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类情感的能量等级_ZZ

在网上看到这篇文章,转载下。

Shame: (20)羞愧

羞愧的能量级几近死亡,它犹如是意识的自杀行为,巧妙的夺去人的生命。在羞愧的状况下,我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或者是希望自己能够隐身。这是一种严重摧残身心健康的状况,最终还会让我们的身体致病。

Guilt: (30)内疚

内疚感以多种方式呈现,比如懊悔,自责,受虐狂,以及所有的受害者情节都是。无意识的内疚感会导致身心的疾病,以及带来意外事故和自杀行为。它也经常表现为频繁的愤怒和疲乏。

Apathy: (50)冷淡

这个能量级表现为贫穷、失望和无助感。世界与未来都看起来没有希望。冷漠意味着无助,让人成为生活中各方面的受害者。缺乏的不止是资源,他们还缺乏运气。除非有外在的帮护者提携,否则很可能会潦倒致死。

Grief: (75)悲伤

这是悲伤、失落和依赖性的能量级。在这个能量级的人,过的是八辈子都懊丧和消沉的生活。这种生活充满了对过去的懊悔、自责和悲恸。在悲伤中的人,看这个世界都是灰黑色的。

Fear: (100)恐惧

从这个能量级来看世界,到处充满了危险、陷害和威胁。一旦人们开始关注恐惧,就真的会有数不尽的让人不安的事来临。之后会形成强迫性的恐惧,这会妨害个性的成长,最后导致压抑。因为它是让能量流向恐惧,这种压抑性的行为不能提升到更高的层次。

Desire: (125)欲望

欲望让我们耗费大量的努力去达成我们的目标,去取得我们的回报。这也是一个易上瘾的能级,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欲望会强大到比生命本身还重要。欲望意味着累积和贪婪。愿望可以帮助我们走上有成就的道路。但是欲望却能成为到达比知晓更高层次的跳板。

Anger: (150)愤怒

如果有人能跳出冷漠和内疚的怪圈,并摆脱恐惧的控制,他就开始有欲望了,而欲望则带来挫折感,接着引发愤怒。愤怒常常表现为怨恨和复仇心里,它是易变且危险的。愤怒来自未能满足的欲望,来自比之更低的能量级。挫败感来自于放大了欲望的重要性。愤怒很容易就导致憎恨,这会逐渐侵蚀一个人的心灵。

Pride: (175)骄傲

比起其他的较低能量级,人们会觉得这个能量级是积极的。而事实上骄傲让人感觉好一些,只是相比其他更低的能量级而言。

骄傲是具有防御性和易受攻击性的,因为它是建立在外界条件下的感受。一旦条件不具备,就很容易跌入更低的能量级。自我的膨胀是骄傲自大的助推剂,而自我常常是易受攻击的。因此骄傲的演化趋势是傲慢和否认。而这些都是抵制成长的。

Courage: (200)勇气

到来200这个能量级,动力才显端倪。勇气是拓展自我、获得成就,坚忍不拔,和果断决策的根基。在比之更低的能量级,世界看起来是无助的,失望的,挫折的,恐怖的,但是到来勇气的能级,生活看起来就是激动人心的,充满挑战的,新鲜有趣的。在这个能动性的能级,人们有能力去把握生活中的机会。因此个人成长和接受教育是可行的途径。对于那些能够打击能量级低于200的人的障碍,对进化到200能级的人来说则是小菜一碟。到来这个能级的人们,总是能尽数回馈足够多的能量给这个世界。而低于这个能级的人们则是不断地从社会中汲取能量,丝毫没有回馈。

人类集体意识能级停留在190达几百年之久,奇怪的是,在最近的10年里突然跃迁到了207。到2006年的测量结果又变成了204。2007年的测量结果为205。

Neutrality: (250)淡定

到达这个能级的能量都变得很活跃了。低于250的能级,意识是趋向于分裂和刚硬性的。淡定的能级则是灵活和无分别性的看待现实中的问题。到来这个能级,意味着对结果的超然,一个人不会再经验挫败和恐惧。这是一个有安全感的能级。到来这个能级的人们,都是很容易与之相处的,而且让人感到温馨可靠。因为他们无意于争端、竞争和犯罪。这样的人总是镇定从容。他们不会去强迫别人做什么。

Willingness: (310)主动

这个意识层次可以看做是进入更高层次的一道门。在淡定的层次的人,会如实的完成工作任务。但是在主动层次的人,通常会出色的完成任务,并极力获得成功。这个能级的人的成长是迅速的,他们是为人类进步而预备的人选。低于200能级的人,他们的思想是封闭的,但是能级为310的人们则是全然敞开的。这个能级的人,通常是真诚而友善的,也易于取得社交和经济上的成功。他们总能有助于人,并且对社会的进步做出贡献来。他们也乐意面对内在的状况,也不存在较大的学习障碍。鉴于他们具有从逆境中崛起并学到经验的能力,他们都能够自我调整。由于已经释放了骄傲,他们能够看到自己的不足,并学习别人的优点。

Acceptance: (350)宽容

在这个能级,一个巨大的转变会发生,那就是了解到自己才是自己命运的主宰,自己才是自己生活的创造者。低于200能级的人则是没有力量的,通常视自己为受害者,完全受生活所左右。这个看法的根源是,认为一个人的幸福和苦难来自某个“外在”的东西。在宽容的能级,没有什么“外在”能让一个人快乐,爱也不是谁能给或夺走的,这些都来自内在。宽容意味着让生活如它本来的样子,并不刻意去塑造成一个特定的模式。在这个能级的人不会对判断对错感兴趣,相反的,对如果解决困难他们则乐于参与。他们更在意长期目标,良好的自律和自控是他们显著的特点。

Reason: (400)明智

超越了感情化的较低能量级,就进入有理智和智能的阶段。这是科学、医学以及概念化和理解能力形成的能级。知识和教育在这里成为资历。这是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大政治家和高级法庭审判长的能级。爱因斯坦,弗洛伊德,以及很多其他历史上的思想家都是这个能级。这个能级的人的缺点是,过于关注对符号和符号所代表的意义的区分。明智并不能让人走向真理。它只是能制造出大量的信息和文档,但是缺乏解决数据和结果差异性的能力。明智本身是通往更高能级的一个最大障碍。在我们的社会中能超越这个能级的人凤毛麟角。

Love: (500)爱

这里的爱并非通常意义上各种媒体所描述的爱。通常意义上的爱,很容易就带上愤怒和依赖的面具。这种爱一旦受到挫折,立马就能转变成愤恨。引发愤恨的爱是来源于骄傲而不是真的爱。

这个500能级的爱是无条件的爱,是不变更的爱,是永久性的爱。这种爱不会动摇,它不是来自外界因素。爱是存在的基本状态。爱是宽容,滋养和维持这个世界的。它不是知性的爱,不是来自头脑的爱,它是发自心灵的爱。爱是总是聚焦在生活美好的那一面上,并且增大积极的经验。这是一个真正幸福的能级。

世界上只有0.4%的人曾经达到这个意识进化的层次。

Joy: (540)喜悦

当爱变得越来越无限的时候,它开始发展成为内在的喜悦。这是在每一个当下,从内在而非外在升起的喜悦。540能级也是拥有治疗和精神独立的能级。由此往上,就是很多圣人和高级修行者以及治疗师的能级。这个能级的人的特点是,他们具有巨大的耐性,以及对一再显现的困境具有持久的乐观态度,以及慈悲。到达这个能级的人对其他人有显著的影响。他们持久性的关注,会带来爱和平静。

在能级超过500的人看来,这个世界充满了闪亮的美丽和完美的创造。一切都毫不费力的同时发生着。在他们开来是稀松平常的作为,却会被平常人当成是奇迹来看待。濒死体验在他们的转变中特征性的出现,这也让他们体验到能量浮动在540-600之间的经验。

Peace: (600)平和

这个能量层级和所谓的卓越、自我实现以及基督意识有关。它非常稀有,一千万人当中才有一个人能够达到。而一旦达到这个能级,内与外的区分就消失了,感官被关闭了。在能级600及其以上的人的感知如同慢镜头一样,时空悬停了——没有什么是固定的了,所有的一切都生机勃勃并光芒四射。虽然在其他人眼里这个世界还是老样子,但是在这人眼里世界却是一个,和宇宙源头进化一起协同舞蹈的,不断浮动进化的流转。

这是一种非同寻常、无法言语的现象,所以头脑保持长久的沉默,不再分析判断。观察者和被观察者成为同一个人,观照者消融在观照中,成为观照本身。能级为600到700之间的艺术作品、音乐和建筑能临时性的,把我们带到通常认为的通灵的和永恒的状态中。

Enlightenment: (700 – 1000)开悟

这是历史上所有创立了精神模范,让无数人历代跟随的伟人的能级。这是强大灵感的能级,这些人的诞生,形成了影响全人类的引力场。在这个能级不再有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分离感,取而代之的是意识与神性的合一。

这是人类意识进化的顶峰。到来这个能级,不再对身体有“我”的执着,不再对其有关注。身体成了意识降临头脑的一个工具,它的首要价值就是连接这两者。这是非二元性的,是完全合一的能级。在历史上达到这么高智慧能级的人,这些伟大的“阿凡达”(Avatar,道成肉身的神),用“主”来称呼最为合适,他们是:主克里希纳,主佛陀,和主耶稣基督。

灵魂的出口

Soul

Soul

连岳说“灵魂就像水蒸气一样虚无缥缈,可是你若硬要摁住它,它就会迸发出巨大的力量,能拖得动火车”,所以“灵魂需要出口”。

有的人,把爱情当成灵魂的出口,这当然很好;“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多么幸运,遗憾的是,这种“soul mate”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找到,或许,终其一生,都未必能拥有到可以做为灵魂出口的爱情。那么,不妨将视野转向它处,旅行、公益、读书、手工或者各类运动,宣泄多余的精力,得到精神上的满足。

工作也是如此。在我看来,理想中的工作是:做略微有挑战性的事情,能学到东西,但不要太难,也不要太忙;同事有趣,和无趣的人打交道真是太痛苦的事情;有足够的假期,可以work hard,play harder;薪水丰厚,至少能养得起我和我那些小小爱好。但又有多少人幸运或者优秀到找到这样一份工作呢?恐怕大部分人和我一样,工作,只是谋生罢了。

小时候,我以为,有些事情是努力就可以达到的,会去努力追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渐渐长大,也慢慢发现,这世界并不是那么公平,付出也不一定有收获;假如没有合适的爱情和工作,也不要太难过,专注在生活上吧,以此做为自己灵魂的出口,否则人生真是太悲惨了。

生活是我们稍微可以控制的,灵魂的出口,是需要寻找的;看悲情的肥皂剧,听忧伤的小情歌,玩一玩三国杀,唱一唱卡拉OK…只要能让自己忘却烦恼,得到心灵的平静,都可以视作灵魂的出口,只有选择的不同,并无高下之分。

想通了这一点,心情就平静很多。一个人可以行走天涯,尽管旅途的风景有些寂寥;沉闷无聊的工作也有其优点,至少,不必为一日三餐发愁。至于灵魂的出口,另寻他路吧。

北京下雪了,郑州下雪了,北方6省暴雪…

虽然我所在的小城也开始降温,但也在15度以上,离“雪”还早着呢,据本地的同事讲,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雪呢~~

算起来,我已经有两年没见过雪了,在温暖的南方,雪是很罕见的。

印象中的最后一次雪,是07年12月10日。早晨,我还在睡梦中,接到同学的电话,让我去学校领东西(彼时,我在外面住,还有实习,并不是每天都在学校),我含含糊糊的答应着,“球球,下雪了!”,一句话把我惊醒了,起身,拉开窗帘,果然下雪了,并不是很大,碎碎的雪粒飘下来,路面竟也白了;换上厚厚的抓绒衣,外面再加个防风的外套,全副武装出了门。

到学校,事情办得很顺利,很快就好了,雪依然在下,楼梯口的垃圾桶上,不知道是哪些童心未泯的学生堆了雪人出来,像模像样的,很是可爱;外面很冷,我心里却焦灼的紧,如困兽般在不足10平米的寝室转来转去…终于做了决定,喊上同学,帮我搬家。我们先到超市买了些东西,才出门打车;雪似乎停了,风依然很大,我们很久才打到车,又匆匆忙忙收拾东西,整理行李,约四五点钟,一切都好了,一切都结束了。

在那个雪天,我搬回到寝室;半年后,我毕业了,放弃了所有北京的工作机会,来到遥远的南国深圳,那之后,我再也没见过雪。

Never let me down

I’m taking a ride
With my best friend
I hope he never lets me down again
He knows where he’s taking me
Taking me where i want to be

I’m taking a ride
With my best friend
We’re flying high
We’re watching the world pass us by
Never want to come down
Never want to put my feet back down
On the ground
I’m taking a ride
With my best friend
I hope he never lets me down again
Promises me i’m as safe as houses
As long as i remember who’s wearing the trousers
I hope he never lets me down again
Never let me down
See the stars they’re shining bright
Everything’s alright tonight

学会”Say No”

参加一个Workshop,主题是”Work-Life Balance”,大家分享自己工作中遇到的问题,还对自己的Work-Life Balance程度评了分,我打了70分,剩余的几个人,有的75,有的60,更有甚者,只有30分…J已经连续一个月11点之后回家了;D则经常出差;S在外地工作了三年,刚刚调回北京…

大家对自己的Balance程度,都不是太满意,希望能寻求一种办法,找到平衡点。咨询师也讲了很多,包括案例,解决的方法等。

其中讲到一种情况,就是Team Work的时候,工作效率不同,A的效率高,或者说不会Say No,通常会被分到较多的任务;而B,可能效率比较低,或者勇于Say No,就会做的比较少。如果有一个眼睛比较明亮的老板,可能会好一些;反而,就会很糟糕。A可能已经不堪重负了,但大家,包括老板,都没有意识到,因为A没有任何表示,一直在撑,总有一天,A会忍不下去。这时候,要么爆发,要么就是离开。周围的人可能对A的突然举动莫名其妙。

其实这样,并不是很好,要学会有效的沟通,告诉别人自己的界限,勇于Say No,并为Say No的结果负责;要知道,对老板Say No,是需要很大勇气,也要承担风险的,不过,该说的,还是要所。

Anyway,最大的收获,就是要反思自己的工作方式,提高沟通技巧,勇于Say No!

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

和朋友电话,她说我过于坚强,即使心理难过的要死,表面上也装的若无其事;这样子,很不好。

或许真是这样吧。

犹豫好久,终于做了一个很决定,对别人不好,对自己更是残忍;尽管表面上依然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样子,但其实,我很不开心,不愿意说话,越来越沉默,甚至忘记了快乐的感觉。

天蝎敏锐的直觉使其能预料到最终的结果,于是在两败俱伤之前及时抽身;或许我们碰巧采用了同样的方式,同样的话语,只是,这和宿命无关,不过是可怜的蝎子保护自己的方式;所以无需埋怨,也不必为此烦恼,时间总能湮没一切,尘归尘,土归土,风过了无痕。

进入天蝎的心理防卫,使自己忙起来;尽管记忆力很好,我也会努力忘记。

things changed

我们每个人都以为我们不会成为自己不希望变成的那样。可是到后来我们总是忧伤地发现,象许多别的人一样,在成长过程中,我们不可避免地改变了许多初衷也忘记许多心愿,我们已经势不可挡地成为了我们本不希望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