比是2:1),导致的结果是更多的数据量和硬盘存储空间。
我们看美国大片、高清电影都喜欢宽屏,播放器左右长度占满整个显示器,视觉效果舒服。但对于地图服务来说,意味着大量的地图数据,以世界地图服务为例,大 家试想,相同比例尺下,假如地图投影后是正方形(地图长宽比是1:1),同样能显示世界范围的地图服务,地图上下宽度占满显示器,那么地图左右将留出一片 空白,相比前者能够节省出一半的空间。有人可能会疑问现在硬盘越来越便宜,存储量越来越大,存储问题还是问题吗?对于一般应用确实不必过于担心,但对于公 共基础地图服务来说,长宽比从1:1变为2:1犹如蝴蝶效应,在大比例尺级别会带来巨大的数据量。
举个小例子,一般情况下,采用WGS 1984坐标系和512×512切图,在L13(第十四级)将产生1,237,819张图片,而在切图大小相同的WGS 1984 Web Mercator投影坐标系下,L13图片数量将减少一半,这么多小图片,数量少一半还是有诱惑力的吧,并且还可以通过其他方法来进一步进行优化。说了这 么多,这里才引出这篇文章的主题–Web Mercator投影,现在主流的在线地图使用的投影,如Google Map,Bing Map,MapABC等等。为什么采用这种投影方式呢?
1.Web Mercator投影地图范围小一半,节省了50%空间。
2.基于Web的应用需要关注客户端的用户体验,图片切片大容易造成传输缓慢,大片面积的图片无法及时响应,因此可以通过减少图片切片的大小改善用户体 验。采用256×256切图,图片数量将增加4倍,综合第一点,图片数量整体增加2倍。在正轴等距离圆柱投影情况下,相比Web Mercator,使用256×256大小切片,将增加8倍的图片数量!
3.Web Mercator投影地图在两极面积变形极大,并且无法显示高纬度的地图信息,这点在公共地图服务的应用中显得微不足道,南极和北极的人们不会在意你对他们的遗忘,但这些缺失却保证了地图方向和相互位置的正确性,在航海和航空中常常应用,用户在查询地物方向时也不会出错。
ESRI在ArcGIS Online上新增了一系列Web Mercator投影的地图服务,这里还有一个原因:
4.能够和主流的地图服务进行mashup
所以有了现在的全球在线地图服务:
更多的地图服务:
用最精简的几句话概括WGS 1984 Web Mercator意义:
相同情况下,地图范围更小,减少图片数量==>可以采用256×256切片大小,增加了图片数量,但提升了网络用户体验;
保证地图方向和相互位置的正确性;
主流地图服务相互mashup

做公共地图服务,有更好的投影方式吗?

Flyingis @ China
email: dev.vip#gmail.com
blog: http://flyingis.cnblogs.com/

地图及其他

地图是让人想入非非的东西。

 

这是谁说的?太对了。

 

昨天订的地图寄到了,看着色彩斑斓的地图,努力发现自己熟悉的地名,不时惊呼,哦,XXX原来在这里啊,抑制不住的兴奋。

 

寝室mm异常惊讶,看个地图高兴成这样?

 

其实我也说不清楚,也许流浪的基因生来就有,亦或行走的愿望早已浸入血液。

 

真的很想走,走,走,不停的走

 

回京的那天扭了脚,一个月了,除了游泳,没有跑步,没有爬山,几乎没有出门心里颇为烦躁,忍不住想出去走走,哪怕爬爬香山。

 

真是驴友啊,蹄子痒了,就要磨一磨;赶快好起来吧,出去走走,换换空气和心情,也磨磨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