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寄托路(8)–呼唤理解力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听我慢慢道来。

 

大Z和Y都是中文系的,讲话有时会圈圈绕绕;搞笑的是,有时候她们两个都不知道对方在讲什么,我反而能听懂;她们常遭到我无情的鄙视,问“你是中文系的么?”,或者大喊“呼唤理解力!”,同时做痛心疾首状。

 

“呼唤理解力”,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成了我们的接头暗号。

漫漫寄托路(7)–不朽的煎饼

 背单词久了,很容易饿,我们准备了好多零食在自习室,各色小饼干,话梅糖,苹果,还有我最爱的柚子。

但吃的最多的,还是煎饼。

楼下就有一个煎饼店,7:00–23:30,几乎全天营业,只要花去2.5元,等1-10分钟(视前面等待人数而定),就会煎饼到手。

在深秋的夜晚,能有一个热腾腾、香喷喷的煎饼,在配上美味营养粥,是何等的幸福。

常常下楼买煎饼,去之前还会问下诸位G友“我去买煎饼了,你们要吃么?”,通常响应热烈。

后来与大Z一起背逆序,讲好谁输了就请对方吃煎饼;Y和小Z不久也效仿~~~

不朽的煎饼阿

漫漫寄托路(6)–记忆面包

某日晚饭后,痛苦单词时。

忍不住yy,说我想有叮当的记忆面包,考试当天三点爬起来吃,红宝的每一页都要拍一下,吃片面包;Y说那你不得撑死,红宝多厚阿,是我的话,就先把不认识的单词摘抄出来,在拿记忆面包去拍;大Z说,我不要记忆面包,要自动写答案的笔,多爽阿…

居然,我连YY都是最笨的阿-_-!

漫漫寄托路(5)–补破罐

8月到10月末,在寝室的自习室呆了两个多月,和G友Y,大Z,小Z一起复习,抓狂,8卦…

发生很多有趣的事,记录下来吧。

~~~~~~~~~~~~~~~~~~~~~~~~~~~~~~~~~

某日和G友在自习室一同抓狂,Y说她很有破罐破摔的倾向,我说不能摔,要捡起来好好补一补。

后来大Z进来,Y告诉她我们刚才的谈话,大Z说要写个纸条,上书“补破罐”贴在自习室的桌子上…

此后数日,我们都以“补破罐”互相鼓励,常讲“XX,还不看书,快补破罐,洞大着呢~~”

漫漫寄托路(4)

乱七八糟…

其实很想回到准备考研的那段时间,每天7点半起床,看书,复习;12点吃饭,同时在寝室看Friends;6点晚饭,然后会到操场上跑步,聊天,之后仔细到10点多,回到住宿的地方,洗漱完毕再看会儿书,约11:40上床睡觉…

周六下午会和几个朋友一起聚餐,晚上上网,收发邮件,浏览新闻,偶尔聊天

生活简单、规律,甚至有些刻板,像钟表般,但乐在其中

还是喜欢这种生活的吧,却回不去了,现在事情乱七八糟的,总也静不下来,好乱。

漫漫寄托路(3)

嗯,继续背单词,这几天每天3个list,复习实在看不下去,就用软件来玩,新东方的测试软件,当作游戏了。

北京好热,晚上要很久才能睡着,我用这段时间听CRI,其实本想听VOA或BBC的,我还专门为此买了DE1103,短波效果很好的收音机,但我们窗外就是北四环,车多、楼多,虽然拉了4米多的天线,干扰还是厉害,更可恨的是政府的民乐干扰,天天放不知道猴年马月的歌…只好放弃,转投CRI,迫不得已阿

早上醒的早,通常7点左右,洗漱,吃饭,到图书馆也不过8点,开始一天的学习。

先复习前一天的,再背今天的…通常到晚饭时休息下,灌水,看Friends,运动,偶然会去游泳或跑步,之后继续单词…

之前几天感觉都不错,今天却出现意外,早晨到图书馆,复习了3个list,困意袭来,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个小时,还做了个梦,醒来刚看了两页单词,又忍不住睡着了,继续刚才的梦…

再次醒来,已是10点20,脑袋昏沉沉的,决定回寝室睡觉

真是困了吧,一觉睡到了1点半,感觉才好一些

睡眠不足是很痛苦的

PS:有同学讲,背GRE挺好玩的,越背越想背…我啥时候能到这个境界涅?

漫漫寄托路(2)

可能真是老了吧,曾经因为无聊,和同学一起背刘毅的四本书,从fundamental到22000,感觉颇为轻松。

但GRE,厚厚的红宝,却让我感到了压力;

在我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收到了windy的信:

她说这个考试毫无意义,但过程是值得怀念的,而且,结果也是重要的。自己到美国快一年了,每每想起3年前的暑假一个人在学校背GRE单词,就会很感动。

所以,我也要坚持,很多时候,很多事,不是不想做,就能不做的。

觉得自己很幸运,一路走来,有很多朋友的鼓励支持,就好走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