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寄托路(11)–吃大米呢

GRE单词实在是多,多到变态。

 

死记硬背不是办法,我们便想了很多歪门邪道来帮助记忆,多是谐音或意会之类的。

 

最经典的,算是stamina(体力,耐力)了,怎么也记不住,便联想发音,四大米呢—吃大米呢,哦,天天吃大米,当然有体力了。

 

由于我杰出的贡献,未来的一段日子里,本人的名字就变成了:吃大米呢
@_@

漫漫寄托路(10)–抑郁症

大Z某次上网,逛到其朋友的blog,ta觉得自己得了抑郁症;有一人留言说觉得自己也得了抑郁症。

大Z很愤慨,我考GRE这么变态的考试都没抑郁,你们天天优哉游哉的反倒抑郁了,于是留言: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得了抑郁症,但我知道抑郁症如何治疗,blabla~~~~

她blabla的内容,是AWT考试中某argument题目~~~

漫漫寄托路(9)–受语文老师爱戴的小Z

大Z和Y是中文系研究生,中文水平自不必说;我虽是理科,但认得字还好;电子系的小Z最遭鄙视,大家说她认字不多,语文不好。

某日,只有我和小Z在自习室,她很委屈的说:“她们俩是中文系,才总说我语文不好的。其实我语文还是挺好的,小学的时候,俺还是很受语文老师爱戴的。”

我当场快笑岔气了,好久才说“就凭你这句话,我就知道你的语文水平拉”。

漫漫寄托路(8)–呼唤理解力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听我慢慢道来。

 

大Z和Y都是中文系的,讲话有时会圈圈绕绕;搞笑的是,有时候她们两个都不知道对方在讲什么,我反而能听懂;她们常遭到我无情的鄙视,问“你是中文系的么?”,或者大喊“呼唤理解力!”,同时做痛心疾首状。

 

“呼唤理解力”,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成了我们的接头暗号。

漫漫寄托路(7)–不朽的煎饼

 背单词久了,很容易饿,我们准备了好多零食在自习室,各色小饼干,话梅糖,苹果,还有我最爱的柚子。

但吃的最多的,还是煎饼。

楼下就有一个煎饼店,7:00–23:30,几乎全天营业,只要花去2.5元,等1-10分钟(视前面等待人数而定),就会煎饼到手。

在深秋的夜晚,能有一个热腾腾、香喷喷的煎饼,在配上美味营养粥,是何等的幸福。

常常下楼买煎饼,去之前还会问下诸位G友“我去买煎饼了,你们要吃么?”,通常响应热烈。

后来与大Z一起背逆序,讲好谁输了就请对方吃煎饼;Y和小Z不久也效仿~~~

不朽的煎饼阿

漫漫寄托路(6)–记忆面包

某日晚饭后,痛苦单词时。

忍不住yy,说我想有叮当的记忆面包,考试当天三点爬起来吃,红宝的每一页都要拍一下,吃片面包;Y说那你不得撑死,红宝多厚阿,是我的话,就先把不认识的单词摘抄出来,在拿记忆面包去拍;大Z说,我不要记忆面包,要自动写答案的笔,多爽阿…

居然,我连YY都是最笨的阿-_-!

漫漫寄托路(5)–补破罐

8月到10月末,在寝室的自习室呆了两个多月,和G友Y,大Z,小Z一起复习,抓狂,8卦…

发生很多有趣的事,记录下来吧。

~~~~~~~~~~~~~~~~~~~~~~~~~~~~~~~~~

某日和G友在自习室一同抓狂,Y说她很有破罐破摔的倾向,我说不能摔,要捡起来好好补一补。

后来大Z进来,Y告诉她我们刚才的谈话,大Z说要写个纸条,上书“补破罐”贴在自习室的桌子上…

此后数日,我们都以“补破罐”互相鼓励,常讲“XX,还不看书,快补破罐,洞大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