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来电

昨晚接到周同学电话,聊了好久,说起来登山队的人和事,觉得仿佛发生在昨日,但一晃, 已经快6年了。还记得06年我们去内蒙支教,在冰天雪地的草原上,我还嘲笑周同学,让他抓紧30岁的尾巴,赶快happy下;转眼间,我也快而立了。

过了这么多年,想起来,虽然有过矛盾和不满,但登山队的那些朋友们,依然是可爱的。尤其在步入社会后的这几年,我再也没有遇到那样一群朋友了。憨厚朴实的罗大哥去年登了珠峰,并喜得千金;成熟稳重宝利哥小日子过的也挺好;还有风流潇洒的贤伉俪,东东姐和晓波老师,神仙也要羡慕这对了;绍岩、王怡和我,小五台的三人行;徒步内蒙时,我们的病号团…

哈,这一切,现在想起来,真的那么好,那么难得和纯粹;我很感激,自己能有这样一群朋友。在二十多岁的年纪里,和他们一起玩,很开心。

和周同学讲起漂泊感,他最近几年山东北京两地奔波,很是辛苦,生意做的蛮大,却始终没有安定的感觉。我也有同感,跳来跳去,始终觉得人在飘来飘去,忙起来还好,闲下来就不免会胡思乱想,乱七八糟的想法就冒出来了。不少人劝我回北京,说实话,不是没动过心,但是想想北京糟糕的气候,拥堵的交通,高昂的房价以及难搞的户口,就不自觉的放弃了。京城大,居不易啊!

时不时也会怀念北京,在那里生活了三年;有不少同学,还认识了登山队和众多玉米,以后可能真得很难遇到这样一群人了;但仔细想想,也可能是工作后,时间变得不自由了,相比较也宅了很多,有点浑浑噩噩的感觉,没有走出去,哪里会认识新的朋友呢?努力改变吧,适应这种生活,毕竟,还有好几十年呢。。。

秋高气爽登高日

11月1日,小光节,我又一次参加了磨房的活动–梅林水库至塘朗后山的穿越。

8:40在梅林一村集合,点名报道,9:15分正式出发。

先由梅林公园进入,沿着台阶走(在深圳爬山,除了排牙山之类的野山,台阶是一大特色,很像北京的香山公园,处处修建有台阶,真是烦死人了),讨厌归讨厌,还是要跟着走。大约20分钟后,就看到了梅林水库,果然不同凡响,号称福田区的九寨沟呢,青山绿水,微风拂面,心情豁然开朗,讨厌的台阶也没有了,我们开始沿着山路走,终于有了点爬山的感觉。

快到塘朗后山时候,队伍休整了一下,领队(也叫头驴)八哥兔说到7号界碑合,大家根据自己的速度,可快可慢,但要注意安全。翡冷翠mm提出大家尽量一起走,避免被打劫。打劫,这也是深圳特色吧,在北京无数次自己爬西山,从来没有担心过安全问题。不过事实表明,塘朗后山已渐渐有像华强北发展的趋势,人来人往,还有不少狗狗跟着爬山,颇为热闹,被打劫的担心纯属多余啊…

大概11点多吧,到了7号界碑,八哥很好心的奖励了我们冬枣吃,美味哦~然后众人相互介绍,吃自带的午餐。饭后,准备“杀人”。八哥是法官,还有某位gg是法官助理,3位杀手,3位警察,9位平民,声势颇为浩大。上次玩“杀人”似乎是两三年前的事情了,已经生疏,好在四局都抽到了平民,无功也无过。前两局,大家齐心协力,把杀手揪了出来。值得一提的是第四局,由于Apple gg前几局表现过为抢眼,导致第一个被“杀”,而他偏偏是个警察,很无奈的光荣牺牲了,剩下的两个警察–阿Q和影子,一个是新手,一个判断力极差…而此轮的杀手咖啡厅和清烟隐藏极深,一直笑到了最后。

下午2点1刻左右,继续爬山,向塘朗后山桃源村方向行进,一路高高低低,走了若干台阶,甚是惹人厌,好在天气不错,时时凉风吹来,周围景色也不错。3点左右,到了目的地,大家休息了下,便兵分两路,一路由此处下山到桃源村,一路返回,由7号界碑处溯溪而下,至梅林水库。我想体验下溯溪的感觉,便选择了后者。4点半,到达7号界碑处,开始溯溪。已是秋末,山间的水量并不大,好多石头都是干的,溯溪的难度降低了不少。八哥打头阵,我们几个紧跟着,加之路上巧遇的一家四口,一共15人,开始了溯溪。在北京也常爬山,但极少有溯溪体验,不过我经历过小五台,并不畏惧水,平衡感也比较强,一路走下来,还算顺利。很值得称赞的是那一家四口,穿着普通的布鞋、短裤,也顺顺当当的走下来了。

6点多,到达梅林水库,天色已经暗了,我们沿着水库走,夜色中的水库波澜不惊,静静的,别有一番风味。走出水库,大家商议聚众FB,一行9人来到了漓江又一轩,广西菜,味道一般。席间还玩了若干游戏,梁山泊与祝英台,”逢7过”~~

8时许,酒足饭饱,四散回家。

夜袭莲花山

2008年10月14日,周二,是磨房传统的二四莲活动。

中午便做好了准备,回家拿了速干衣,手电,毛巾等物品。下班后,直接走路到莲花山公园。可能是我走的太快,抑或距离真的很短,才半个小时,就到了。距离集合时间还早,便在公园闲逛了一会儿,然后到门口寻找大部队去。

现在公园门口碰见一拨貌似要快走的人,信心满满的开口“你好,请问是磨房的么?”“不是,我们是‘满天星’”。-_-!在北京,这种找错人的概率是很低的。但在户外活动特别发达的深圳,还真是一不小心就找错了。记得上次排牙山,在体育馆门口集合,到了之后,天呢,至少有5支队伍在这里集合!最后还是电话找到了人~~恩,话扯远了。问错人之后,我又在旁边转了转,发现另外一拨貌似快走的人,前去一问,果然是磨房的。

7点35左右,大家签到;7:40,准时出发。带队的是“朱古力”mm,一袭黑衣,颇有大姐风范,其实力果然不容小窥啊,三分钟后,我就看不见人影了-_-~~好在还能跟上大部队的速度,绕来绕去,上上下下,几乎把莲花山逛便了,走了一个小时才到达山顶。大家开始分食西瓜,嬉闹。我和“恋曲2006”是新人,按照常规,是要表演节目的,“恋曲”gg先打了太极拳,又唱了歌,才算过关;我也唱了几句北京hash俱乐部的超级简单歌,勉强过关。下山没有走台阶,绕着盘山公路走的,感觉不错,上山时太匆匆,没有来得及欣赏风景,这时全部补回来了:)

活动还是挺好的,强度不算大,但出汗也不少,登顶之后,山顶的小风一吹,哈,登山的乐趣就在这里啊!

“朴素登山”——我所理解的登山观(ZZ)

转载自磨房,原帖地址

以下文字是根据我这么些年来登山、旅行的感受,在学习、拜读了众多前辈高人的登山理念之后,堆砌而成。个人并不企望所述观点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同,仅仅是希望能为登山运动的普及推广尽一点菲薄的力量。或许里面有些看法不成熟,甚至是错误的,希望大家指正!

如果本文触犯了某些人的观点及看法,敬请原谅!

登山就是登山,没有太多的内涵与外延,不需要上升到什么“精神”之类崇高的东西。“壁立千仞,无欲则刚”,登山是一种自我的体验,不是做秀给别人看。 登山是一种纯粹的个人选择,一种自我认可的生活方式。我们不是去“征服”自然,而是希望能征服自我。登山没有观众的欢呼,没有鲜花与桂冠,不要指望登山能 给你带来多大的荣誉和风光,更不想去当什么 “登山英雄”,带有强烈功利性的登山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提倡返朴归真的户外方式,希望永远保持一颗平常心去登山,远离那种奢侈、浅薄、炫耀的附庸风雅式“时尚小资登山”,虚荣是一杯散发着艳丽颜色的慢性毒 酒。有事没事整天把“登山”、“磨房”、“钩太丝”、“百公里”等等挂在嘴边,在旅途中到处声称自己是“X房的人”、“X协的人”,见面言必称“今天你登 了没有?”、“我今天X登XX山”的所谓户外爱好者不是幼稚就是偏执。

登山不是“苦行僧”,但也决不是“时尚”。登山主要是为了体验登顶或者到达目的地后的释然,或者干脆就是想出去走走而已,但绝不要把登山过程中必要的 生炉头做饭、就餐等演变成“打边炉、西瓜宴、泡咖啡、喝红酒”。类似的事情,偶尔为之无可厚非,但如果把这些东西执意当成登山的主要目的,那就是一种“矫 情”。当然,在登山(或旅行)的出发地(中途、目的地),随意找个小店,品尝一下山野风味,或者是在旅途中流连于青年旅舍酒吧等,同样也是登山(旅行)的 感受之一。我们可以享受途中的风景、鸟语花香、艳丽的花朵,也可能是体验一路的艰辛,疾风苦雨、刺人的荆棘、蜇人的昆虫,这些都会伴随一路的行程。天为 被,地当床,卧看夜空流星的露营时光,或者,在登山途中小休片刻,在暖阳下躺在草丛中聆听松涛虫鸣,遐想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同样是登山的快乐。

反对为了登山而登山。生活与工作第一,登山第二,毕竟登山只是我们生活的一个部分,也许是很重要的部分,但是不能因此而抛弃了生活的其他方面,比如: 工作、家庭等。除非你准备以登山为职业,否则的话,有工作就首先忙工作,不要因为登山而放弃一切,那样不是一个理智的登山者,至少你要可以自己养活自己, 有家庭的人还需要承担必须的责任与义务。不希望因为想去旅行,想去登山而到处去募捐和乞求赞助。

安全至上,生命第一。我们有热情,但更冷静,绝不做超越自己能力的攀登行为,以平和的心态去对待每一次活动,我们可以“一不怕苦”,但绝不能“二不怕 死”。天灾或许难免,但我们可以把人祸的概率降到最低。在登顶的诱惑与登顶的危险并存的时候,要有冷静的头脑,要了解自己是否有能力去完成一切,需要更多 地考虑放弃登顶下撤。山永远在那里,而生命属于自己只有一次,不要高估自己的登山能力。在攀登高海拔山峰或者走艰苦线路的时候,自己能力不够,请千万不要 带没有登山经验的人去冒险,那样无异是自杀加谋杀,2000年“玉珠峰山难”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重视装备而不唯装备。没有经验和技术的人手持精良的装备,也许比没有装备更危险,有一句名言说过“不要手握精良的器材而产生虚假的安全感”。“安全、 实用、简洁”的装备比“武装到牙齿”的精良装备更能体现登山的真谛。不同的线路,要选择不同的装备,用可以爬雪山的装备去登梧桐山也许是“暴殄天物”,但 用登梧桐山的装备和心态去爬雪山基本上是去找死。

提倡“低冲击性”登山模式,它并不是一种单纯的环保概念,不单是爱护环境,不乱扔垃圾,也不仅仅是动物与植物,人类与自然,而是在攀登过程中,关爱所 有生命之间、生命与环境之间的相互关系与互动。我们希望通过攀登进一步了解“登山者自己、登山者与环境、登山者彼此之间”的关系,让登山不只是一种运动, 而更是一种学习、探索与成长的过程。

成熟的登山者在意攀登结果,但更看重攀登的过程。登山的模式可以有多种,并没有高尚与低下之分。登顶并不是唯一目的,峰顶只是让我们看的更高而已。无 论是高海拔的雪山攀登,还是低海拔的山岳纵走,绿水青山的旖旎风光与雪山的扑面风雪,都是我们的享受,攀登带给我们的真正快乐是整个团队通过自己的艰苦努 力,经受了攀登中的各种考验。不要刻意去强求线路的难度和强度,更看重的是自己设计、开发新线路,而不是老是照着前人的攻略去“按图索骥”。

我们无法也没有必要让所有人都具备所谓的“高尚登山境界”。自己喜欢爬雪山,走长途的艰苦线路,但绝不因此就鄙视走走轻松的短途线路。比如:有空闲的 时间(一个周末),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像大多数普通人一样,没有非常好的体能,但没有心脏病等不适合运动的疾病)),选择适当的装备(一个结实的双肩背 包,一双运动鞋,几瓶水和饮料,一些干粮,少许救急物资,小刀,手机,包里有空间的话,再带上雨具、电筒、哨子等等),找到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朋友认识 路,并且有一些经验,状况不错),做好充分准备(考虑好来回时间、路上是否会有人打劫,不带大额现金和银行卡,走之前给家人或好友说一声去哪里了),去走 一走某条合适自己的线路(也许就是梅林水库的后山,从龙顶山到二线关石板路,也可以是梧桐山的泰山涧登山道),沿途不要乱扔垃圾,不要“沾花惹草”,走走 停停看看,不在意攀登的目标是海拔几千米的雪山还是海拔只有几百米的低山,这样的随便走走的登山(叫行山也行),同样能够享受户外的快乐。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现今是一个多元的社会,各人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也许有些朋友非常喜欢旅行、登山等运动,但是由于一些 原因(比如身体不适、工作太忙等等)不能参加活动,一样是同道中人,没有理由因此就看不起别人。有人愿意出高额费用参加保姆式的商业登山,有人喜欢采用阿 尔卑斯式的纯自助式登山,不管哪种登山模式,都是自己的选择,一样无可厚非。但是借助别人的力量登顶某座山峰以后,回来大吹大擂,到处宣扬如何如何,我把 “XX山”踩在脚下了,恨不能让全世界都知道,这样就有些令人反感了。登山是一种很个人的行为,只要自己高兴就行,有什么值得向公众夸耀的呢?

香山香山!

种种原因,好久没有出去爬山,平时也跑跑步,游游泳的锻炼着,但总没有爬山爽快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一早起来,便直奔香山,9点左右到的,便开始沿小路上山,路很熟悉,走的也还快,约90分钟登到山顶,在望京楼吹了吹风,便下山了。

下山的路比较崎岖,走的颇为小心,但到底是下山,轻松很多,差不多70分钟,便到了山脚下。

坐车,回校。

了了一小桩心愿。

路上听人讲
“绿野那拨人图什么啊,是不是神经不正常啊?”
“他们就图别人喊他们一声‘驴’”

不禁莞尔,我图什么哪?

不想被称作“驴”,那为什么呢,就是一种习惯吧。而且只有在野外,才能感觉到很多东西。

夜袭香山

夜袭,是夸张的说法,除了去年的小五台,我还真没有半夜三更爬过山。

 

这次,充其量算是傍晚吧。

 

周四下午,实验室改程序,莫名其妙的错误,怎么也调试不过,就烦躁起来;忽然想去爬山,便打电话约人,周同学很爽快的答应了,约好5点半香山脚下见。我马上回寝室,换上速干裤,登山鞋,带了杯水,便杀向香山。

 

其实也不能怪我太冲动,自打二月底扭到脚之后,我所有的体育活动,就是游了十几次泳,连步都没跑过。我这种热爱大自然的人,天天呆在钢筋水泥的室内,会发疯的。

 

路上虽然顺利,到香山时还是晚了,差不多6点钟才和周同学会和。沿着熟悉的小路,不紧不慢的走,边走边聊;没有固定的路线,也没有确切的话题,看到有路就走,想到哪里就讲什么都不用想,也不会烦,看到的只是脚下的山路,听到自己喘气的声音。渐渐出汗,速度慢下来,找个平整的石头坐一会儿,喝口水,继续走

 

我们并没有到山顶,走了大概一个小时,决定下撤了,并没有沿原路返回,选了另一条路,很合我心意,走过的路,何必重复哪?

 

天色渐暗,脚下的路,也变得模糊,远处的北京城却亮了起来,几条马路交错,两边的路灯构成很漂亮的几何图案;我居然没有带手电或头灯,周同学毫不留情的嘲笑我一番,很得意的拿出小手电; 不能不服气啊,人家好歹是特种兵出身,就是比咱想的周到!天色越来越暗,手电的光芒微不足道,终于,我们走错路了;确切的说,是没有路了;我有点慌张,虽然香山来过数十次,也算熟悉了,这天一黑,白天和蔼亲切的山,突然变了个模样,似乎隐藏着许多未知的危险,让人不由得害怕起来;周同学比较镇定,胸有成竹的用手电指点方向,示意我顺着光走,还说“你要相信我这个老侦察兵!”,踏实很多,便小心翼翼前行,过了十几分钟的“崎岖”山路,霍然开朗,到了熟悉的庙门,我终于放下心,这地方,闭着眼睛都能摸回去。事实证明,我还是高估自己了,不仅睁着眼睛差点又走错路,还一不小心碰了下小腿,蹭破块皮,这下可好,左腿破了,右脚扭了幸运的是,岔路口面前,周同学又一次显示了侦察兵特有的敏锐和直觉,选择了正确道路,8点钟,我们顺利下山,坐车回校。

 

 

这就是小小的香山夜行,无惊也无险,比小五台easy太多了;有机会,再来玩吧,晚上爬山还是蛮有趣的。

 

当然,我一定记得带头灯手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