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车澳洲行 (12)– Kakadu National Park

1015-1016 Kakadu National Park
15日8点钟,我们便起床了,在Gram家吃完早餐,便开车来到他的鳄鱼公园,购买纪念品,鳄鱼皮制成的皮带之类的,Gram还给我们了员工价,全部8折,Carl很开心的买了条长长的皮带,并马上用了起来。出了鳄鱼公园,我们便沿着高速一直开到了Kakadu公园;澳洲估计是地广人稀的缘故,公园也没有围墙,我们沿着导航一直开,不知不觉,竟然在公园里面了。再往前走,就有一个小房子,可以购买门票和纪念品,两周的门票是25刀,期间可以随意进出;而有趣的是,我们来来往往,从来没有碰到查票的,全凭自觉。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84

买了票之后,我们便可以合法出入了,时间临近中午,我们先到了Jibaru湖边简单午餐,在湖边,看到很多长椅,大都是本地人捐赠的,来纪念他们逝去的亲人,通常在亲人们生前最喜欢的地方,既方便了游客,也能寄托哀思。在国内几乎没有见到过类似设施,不知什么原因;午饭后,我们便到Kakadu Lodge check-in, 这里在公园的中心位置,到各处都很方便。Kakadu纬度很低,阳光强烈,我们在超市买了些防晒霜,又顺便寄了几张明信片。下午3点钟,便出发到Mamukala Bird Watching site。在来澳洲之前,我对鸟几乎一无所知,看到的鸟很少,大多是麻雀之类的,在自然之友听说过观鸟组,但从来没有参加过他们的活动;跟Carl在一起,才发现他对鸟的知识异常丰富,在Gram家里的时候,也看到他的小儿子的鸟类卡片,不禁觉得我们的教育缺失了一大块自然认知知识,很多毕业生都是植物、动物盲,对地球物种的丰富缺乏了解。我们沿着设计好的观鸟步道,一路走去,看到各种各样叫不出名字的鸟来,Carl到是认识,但他也只知道英文名字,对我和Cathy而言,几乎记不住那一长串单词。。。幸运的是,我们终于近距离看到了袋鼠,先是专心致至的吃东西,然后扭头看看我们,竟旁若无人的走了。。。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86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87

看完各种鸟类,我们便到最著名的Ubirr Aboriginal Art Sites,看Aboriginal的岩画,并等待日落;据说这里的岩画有5万年的历史,线条简单明古朴,非常生动;不禁让人想象远古时期的人们在这里打猎、生活的场景,进而感慨生命的奇妙。我们沿着岩画一路走,最终到了Ubirr Rock,此处是方圆数十公里最高的地方,也是公园观日落的最佳地点;站在岩石上远眺,是一马平川的绿色,毫无遮挡,生机勃勃。我们到的很早,占据有利地形拍了不少照片,接着人慢慢的聚集,澳洲人,美国人,德国人,英国人…始终没有中国人的身影,我和Cathy是唯二的中国面孔,可见那时自驾出游的中国人还不够多,而现在则是另一番情景了。我看过很多日落,海边的,高楼的,山涧的,峡谷的,但此次是最震撼的,放眼望去,整个天地都像一副巨大的画,太阳在慢慢降落,晚霞一点点变红,变淡,变黑,整个过程只有几分钟,却让我印象深刻。在宏伟壮丽的大自然面前,人难免会感到自己的渺小,见多了壮丽景观,人的格局也变得更加开阔。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92

7点钟,天完全黑了,我们也打道回府。Carl做晚餐,他擅长的牛排;我和Cathy洗漱并洗了衣服,直接晾在院子里。此次出行我特意借了一套帐篷,但始终没机会用,考虑到我们马上就要还车了,再不用可就没机会了,我决定在草地上住一晚上。Carl则跑去了酒吧,可惜的是并没有free drinks,他失望而归。

次日我几乎是被热醒的,强烈的阳光让人睁不开眼睛,好处是衣服全部都干了;吃完早饭,我们就收拾行李出发了,在去Mirrai Lookout的路上走了一半,考虑到时间问题,我们决定直奔Cathy心心念的Gunlom Falls。说起来Gunlom Falls,那可是大大的有名,这是个瀑布在山顶形成的水池,纯天然的游泳池,很多人徒步来到这里游泳,Cathy专门采购了游泳装备,就是等待这一天。可惜天不遂人愿,我们的车开了一半油箱的灯亮了,而回程不知何时才有加油站,我们只能忍痛放弃Gunlom Falls,向Alice Spring进发。

留下些遗憾,或许是给自己一个再去的理由。

Gunlom Falls - Kakadu National Park

房车澳洲行 (11) – Darwin, the Top End

1013-1014 Darwin
Charles Darwin University
我们进入到市区,Cathy便开始惊叹,说变化太大了,曾经的达尔文,是个安静的小城市,多是低矮的平房,而现在,已有数十万人口,高楼林立。据说还和日本签署了总价值高达数百亿的天然气合同,各类公司随之而来。

Charles Darwin University当年叫 Northern Territory University,后来因为高校合并,就改名了,成为了现在的名字。达尔文大学并不大,绿意盎然,环境很好;当时是周末,学生并不多,我们堂而皇之的进入各个教学楼,Cathy还找到了当年的教室,向我们讲述她十年前在此求学的故事,颇多感慨;Carl很开心,能跟着Cathy一起走过她曾经走过的路,其实这个英国绅士骨子里还是很浪漫的啊;对于学校,我一直有种莫名的亲近感,到一个新地方,也比较乐意去逛逛学校,和国内的大学不同,这里很安静,几乎看不到人,房屋也破旧,不过景色真是好,阳光灿烂,倒是个做学问的好地方。

本地人的生活

Cathy之前在达尔文读书的时候,和室友Katherine关系很好,也颇受其父母照顾。大概12点,我们开到了Casurina Square吃午饭,顺便给Katherine的母亲Giovanna打了电话,不多久她便来了,聊了会儿,便一起开车到她家里做客。让我感慨的是google map之强大,把他们家的地址输上去,就能直接导航开过去了。我们随Giovanna回家,看到了Gram的姐姐Margaret和姐夫Breddi,俩人年纪不小了,还兴致勃勃的开车穿越了大半个澳洲,来到达尔文;没多久,Katherine也来了,还带了她的一对儿女,Edean和Amy,小孩子真是闹腾,不过也不怕人,很快就在游泳池里玩起来了。晚上Giovanna做了丰盛的饭菜招待我们,大块的烤肉,蔬菜和米饭,类似自主的形式,每人盛一些放到自己的盘子里,边聊边吃。

我们本来打算住Caravan park,Giovanna得知还没有预订房间后,便热情邀请住他们家,我们欣然接受。

次日6点钟,我便醒了,坐在二楼阳台上看日出,还看到一颗类似流星的物体划破天空,慢慢下坠;不久,男女主人也起床了,7点钟,男主人的姐姐Margret及其丈夫向大家告别,他们要开车回家了,两个年过花甲的人,要开几千公里,真是佩服澳洲人的勇气。临走前,她亲吻了所有人的脸颊,”In Australia,we kiss people”,然后笑眯眯的离开了。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80

8点钟,我们吃了风声的早餐后,男主人就开车带我们去他的鳄鱼公园玩,他在达尔文有一大片地饲养鳄鱼,生产各种周边产品,也组织游客参观;我们去的时候,碰巧有个团,便跟着加进去了,导游是个女孩子,脸红扑扑的,非常激情,时不时从桶里掏出一块肉,鼓励大家去喂鳄鱼,然后抓拍照片;她带着我们绕了一圈,介绍了各种鳄鱼,之后便是自由活动,公园内还有好多其他动物,考拉啊,袋鼠啊,老虎,狮子,猴子等等,真是名副其实的动物园。在集合的时候,导游拿出来一只小鳄鱼,邀请大家手里握着拍照,鼓足勇气,我接过了那条鱼,凉凉的表皮,很滑,好在嘴被封住了,所以并不咬人。门口还有一只鹦鹉,Carl很有耐心的去给它瘙痒,那鹦鹉非常享受,以至于Carl停下来时,它还别扭的生气了,很有趣。

参观完,我们就来到了nightcliff,也是Cathy经常来的地方,看看达尔文的海,很荒凉的感觉;午饭后,我们接上之前联系的玉米灰原,到博物馆参观了下,了解了几十年前达尔文所经历的巨大台风;然后到Wharf,在海边和灰原聊天,讨论我们喜欢的春春。大概5点钟,我们开到city,放下灰原,准备逛一下街,可惜那天是周日,闲散的澳洲人民是不上班的,所有店铺关门…我们便在一个文化街区溜达了下,顺便等Gram和Giovanna;六点钟,人齐了,Giovanna建议我们去见识下当地的Sunday Market,便带着我们开到一大片草地上停了车,远远地就听见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类似于中国的夜市,每人一个小摊子,摆些东西来卖,真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有人在吹奏当地土著居民的传统乐器didgeridoo,有人用鞭子来回挥舞,还有的自弹自唱;当然食物也很丰盛,几乎涵盖全球各色饮食,我买了土耳其的羊肉卷,味道非常好;小贩们在热情的叫卖着珍珠,衣服,包,皮带…我还看到了传统的中医推拿按摩…据Giovanna讲,这些人都是本地居民,付一些租金给当地政府,每周末就可以在这里摆摊了,周末很多人会来玩,人气很高。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82
8点钟,我们赶到Katherine家,和她告别,她两个孩子都在哭,真是体会到了当母亲的不容易;9点钟,回到Givanna家,和她聊天到很晚才睡去。

在达尔文呆了两天,与之前的旅行很不同,这次主要是和当地人交流,了解他们的生活。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尽管也有自己的烦心事,总体而言,他们很多人还是很热爱工作和生活的,无论护士、青少年教官、还是健身教练、公园业主,他们真正在工作上投入了热情,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自豪感;虽然与家人关系相对松散,但家庭成员间的凝聚力与相互关心,还是能看的到。他们的生活节奏也比较慢,我告诉Gram自己上班往返要2个小时,他哈哈大笑说,公园,15分钟;超市,10分钟;学校,10分钟;医院,10分钟…一切触手可及,生活相当方便。他们很难理解中国人为什么要拼命聚到大城市,而我也很难解释中国城镇化之路的漫长。

房车澳洲行 (10) – Hello,Outback!

1012 threeways roadhouse – highway inn roadhouse – Katherine – Adelaide River
850 km

Outback
Northern Territory, 中文翻译成北领地,在12年3月份之前,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地方;直到Cathy说她此行一定要去的地方是Darwin,NT的首府,我才开始了解这个有4万年历史的地方;北领地曾经是当地土著人聚居地地方;州内地广人稀,大多是广袤而荒凉沙漠,被澳洲人称之为Outback,自然风景优美,旅游资源丰富。当地人也很非常热情,与东部沿海的彬彬有礼颇为不同。

从threeways roadhouse check out 之后,我们就出发了,伴着蓝天白云,向北疾驰,中午在一个有着旧飞机的roadhouse边吃了方便面,我还闹了乌龙,找了半天手机,发现在车上;经过一上午的考察,北领地境内路况好,车也少,Carl便放心让我来开,我终于有机会驾驶房车,还是右舵的,颇为激动,刚开始时速保持在80,后来胆子大了些,彪到了130,车子明显发飘,方向盘有些不稳,我赶紧降速,最终稳定在100到110之间,被许多车超过。Cathy讲十年前这里是不限速的,人们可以随便开,现在基本全部限制在130了,但还是有很多车子超速,呼啸而过。路边很多动物尸体,鸟啊,袋鼠阿,甚至还有牛,有的是新鲜的,大多腐烂了,肉已经被鸟类吃掉,只剩下一层皮贴在地上。我很是惊讶,Cathy却一脸淡定,讲了她在Budget打工时遇到的事情:“两位日本游客,到北领地租车,路上撞倒了一只大袋鼠,两位非常兴奋,下去和袋鼠合影,还把衣服套在它身上;然后呢,袋鼠太大了,只是被撞晕了,被这么一折腾,就醒了,然后套着他们的衣服(以及口袋里的车钥匙)一跳一跳的走了;两位日本人哭笑不得,只好打电话给公司求援。”由此可见北领地野生动物之多。
下午一点半,开到4点左右,快到Katherine时,Carl不放心我开车进城,便由他驾驶,找到了加油站和亲切的Woolworth,买了些洋葱、蘑菇,为晚餐做准备;Katherine有很多aboriginals,皮肤黝黑、身材矮小,三三两两的在公园里坐着,貌似在开会,很是有趣,不过周围的人对此熟视无睹,只有我好奇地张望了下。

Adelaide River
在Katherine匆匆停留,我们便继续向北,大约7点钟,便到了Adelaide River,决定在BP加油站旁边的caraven park休息。和东海岸相比,NT的caraven park少很多,方圆几百里可能就一家,生意很好,空位置几乎都被占满了,还有的全家出动,开着长达10米的房车,空调冰箱,洗衣机微波炉一应俱全,似乎把全部家当都放车上了。相比较,我们的车子就小多了,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停下来(三个人的powered site 32$),接上水电,我和Cathy先去洗澡,大厨Carl开始他的spaghetti,虽然原料有限,卖相还是很不错的,我们都很给面子的吃了一大盘。
饭后,Cathy看书,我收拾东西,上网;Carl则很开心到旁边的pub喝了几杯;隔着篱笆,我们都能听到隔壁传来的阵阵欢呼声,时不时传来“XXX Dollars”,还以为是举行什么晚会,Carl回来说,当地有人被烧伤了,人们挖到一块金矿石,在进行慈善拍卖,最后似乎卖到了几万AUD,很有人情味的故事。

Railway Museum
看caravan park的介绍,说Adelaide River附近有个Railway Museum,我们决定去瞅瞅;13号一早,我们洗漱完毕,就出发了,附近在修路,好多时候是单边通行,有人举着个指示牌,告诉你等候或通行,我很诧异的发现,里面竟然有不少女性,身材曼妙,套在宽大的工作服里面,显的有些滑稽,但他们依然一本正经的站在太阳下,举着牌子;我们按照指示牌,又问了几次路,七转八拐,终于找到了所谓的“Museum”,只是用篱笆围起来的一大片空地,门口放着个小盒子,上面写着 2$ per person,里面零零散散有一些硬币,居然连个看门人也没有!我们老老实实放进去6块钱,便进去参观;这曾经是个旧车站,后来废弃不用了,考虑到其历史重要性,便由当地的机构来运营,基本是当年的一些旧的机车,照片之类的,早期的澳洲人生活还是很辛苦的。我们匆匆看了下,便出发驶向Cathy当年留学的地方–Darwin了。

房车澳洲行 (9) – Bye, Sunshine State!

Richmond – mount isa – three way roadhouse 1100km

mountisa

Richmond – mount isa – three way roadhouse 1100km

这是我们单日开的最远的一天,全天加了四次300刀的油,开了1100公里,告别阳光灿烂的昆士兰州,进入神秘广袤的北领地。

11日清晨起来的很早,8点半就Check out,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我们先去加油;Carl在加油站买到了心心念的红茶,我则抓紧时间做了三明治,算是早餐;一路风景极美,地势相对比较平坦, 两边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或者低矮的灌木丛;抬眼望去,是蓝天,白云,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道路几乎是直的,偶尔有些弯道,几乎没有人,可以放心去开,我们基本保持在100左右的平均速度。Cathy经过锻炼,驾驶能力已经获得了Carl的认可,他们两个会换着开一下,我则老老实实坐在副驾上欣赏风景。

Mount Isa
Mount Isa是昆士兰州西北部的行政,经济和工业中心,2011年的人口调查有2.2万人左右,周边地区有大概3万人(男女比例约5:1),在澳洲来说,算是很大的城市了。Mount Isa以矿业为主,巨大的烟囱、繁忙的工厂,来来往往的货车,工厂边的道路也有些脏兮兮的,可能是煤渣子掉下来没来得及打扫,和东部沿海的城市感觉很不一样,明显粗旷很多。

我们在路上开着开着,远远看见几座山,以及大大的烟囱,非常醒目,便知道,Mount Isa到了;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试想在草原上开了四五个小时,基本荒芜人烟,突然出现一座城市,还相当现代化,超市、银行、公园、机场一应俱全,很有些沙漠绿洲的感觉,让我这个中国东南沿海密集城市群生活习惯的人很是不适应。由于导航失误,我们没能找到公园,也不想在城市里绕圈圈,便穿过市中心,继续向前开,在距离市区不远处找了个树荫停下来,开始我们的午餐。我则趁着有信号,抓紧时间给爸爸、姑姑和Maggie都打了个电话。

昆士兰最后一站

午饭后,短暂休息,便继续前行,开了约两个小时,便到了Camooweal Roadhouse,这是我第一次见到Roadhouse,在某内貌似是休息区的概念,但也不尽相同。在Wiki上查到如下信息,看来这家roadhouse标志着我们正式进入了人烟稀少的地区。

In Australia a roadhouse is a service station in a rural area specifically aimed to service passing traffic on a major intercity route. A roadhouse sells fuel and provides maintenance and repairs for cars but also has an attached “restaurant” (more like a café) serving hot food to travellers. Roadhouses usually serve as truck stops with space to park semi-trailer trucks and buses as well as catering to travellers in cars. In remote areas such as the Nullarbor Plain a roadhouse also offers motel-style accommodation and camping facilities.

Carl加满了油;刷卡付钱时,我还和店员聊了几句,她告诉我,再往前开十几公里就是昆士兰州和北领地的交界了,我们要进入北领地了,还要把表往回拨半个小时,是的,半个小时。孤陋寡闻的我第一次听说半个小时的时差,回来后专门研究了下澳洲的时区,这国家虽然没中国大,时区可真不少。西澳采用西部标准时间,和中国一样,东八区;北领地和南澳则是中部标准时间,相当于UTC+9.5,比国内要早一个半小时;昆士兰、维多利亚、新南威尔士和塔省采用东部标准时间(AEST),是东十区,比北京早2个小时。但由于各州对夏时制的规定不同,夏天来到时,时间便会越发混乱,下图可见一斑。

timezone

Australia timezone

穿越州界
从Roadhouse出来十分钟,便到了昆士兰和北领地的交界;澳洲政府很体贴的列了两个大牌子在这里,还在路两旁留出了停车位置,方便大家下车拍照。我们自然不会放弃此次机会,本来只有我们一辆车,拍照期间陆陆续续来了好几辆appolo,还有小的四驱越野车,都停在一起,轮流拍照。可能是开了太久的车,终于到了传说中的北领地,我们很兴奋,又蹦又跳,作出各种姿势庆祝。

澳洲的车牌很有趣,各州会在车牌上写自己最有特色的字眼,比如昆士兰州就是“Sunshine State”,想想那漫长的海岸线,著名的大堡礁,确实是无愧于此称呼的;北领地则豪放的多,这个以土著和沙漠闻名的州写的是“OUTBACK”,意味着广袤而荒凉的沙漠地带到了。由于澳洲畜牧业发达,袋鼠也很多,路边也没有围栏,时不时会有牛啊、羊啊、袋鼠之类的动物横穿马路,路上时常能看到腐烂程度不一的动物尸体;为了避免类似惨剧发生,政府便在路边的竖起了标牌,告诉大家前面15公里袋鼠出没,请小心!

Roadhouses
进入北领地,变化非常明显,首先限速变成了130公里,我以为这已经很快了,Cathy告诉我,若干年前,这里是不限速的-_-!其实,是昂贵的油价;从Brisbane一路走来,油价基本是稳步上升,从1.4左右到这里的1.99,虽然如此,还供不应求,在Barkly加油时,还见到有两个开着皮卡的人,拿油桶接油,据说他们要去方圆几百里都没有人烟的地方,只能自己储备些油了。最后,是roadhouse,一个接一个,散布在高速路旁。晚上我们也住在了Threeways roadhouse,故名思议,这是三条路的交叉点,地理位置相当重要。

和Caraven park不同,roadhouse风格粗犷很多,没有固定的sites,交钱后,前台给我们大致描述了下方位,然后说,你们自己进去找个空地就行了…这让习惯了拿着地图找powered site的我们很是不适应,园子里漆黑一片,也没个灯,我们差点开到草坪上。caraven park多是自驾的游客,而roadhouse里则很多高大粗壮的卡车司机,白天他们开着长长的Road Trains呼啸而过;晚上则会在roadhouse休息下,吃块牛排,聊个小天,会会朋友;可能是光顾过太多次,他们和服务员熟捻的开着玩笑,很是开心。Carl和Cathy到餐厅吃烤肉串,我选择在车上煮面,放上些胡萝卜,把桌子撑开,在夜幕下,摸黑吃饭,耳边还有狗叫声,脚旁躺着一只野猫,抬眼望去,是满天繁星,突然有种感觉,我们的冒险之旅才刚刚拉开序幕!

房车澳洲行 (8) – 没油了!暴雨来了!

10.10 Airlie Beach – Charters Towers – Richmond  760Km

richmond

10.10 Airlie Beach – Charters Towers – Richmond 760 Km

与Cairns擦肩而过
按照我们最初的计划,要开到Cairns,在那里玩两天,再开到达尔文;但由于对路况过高的估计,加之在Airlie Beach休息了一天,又得知Cairns到Darwin的路非常难走,一般要四驱车,我们的小房车只能原路返回,从Townsville开往北领地,这样子算来,时间就不够了。于是经过挣扎,终于决定放弃Cairns,直接向西走。

10号7点多,我便醒了,洗漱一番,9点半check out,出发!与昆士兰州南部不同,这里的车明显少了很多,两边大多是农场,种的水果蔬菜什么的,和我们类似,也立的有好大的欢迎采摘之类的牌子,我们赶时间,并没有停下来;还经过一个路口,立了十几个邮筒,Carl说里面可能是个村子,但交通不便,邮局便把信件投递到路口了,看来地广人稀也有不方便的地方呢;在经过Bowling Green  Bay National Park的时候,我们没有沿着Bruce Highway走,而是依依不舍的对海岸线说再见,转向较近的Woodstock Giru Road,30多公里的路,几乎毫无人或车的踪迹,偶然对面开来辆上世纪的大破车,我们都会激动一下;过了公园,便转向了A6 – Flinders Highway,驶向Chrters Towers。

可能是习惯了国内的城市密度,初到澳洲,确实觉得人很少,但也没有荒凉的感觉;直到离开东海岸,驶向沙漠,才意识到什么叫做“地广人稀”,也明白了为什么朋友说他们出行一般要带卫星电话,路上手机真的没信号啊!风景真的很好,天像洗过一样的蓝,不远处有些低矮的山峦,道路两旁是绿树和青草,时不时有袋鼠碰碰跳跳穿过马路,偶尔还能看见几只Emu,高速虽然不宽,只有两车道,路况却很好,加上大家都比较遵守交通规则,平均时速基本在110左右,下午一点,我们便到了Charters Towers。

Charters Towers

依据wiki的资料,1871年的平安夜,一个十二岁的土著男孩Jupiter Mossman偶然在Towers Hill发现了金矿,由此才有了Charters Towers,修建铁路、创办证券交易所,淘金者们也蜂拥而至,人口一度达到3万,成为昆士兰州除Brisbane外最大的城市;金矿带来的繁荣持续到20世纪初,随着环境问题的恶化,一次世界大战引起的劳动力短缺,Charters Towers也走向没落,人口减少至8000左右。

进入市区,手机终于有了信号,按照google map,找到一片绿地,准备我们的午餐;煮面+三明治,速战速决;趁着有信号,我还给老爸打了个电话报平安;据说昆士兰北部的牛肉是全澳洲最好的,而我们马上就要离开昆士兰州了,所以Carl决定到超市买几块牛排,留作备用,于是兵分三路,Carl逛超市,Cathy逛服装店,我则在书店闲逛,发现这里有非常详尽的交通图册,又认真的研究了下到Darwin的路线,除了高速,北部沿海也有公路,但是路况不佳,推荐四驱车行驶,还是决定放弃,沿着高速走,虽然有几百公里会重复走,也比困在路上走不了好啊~~

Cathy说Darwin和Charters Towers很像,低矮的楼房,窄窄的街道,平静祥和的人,但事实证明,Darwin早已改变,Cathy印象中的安静小城,只是10年前的Darwin而已,这就是后话了;去超市的路上,还考察了下当地房产,600多平的地,2房1厅的房子,大概21万澳元,和人民币130万,和我们70年产权的公寓来比,还是便宜很多;当然,区位不一样,或许不能这么直接对比吧。

Hughenden – 没油了!
大概3点多,我们再次出发,在地图上测了下距离,发现下一个城市是Hughenden,距离大概245公里,我们还有3/4箱的油,算了下,应该差不多,便没有加油,继续前进;一路非常顺利,中途下了些雨,并没有太大影响,我们依然高速前进。在路上看到一辆汽车,居然在铁路上开,还很顺溜,后来才知道是装了rail adapter了,让我很是惊讶。此行的一大收获是见识了各种各样的车子,在国内所了解的,无非是轿车、SUV、皮卡、巴士、卡车等等,感觉满大街的车子都差不多,澳洲车子的种类则齐全的多,摩托车、货车、轿车、卡车以及体积巨大的road trains,每次见到我们都要退避三舍;除此之外,他们也很喜欢后面拉个箱子满街跑,通常就是全部家当了,空调、微波炉、冰箱、电视一应俱全,可以随处安家。

大概5点半左右,问题还是出现了,油箱的警示灯亮起来了,而此时,我们距离Hughenden还有30公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手机没信号,我们也没有备用油桶,万一没油了,这可怎么办呢?!我们有点着急了,先把空调关了,打开窗户,接着让Carl保持90km/h,迅速前进;我则一直看着手机导航报距离:“还有20公里,15公里,5公里”…灯一直亮着,我们提心吊胆慢慢接近了Hughenden,还有2公里的时候,Cathy长舒一口气,说“不用担心了,就算没油,我们也可以走到城里了!”

老天还是眷顾我们的,红灯闪烁,我们依然开到了Hughenden;问题又来了,加油站没人!此时还不到6点钟,勤劳的澳洲人民已经下班了么?我们几乎要哭出来了,突然发现门上写的24小时,旁边还有个ATM机,可以刷信用卡自助加油!这可真是高级,关键时刻,科技还是管用的,我们顺利的加了油,准备出发,突然看到三个土著民(aboriginal people)走过,皮肤黝黑,大腹便便,神色茫然,我第一次见到土著人,未免好奇,盯着看了下;Cathy则讲起了其十年前在澳洲实习开车的经历,第一个客户就是土著民,送他到了目的地,居然没有钱,想要用手里的啤酒抵扣车费,Cathy自然不乐意,于是那个土著人便带着她满大街找土著人借钱,居然真的借来钱付了车费。也算是奇事一桩了。

Richmond – 暴雨来了!
加了油,我们不再担心,又开了100多公里,到达Richmond,非常小的一个城市,2006年的人口普查数是554人,还没国内一个小学校的人多;此地以畜牧业为主,后来发现了化石,便也开始开发旅游,于是有了Lakeview Caravan Park,条件比之前的Flametree 和 Hervery Bay差一些,总体还是干净整洁的,基本满足要求;收拾停当,Carl开始做晚餐-煎牛排,我们和旁边的一对中年夫妇聊天,他们在Mackay居住,也是自驾出来玩,开了辆有梯形货舱的小车子,居然还带了一条大狗,拴在树上,真是爱家爱狗爱生活啊!

这对夫妇扎了很大的帐篷来住,我和Cathy也想体验下,便拿出了各自的帐篷来安营扎寨。Cathy的很快就扎好了;而我上一次扎帐篷,还是06年在内蒙,因为赞助商要求,就装模作样的在草地里演练了一把,其实并没有真的去住。时隔六年,难免有些手生,折腾了很久也没成功,Carl也开始帮忙,折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终于搞定啦!我很开心的去洗了个澡,然后钻进帐篷准备休息。刚进去大概2分钟,便听到呼呼的风声,感觉坐得都不稳了,整个人都要向前倒,雨点也毫无征兆的落下来,噼里啪啦打在帐篷顶部,感觉随时会漏雨…思考了一分钟,我决定马上撤退到车里去,立即爬出来,拆帐篷;Cathy在声嘶力竭的喊”Carl, Help!”,过了几分钟Carl才出来(后来才知道,他躲在车窗后面笑,太坏了!),帮忙把东西收拾了,我们迅速躲进车子里。好在车子还是结实的,我躺在上铺,拉开窗帘,看了下隔壁那对夫妇的帐篷在随风飘来飘去,似乎随时都有倒下的危险,迷迷糊糊的担心着他们,便睡着了。

躺下睡觉差不多10点半了,却不到7点便醒了,车窗外,雨已经停了,阳光洒下来,一派安静祥和,昨晚的狂风暴雨简直恍若隔世;隔壁夫妇起的更早,已经收拾完了帐篷,准备带着他们的狗出发了。既然名为Lakeview,自然是有湖可以看的,Carl和Cathy到湖边溜达了一圈,我则抓紧时间洗了个热水澡,然后check out,出发!

房车澳洲行 (7) – Airline Beach

10.9 Airlie Beach

flametree

Airlie Beach, 红色五角星是Flametree Village

在10.8号之前,我从来没听说过Airlie Beach;8,9月份,我和Carl在网上讨论自驾路线,他说,我们走到哪里算哪里吧,不要制定太详细的计划;我想这样也蛮好的,春春不是也说“没有计划的旅行”么,便没做任何研究,反正沿着东海岸走就是了。这样的后果就是,每天都在看地图,计算距离和时间,算下一个目的的,很奇妙、也很有趣的体验;本来8号我们是打算住宿在Mackay的,到了之后,觉得还有精力继续往前开,于是,就到了Airlie Beach,出发前Apollo给了好几大本Caravan Park的指南,我按图索骥,找到了Flametree Village,虽然交通不太方便,距离海滩稍远,整体环境还是很好的。

flametree

Flametree Village

8号到的太晚,没有check in就直接入住了;9号一早7点多,便醒了,到前台check in,2个晚上,63刀;Carl继续做English Breakfast,我和Cathy洗了澡,便在园内逛,这个规模和Hervey Bay的差不多,像一个大的植物园,还有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鸟儿;附近有个直升机场,时不时有直升机腾空而起,还有人在玩跳伞,我们也能看到从天而降的人,Carl曾经玩过,据说很刺激,想了很久,我还是放弃了,胆子小啊。

吃完了English Breakfast,Carl开心的去钓鱼了;敬业的Cathy则打开电脑收邮件(在国内用习惯了免费wifi,到澳洲才发现wifi还真是贵,3个小时6刀),我则远程指挥Col帮我买广州的巡演票,粉丝也很不容易的啊!12点多,吃过Carl做的三明治,我和Cathy打算出门走走,本来打算往南走到Shute Bay,在google map上测了下距离,大概4公里,还是放弃了,改为搭乘巴士到Airlie Beach;这边的巴士很大,空调也相当强劲,站牌上有详细的时间表,真的非常准时,前后误差不超过半分钟,也只有澳洲这样地广人稀的地方才能这样吧,国内堵个车就没点了。

5分钟,3.4刀,到了Airlie Beach,这里算是度假胜地,街上游人很多,时不时看到带着大行李箱的人;岸边有两个游泳池,一大片草坪,还有好多鸟飞来飞去,不少帅哥美女穿着比基尼在草坪上晒太阳,旁若无人,悠闲自得;Cathy在岸边的树荫下看书,我换了衣服下水游泳,泳池里人不多,大多是情侣或父母带着小孩儿,我则显得孤零零的,好在水很干净,人也少,游起来很开心;游了几圈冲了凉,便和Cathy沿着海边散步。澳洲的公共设施做的非常好,虽然大多数人开车,他们依然考虑到步行和骑车者的需求,修建了海边栈道,打扫的也干净,人又少,走起来很舒服。

人在旅途,或许是摆脱了日常生活的繁琐,加之陌生的地方带来的新奇感,心情很放松,我整个人都很雀跃,蹦蹦跳跳,灿烂的笑。边走边和Cathy讨论国内与澳洲的区别,除了硬件,更多的是软件吧,即使我们有好的设施,不爱惜使用的话,要么脏兮兮,要么干脆坏掉了,大家都不方便;国内曾有过几次自驾游的经历,最为恐怖的便是高速路边休息站的洗手间,简直不忍看,如非必要,坚决不要进去。其实说起来,中国是非常适合房车旅行的,我们有秀丽山川,广袤平原,四通八达的高速,找个交通便利的地方,接上水、电,设置个洗手间和公共浴室,基本要求便满足了。回来查了下,发现国内也有不少地方开始鼓励自驾出游,陆陆续续的房车公园也在建设,希望能有好的发展吧。

我们毫无目的的散着步,晃着晃着,就到了5点多,于是往回走,碰巧看见个书店,便进去逛了下;发现这是家二手书店,很多书都是用过的,新旧不一,店里还售卖明信片、小玩偶等纪念品,零散的放在各个角落里,店里人很少,老板在看自己的书,顾客可以不受打扰的随便看;逛完店,便搭乘巴士回Flame Tree,不久Carl也回来了,还带了他的战利品,两条海鱼;Cathy开始做饭,我打下手,递个盘子端个锅之类的,东西太多,车上只有一个炉头,我们便在公共厨房做,旁边有一家人和一对情侣也在烹制晚餐,我瞅了下,胡萝卜,土豆,还有些大块的煎肉,真是简单粗暴的食物,他们吃的也很开心。

房车澳洲行 (6) – 一路向北

10.8 hervey bay – Miriam Vale – Mackay – airlie beach 900 km

1008

10.8 hervey bay – Miriam Vale – Mackay – airlie beach 900 km

Hervey Bay

Hervey Bay 据说是大堡礁的尽头,得名于Cook船长,他曾于1770年到达这里;在wiki上看了下Hervey Bay的信息,赫然发现居然和四川的乐山市是姐妹城市,不知道这缘分是怎么结下来的。

8号早晨,我是在鸟鸣声中醒来的,拉开窗帘,太阳已经很高了。迅速起床,洗漱完毕,大厨Carl要做”English Breakfast”,我和Cathy便到处走走看,第一次入住Caravan Park,我们很是好奇。整个Park真的像个公园,是一大片草坪,有些树,部分小木屋,但更多的是各式的房车,有的是Caravan(即前面车头,后面拉一个柜体),有的是Campervan(我们开的就是,一体的),澳洲人民爱玩的个性也表现的淋淋尽致,车后面拖着各式各样的家当,自行车,摩托车,居然还有船!我真是大开眼界,赞叹不已。公园里设施也相当齐全,有户外的游泳池,公共厨房、淋浴间,儿童乐园,甚至还有个游戏室,可以投币玩电子游戏!人并不多,偶尔遇见其他游客,也只是微笑着打个招呼;尽管厨房和浴室是共用的,卫生状况却相当好,大家使用完之后,都很自觉地打扫干净,方便后面的人来用。

我们逛了一圈,Carl的早餐也做好了,据他说这是traditional English breakfast,虽然英国以暗黑料理著称,但这份看起来卖相不错,煎蛋、炸吐司、西红柿和香肠,热量真是高啊,我很勇敢的尝了下,味道也不错哦,于是开心的大快朵颐,盛赞Carl的厨艺。后来才得知,英国早餐是英国最好吃的食物了,其他东西简直不忍提啊。早餐完毕,我们计算了下路程,发现比预计的慢了好久,便打算尽力开,能走多远是多远。

IMG_20121008_094610

海滩边的长椅

于是Check Out,开车到了Hervey Bay的海滩边逛了下,拍了几张照片;给我印象很深的是海滩边的一张长椅,并无特殊之处,只是在铭牌上画了一个钓鱼的男士,旁边写到“REG JONES,A Spot for a King”,想来是此人生前常来这里钓鱼,家里人为了纪念他,便造了这张长椅;类似的纪念物品在后来的几天看到很多,大都是死者生前非常喜欢的地方,家里人做些东西,来怀念他们,也方便其他人。

Miriam Vale
出了Hervey Bay,沿着Bruce Highway一路向北,景色颇为不错,偶尔还能看见袋鼠,Carl虽然一直在开车,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总是突然说“看,那边有几只袋鼠”,或者说“哦,那个emu好大”,Cathy和我时常在状况外,等我们反应过来,都开了几公里了-_-!两点多,到了一个很小的城市,Miriam Vale,真的很小,只有1700人,两三条街道的样子,我们决定停下来午餐;早餐吃的很好,加之计划晚上吃牛排(据Carl研究,昆士兰北部的牛肉是全澳洲最棒的),午餐便很简单,切片火腿,芝士条,白煮蛋切成片,夹在吐司中间,配上杯牛奶,省时又美味;吃完饭,Carl继续购物,我则抓紧时间给自己写了张明信片,到对面的邮局寄,接待我的是个30多岁的lady,人很好,得知我要寄到国外,专门帮忙挑了张dingo的邮票。

寄完信,我们继续前行,一路狂开,计划到Mackay吃牛排。我出发前下载了NavFree软件,此时发现这是我此行最英明的决定了,非常有用;虽然买了沃达丰的sim卡,含500mb的流量,也能用google map导航,但问题是,澳洲地广人稀,好多地方没信号啊,有sim卡也干着急;而NavFree的好处在于,支持离线导航!在茫茫沙漠,方圆几千米都荒芜人烟的地方,这个软件给了我们巨大安慰,不仅能快速找到加油站,还有超市、参观、酒店等实用信息,我简直要向作者鞠躬致敬了!

Mackay – Airlie Beach

从早到晚,基本上都是Carl在开,进了Mackay市区,Cathy开始接班,按照Nav Free导航的路线,到了Sizzler,我们到那里大概是8点55分,人很少,但还开着门,到门口一看,9点关门…无奈,只能放弃,继续前行,一路开到了Airlie Beach的Flametree Village,到达的时候差不多11点了,门口写着,晚来者直接入内,随便找个site,次日再check in即可,他们可真是放心啊!我们按照指示,进了公园,找了个有电有水也有树荫的地方安营扎寨,迅速吃了点东西,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