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

从学生时代至今,参加过各种培训、会议、论坛,主题多是技术、安全甚至反腐倡廉类,参加沟通和睡眠培训已经觉得很新鲜了,但就像那句话讲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e,上个月参加的论坛算是迄今为止我参加过的最有趣的了。

7月下旬,托公司的福,在墨尔本参加了为期两天的澳洲女性领导力论坛;坦白讲,去之前,我是毫无期待的,可能和成长环境有关,打小,我就对各种运动不感兴趣,女权也好,民主也罢,在潜意识里,这是一件与我无关的事情,但公司既然组织,就当作参加集体活动了。

仅仅两天后,我的想法便完全改变了,我开始认真思考身为女性,面对职场和生活中的种种不平等,自己是不是也有义务去做点什么?也开始反思自己的一些观点,是不是有商榷的空间,我所以为的正确,或许只是教育、经历的结果,而换一个角度来看,或许就有不一样的观点。

印象最深的几点:

  • 大家很真诚的关心这个事情

年轻的时候,我应该也算热血青年,十几岁便到山区做环保教育,后来还深入震后灾区去采访NGO,但身为务实的中国人,这腔热血并没有持续太久,工作步入正轨后,生活也越发现实,我便与类似活动渐行渐远;但即便在最热血的青春岁月,对‘女权’,我也是打心眼里不相信的,跟‘改革’类似,好像一个虚幻遥远的口号,看都看不清楚。

但参会的那两天,整个论坛的近300人与会者和嘉宾(大部分为女性,有部分男嘉宾和参会者),从普通员工到500强CEO,每个人都在从各种角度,认认真真的讨论女性在社会中遇到的问题,怎么能改变,我能做什么?人可能真的是环境动物,在这种情境下,我也不由自主的觉得自己并不能置身事外,而是其中的一分子。

  • Step out your comfort zone

很早就明白,面前有两条路的时候,尽量选难走的那一条。道理都懂,但做起来真的很不容易,一不小心,就蹉跎掉了;日常的琐碎生活很容易淹没所有雄心壮志,疲累不堪,回家只想“葛优瘫”,就别提选难走的路了。

按照统计,女性在初级职位上占数量与男性差不多,甚至更高一些,但越往上走,比例越小,这意味着与男性相比,女性想要升职加薪,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加之不少身为人母,很容易便牺牲事业,回归家庭,看起来是对家庭最“经济”的选择,但从长远来看,这种现象的持续只会让女性在职场上举步维艰;再难,也要去做去争取,不仅仅是为自己,也是为后来的所有女性工作者们。

  • It’s Okay to be vulnerable

我们一直认为,在职场中要摒弃一切情绪,表示自己的专业性;一位嘉宾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她经历父亲去世、尝试试管婴儿数年都未成功,她未向同事吐露半句,独自承受一切压力。时隔多年再来看,她认为自己当初的想法很愚蠢,这种所谓的“专业”也是一种不信任,不相信每天和自己相处8个小时的同事们会关心自己的生活,或者提供帮助。

成长于竞争激烈的中国的我也常被教育,在工作中要多留个心眼,工作中交不到朋友;现在来看,未免有些小气。其实和同事的关系,更应该是队友,一起把事情做好,把蛋糕做大,而不是彼此提防。人都是很敏感的,我对别人设防,别人总会感觉到,也会对我设防,造成完全没有必要的隔阂。而相较于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工作机器,大家更喜欢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真诚的力量是难以估量的。

  • Take risks

调查显示,在申请工作时,假如有十条要求,男性满足60%便会投出简历,但女性通常要确保100%符合要求才会有所行动,假设两个人同样都满足60%,女性根本不会申请,那么最后得到工作的人,肯定不会是没有申请的人;背后的因素可能是不够自信,也可能是不想冒险,求安稳。

我的性格中有折腾的部分,但通常是做好充分的准备后胸有成竹的行动,对风险的厌恶使我丧失不少机会;趁自己还不太老,要努力客服这一点,不然一辈子都生活在自己规划的道路里,也颇有些无聊。

是为记。

足迹2017

2017年是来澳洲的第二年,生活逐渐熟悉,也开始出游。
1月 Perth, Albany
此行是公差,和E,H一起飞了整整四个小时,来到了东八区的Perth,和大猫本差了两个小时,似乎平白无故多了俩小时,很奇妙的感觉;到Perth行程并没有结束,我们要赶到T4接着换乘Regional Express的小飞机,约十几排,每排三个座位,全程在云下飞,可以比较清楚的看到地面的景物,新鲜也有些害怕,好在时间不长,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同事很热情,A到机场接了我们,到办公室晃了一圈,就带着我们到每个海滩都去逛了逛,还参观了一些景点,Albany是个林业小镇,人不多,海滩很美,海更漂亮,我们不时惊艳于接连不断的美景。除了参观景点,同事还带我们到林地,让我有机会看到了广袤无际的土地和各式各样巨大的机械,还和操纵这些机械的人短暂沟通,知道很多新鲜事。
16年年会时曾和同事B坐一桌,闲谈间得知他是个枪支爱好者,有十几支枪,我表示羡慕和震惊;到Albany后,B主动提出带我去打枪,如此好的机会,怎能放弃,欣然答应,便趁着午休时间来到当地的射击俱乐部,B带了十几支枪,有大有小,人生第一次摸枪,兴奋中有些忐忑,好在B是个耐心老师,非常认真的教我们使用。自我感觉有支架的会好很多,架在胳膊上,后座力被肩膀吸收,通常能打进8环,偶尔10环;而手持的难度系数就直线上升,我尽力去瞄准,但瞬间的爆发力会影响之前的路线,总是不能打进8环,有时还会脱靶。短短的一个小时,我们尝试了各种枪,把靶子上的小狐狸打的乱七八糟,大家都很兴奋,还捡了弹壳留作纪念。
算上交通时间,我们在Albany呆了五天,时间并不久,节目很多,印象深刻。
4月 悉尼,深圳,中山,荆州,恩施,长阳,秭归
4月复活节假期加上年假,休了20多天假。
先乘火车到悉尼,首次体验了澳洲的火车,跟国内的高铁类似,也分一等座、二等座,座位间距不一样;速度很慢,几乎每站都停靠,也有机会在夜幕下看看澳洲的小镇。次日一早,便到了悉尼火车站,买了当地交通卡,到歌剧院附近的Holiday Inn入住。
这是我第二次来悉尼,终于有时间去景点溜达溜达;逛了动物园,还和考拉亲密合影;到市中心的旋转餐厅品尝了自助午餐,并欣赏无敌海景;到人头攒动的渔夫市场逛了逛,买了新鲜的海鲜来吃;还意外的在酒店屋顶看到了歌剧院的烟花,大饱眼福。悉尼确实是非常有魅力的城市,可能和水多不无关系,还有悉尼歌剧院、海港大桥等地标性建筑。
匆匆三天,4月17日一早,我们便一早到了飞机场,这才发现,悉尼机场距离市中心好近,似乎不到30分钟就到了;深航刚开通不久悉尼到深圳的直航,我们便赶上了,在飞机上看了几个电影,昏昏沉沉睡了几小觉,下午四五点钟的样子,便到了深圳。 一下飞机,一股热量扑面袭来,深圳的热情果然不容小觑。在机场租了神州的车子,直接自驾到大运,吃了一碗着实的桂林米粉,心满意足地睡去。深圳几天匆匆忙忙,办各种手续,见各个朋友,还抽空跑到中山一趟办了些事情,嘴也没闲着,火锅,烧烤,粤菜吃了不少。22日,开车到机场,还车后便乘机回家。
到郑州的次日,碰巧是周日,和姥姥家约三十口人一起吃了个饭,集中见了各路亲戚,小孩子明显多了,一天天长大;在郑州理了发,品尝了心心念念的炒凉粉,和Maggie匆忙见了一下,后来还去拜访了之前大学数学建模队的王老师,很久未见,王老师神采依然,颇让人欣慰。
25日,开始了计划已久的家庭自驾游;我们一早出了城,一路开到荆州,在淅沥的细雨中逛了下古城和荆州博物馆,重温了三国英雄们的豪情;晚餐是小龙虾和烤鱼,香辣鲜爽,吃的不亦乐乎;26日我们先到了恩施,简单的午餐后,游览了恩施土司城,老妈兴致勃勃地租了套土家族服装,穿上绕着土司城走了一大圈,拍了不少照片。五点钟,我们又继续向前,沿着绵延的山路开到了恩施大峡谷附近的女儿寨酒店,初夏天黑得晚,我们到时依然光亮,在女儿寨吃了点快餐,便养精蓄锐准备次日的大峡谷之旅。大峡谷是5A级景区,山川秀美,我们先去了云龙地缝,沿着布满青苔的小路走到缝底,抬头望去,天只有短短的一线,不禁感慨人的渺小;坐缆车上到半山腰便开始步行,很久没爬山,有机会重回大自然,欣赏山川之雄奇壮美,感觉父母都年轻了许多。下山时是乘坐电梯,大约有八九台步梯,来回折返,仅电梯就做了半个多小时。 到酒店洗漱后,我们到旁边的餐厅继续吃烤鱼,据说是清江抓的鱼,鲜美异常。次日清晨,便沿着山路继续前行,到了大水井景区,这里非常接地气,景区被菜地包围,绿油油的,还有当地人在此劳作,院子很大,后院有很高的院墙,做为防卫,一大家子数百口人生活在一起,应该还是很压抑的。景区出来,我们便向长阳开去,有数百公里,中间还走错了一段路,9点多才到清江画廊门口,旅店老板坐车来接上爸妈到岛上住宿,适逢五一旺季,只有一间房,我只得开到镇上又找了地方住下。29日,在小镇上吃了早餐,开车到清江画廊,取了门票便坐船出发了,“八百里清江美如画,三百里画廊在长阳”,从小在水边长大,对水一直有着莫名的亲切感,天气晴好,江水碧绿,微风拂面,颇有“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惬意,下午结束了游览,到附近的巴人寨点了柴火焖出来的洋芋饭和鸭嘴鱼,大快朵颐后一路前行,到了秭归。秭归是屈原的故乡,地方不大,名气不小,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并没有去参观屈原故居,入住后,简单吃了晚餐,在附近逛了逛,发现夜生活非常发达,整条街都是夜市,各种火锅烧烤,非常红火。次日我们便到了三峡大坝,由于去的比较早,还有停车位。在游客中心换完票,就上了大巴车,直接拉到景点参观。人真的好多,尤其是五六十岁的中老年团,他们辛苦了一辈子,终于退休了,可以到处逛逛,虽然有时显得吵闹拥挤,还是很欣慰的。
5月 Launceston 
5月7日22点多落地墨尔本,8日到办公室上了一天班,9日便搭乘早班机来到了Launceston,公司在Tasmania的办公室所在地;机场非常小,我们落地几分钟后,行李就跟着出来了,区域经理Steve也已到达,直接把我们接到了办公室。
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培训,和H一起为新同事讲解公司的数据结构及GIS相关工具等,并无难度,所以很轻松;下班后,到酒店天已经黑了,长途旅行的疲惫终于袭来,定了酒店的送餐,吃完后到外面转了下,酒店环境很好,被高尔夫球场环绕,我还看到了好多只袋鼠(次日让同事看照片,才发现是wallaby-_-!)从reception 到房间的路上经过了健身房和游泳池,几乎没人,我很开心的换了泳衣,到小小的游泳池游了几百米,还舒舒服服的去按摩浴缸里享受了下。
在Launceston只呆了区区两天,机场-办公室-酒店,三点一线,并没有太深刻的印象,有机会还要再来Tasmania,开着房车或骑行,应该都是不错的选择。
11月3日- 8日 香港,深圳,广州
此次出行非常意外, 也很匆忙,提前两周决定的。
请了假,定了票,便直奔机场了。 先飞到香港,坐丰田商务车到深圳湾,然后换成7座别克商务车到龙华,打车和Yenneh汇合,每每的吃了餐烧烤;然后是两天紧锣密鼓的课程,还抽时间到横岗配了眼镜;课程结束后,直接大巴车到东莞,和小阮聊了聊,又搭乘顺风车来到广州,和毛总见面,沟通各项事宜。周二傍晚坐上广州到香港机场的大巴,晃晃悠悠三个多小时,大概9点到了机场,距离起飞时间还早,我的PP卡发挥了作用,不仅美美的吃了一餐,还在机场舒舒服服的洗了澡。零点开始飞,到墨尔本大概早晨9点多,回到家便开始呼呼大睡。
11月11日-12日 Ballarat
Ballarat是个小城,距离Melbourne大概1小时车程,有著名的金矿遗址和动物园。和同事提前几个月便计划来这里玩,凑来凑去,只有11月中大家都有空。
Mel开车先到我家,然后我们一起到H家接上她,路上还算比较顺利,大概10点就到了预定的Airbnb, 房东就在隔壁住,早早站在门口迎接我们;放下行李,我们先到了金矿遗址(Sovereign Hill),里面大概是十七世纪澳洲的样子,有打铁的铺子,淘金的遗址,拍老照片的地方以及不少华工的茅草屋。据说当年不少华工乘船而来,然后步行到这里,辛苦劳作,慢慢扎下根来。H对老照片很感兴趣,去拍了穿着旧式裙子的黑白照,为了显瘦,特意挑在吃饭前最饿的时候,效果确实很不错;中餐在景区内的快餐厅解决,炒饭、薯条等,非常简单;下午近距离观摩了制作金砖,整个过程金光闪闪,演示的人浑身上下散发着“我很有钱”的气息,非常精彩。 景区内还有旧式的咖啡馆,在同事的盛情推荐下,我们进去品尝了甜腻的蛋糕和咖啡,据说是十七世纪最为流行的下午茶,尽管来澳洲这么久了,对于“嗜甜”这件事,始终没能适应。我们买的联票,出了金矿还能参观博物院,看到不少大块的“狗头金”,还有中国清朝的一些服饰。
小镇上人不多,我们晚上也没出去,点了批萨外卖,在房间里侃大山;次日退了房,我们驱车来到动物园,见到了考拉、蛇等动物,还近距离接触了袋鼠,Emu 和 羊驼(俗称 ‘草泥马’)。袋鼠可能被喂得多了,非常懒惰,基本上都在晒太阳,偶尔追着我们要东西吃;Emu体型巨大,嘴很尖,颇有攻击性;羊驼特别逗,H小心翼翼的拿着东西去喂它,还没到嘴边,它突然打了个大喷嚏,把H吓了一跳,食物全洒在了地上,我们在一旁哈哈大笑。
动物园结束,我们又返回镇上,到了一个著名的面包房,同事们点了甜腻腻的点心,我消受不起,点了个肉饼饱腹。饭后劳模Mel先把H送回家,又到我家,她才回去。
第一次和澳洲本地人出游,短短两天,发现他们非常随意,没什么计划,也不一定要去个景点,基本上是换个地方看书,休息。据同事E说,她在度蜜月期间,在小岛上呆着,不受打扰的看了好几本书,特别幸福!这种简单随性的心态也是我所欠缺的,要学会放轻松,不要事事用力过猛。。。
12月23日 – 12月30日  Melbourne –  Adelaide
12月中,老爸老妈就到了墨尔本,在家稍事休息,便趁着圣诞长假出门玩了。从墨尔本出发,先到大洋路,住宿Warrnambool, Mt Gambier, 然后就直奔Adelaide,呆了三四天,稍事休息,就开始返程,在Mount Barker 和 Ballarat各住了一晚, 便回家啦。

澳村日记(4) – 动物八卦

澳洲面积大约774万平方公里,是中国的80%,人口却只有区区2400万人,也就是个北京的水平吧。地广人稀,动植物们便得以野蛮生长。

12年来时,便见到了蜥蜴、鳄鱼等生猛动物,这次刚来没多久,看电视新闻,就发现一会儿A地某人被鳄鱼咬了,隔两天B地某人被鲨鱼袭击了,心情很复杂的说。

7月初到Hamilton出了次差,就得以见到各种小动物,先是羊,山羊,绵羊,小羊羔,同事H说其叔叔有大农场,她和妹妹小时候就会去骑小羊;在中国非常有名的草泥马,实际是牧羊的羊驼,学名Alpaka,据说他们极不专业,一只或者两只alpaka来牧羊就没有问题,一旦3只聚在一起,他们就忘了羊群,一边儿闲聊起来;沿途还看到了各种牛,与世无争的在牧场里走来走去,Erin便告诉我另一个小八卦,公牛(bull)是无法和平共处的,如果被关在一起,就要打架,但是几头公牛和驴关在一起,就没问题,如果公牛要打架的话,驴就会踢它们!我不禁哈哈大笑,好神奇的动物世界呀。沿途还有马,备受宠爱,下雨天还批了个袍子,以防被淋湿;林地的栅栏上,时常能看到狐狸的尸体挂了整整一排,据说是护林员用来警告其它狐狸的,远远的就让它们知道,此地非请勿入,否则后果自负哦~要不说土澳是片神奇的土地呢,除了袋鼠,还有袋熊,而其粑粑,居然是方形的,立方体!
临离开前,我们还特意到林地里看考拉,整片林地都被砍伐了,中间留了大概三四十片小树丛,大概七八棵一片,每片都有一棵树是考拉的最爱,通常它们会卧在上面,昏昏欲睡,但据同事说,考拉是领地动物,其实蛮凶的,有其它雄性考拉想来这片林子的话,他们会大喊大叫把对方吓走,平时看起来萌软可爱,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凶的考拉,更神奇的是,考拉是除灵长类唯一有指纹的,且和人非常类似,貌似某村的东西曾经丢过,警察发现了指纹,但怎么都找不到罪犯,而罪魁祸首,居然是考拉,不要被他们的蠢萌表象蒙骗了哦!

澳村日记(1) – 扔垃圾

来澳洲也有一段时间了,经历了若干糗事,对这个国家也从陌生、新奇到逐渐熟悉并慢慢适应。
刚来时,很多事情都不清楚,甚至不知道怎么倒垃圾。之前借住在Maggie家的house,所在的council每周四收垃圾,一般周三晚上邻居就把垃圾桶拉到门口,放在临街30公分左右的马路牙子上,次日一早,便有人来收了,之后再拉回自己家。Maggie家很久没有人住,门口有五个放了大半年,臭气熏天的圆桶,一直是我的心腹大患,终于等到周三晚上,我和B吃饱了饭,一起屏住呼吸,费尽力气把五个大桶抬到门口,就等着次日Council的人来收了,我还得意的向同学汇报,“刚把五个桶都搬到门口了!”,然而几分钟后,却得到让人崩溃的消息:厨余垃圾是每周收一次,绿色垃圾和可循环的垃圾是隔周收一次,我要先搞清楚这周四是收可循环垃圾还是绿色垃圾。上Concil网站查了下,果然这周是收可循环垃圾!我们只好又屏住呼吸,把五个大桶抬了回来,等到下周三,才又抬出去…
吃一堑,长一智,后来搬到公司附近的出租屋后,我也先上本地的Concil查了下,了解自己所在区域收垃圾的情况,除了时间和颜色,各个Concil都大同小异,基本上每家有三个垃圾桶,一般是方形的,绿色筒身,各个Concil有不同颜色的盖子,筒上面印有Concil的名字和住户的门牌号。厨余垃圾筒比较小,80L,主要是吃的剩饭剩菜等,每周固定日子来收;绿色垃圾桶,大概240L,主要放数枝,除掉的草,扫得落叶之类的,隔周收一次;可循环垃圾筒,也是240L,放纸张,玻璃瓶,塑料桶等物品,也是隔周收。每个Surburb收垃圾的日子都不一样,到那一天,一早就会有人开着车,走两步,伸出去一个机械手,举起垃圾桶倒入车内,放回去,收回机械手,再往前开,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效率还是蛮高的,也比较干净;每个Concil都有组织学习垃圾分类的课程,可以报名,除了学习分类知识,还能参观垃圾回收站,加深印象。除上述垃圾外,还有些日常用品,比如家具家电等大件,统称为Hard Rubbish,每年固定收两次,据说之前是固定日期,大家都把家里的大件搬到门口,Council会来收,邻居们也经常互通有无,看见隔壁有自己可以用的东西,就直接搬回家了,真正做到了“循环”;现在改成了预约制,每年有两次免费收大件用品的机会,需要提前和Council预约,把东西放门口,就有专人来取了,如果超过两次,就需要付费了。
和中国很大不同的是,除了景点、商场、车站等公共区域,澳洲的街道几乎没有垃圾桶,也极少有人乱丢垃圾,很少看到清洁工,街道依然整洁;办公室里,也是同样的分类制度,三个不同的垃圾桶,同事们都自觉分类。虽然没有日本严格,比起国内的垃圾分类而言,已是进步不少了。

房车澳洲行(15)- 墨尔本&悉尼

1021 – 1025 墨尔本 & 悉尼

21号晚上,我由Uluru先飞到悉尼,又飞到墨尔本;Maggie夫妇来接我,直接到他们家,见到了Maggie的大儿子卡卡,彼时才2个多月,胖嘟嘟的小脸,很是可爱。他们家里还养了两条狗,一大一小,训练有素,每天在院子里找球,不禁让人想起王富贵,好简单快乐的生活。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125

次日,Maggie带我到墨尔本大学逛了下,校园里正在举办音乐会之类的活动,很多学生排着长队拿烤肠,Maggie讲澳洲人食物非常着实,经常是烤肠,烤肉之类的;中午去了一间以法拉利为特色的皮萨店,店内有好多舒米的照片,衣服等,非常亲切,虽然很久没有关注F1,但这个少年时的第一个偶像,对我影响还是很大的。

在Maggie家呆了两天,我便要去悉尼,出发的那天,我本来要自己去,Maggie想我远道而来,还是要送我去一下,便提前五个小时出发了,结果墨尔本的公共交通之差,我们又很崩溃碰到列车停运了一班,只能等下一班车次,然后一路狂奔到机场,行李已经不让托运了,于是我拿了个背包留给Maggie,剩下的箱子自己拿着上了飞机,还算比较幸运。待我已然飞到了悉尼,Maggie居然还在回家的路上…

我坐地铁到住的地方,圆拱形的地下道,很像哈利波特的国王月台;悉尼很大,高楼,行人,熙熙攘攘,行色匆匆;街角有小小的花园。我步行到悉尼歌剧院,正巧碰上一艘邮轮出海,笛声长鸣,游客站在甲板上,向岸上的人挥手告别,虽然不认识,我也向他们挥挥手,祝旅途愉快,或许一百年前,泰坦尼克也是这样出行的。邮轮旁,还有水上出租车,黄色的小船,非常可爱;歌剧院很多户外咖啡厅,也有些简餐,大家坐在外面,有鸽子飞来飞去,吃一些面包屑。夜幕渐渐降临,码头边的楼也亮起了灯,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带来无形的压力。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130

次日,我又到悉尼的唐人街转了下,见到了著名的“四海一家”的牌匾,唐人街很多华人开的店,我也顺势买了些特产,绵羊油啊,羊毛被之类的。

墨尔本和悉尼一共算呆了4个整天,惊鸿一瞥,并无太深的印象,很久后又去过新西兰的惠灵顿,也让我想起这两个城市,阳光灿烂,大风,高楼,面色匆忙的行人。很难让人有归属感,我还是不喜欢这种人多的城市。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132

房车澳洲行 (14) – 巨大的石头!

1019 – 1021 Kings Canyon – Ayers Rock
在布里斯班的时候,一个美国姑娘就告诉我,一定要参加Alice Springs的徒步旅行团,非常有趣;我一直心心念惦记着这个团。非常幸运的是,我们刚到Alice Springs,就得知第二天的团还有空位,于是迅速预定了三个位置。

19日一早,5点多,我们就醒了,迅速洗漱完毕,旅行社的小车就来接了,大家集合后,便出发了,我们乘坐的是一个类似iveco的小巴士,大概有十几个团员,现做了自我介绍,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韩国,英国,当然还有中国人,真是各色人都有。我们的导游是两个帅帅的澳洲小伙,小麦色的皮肤,身形矫健。据说他们每周都要带团徒步一到两次,工作的同时也能锻炼身体。我很是羡慕,这工作可以认识各种人,锻炼身体,呼吸新鲜空气,领略大自然的美景,多好啊!

1019 Kings Canyon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111

第一站是Kings Canyon,在Alice Springs和Uluru之间,约四小时车程;澳大利亚有Red Center之称,Kings Canyon便是其中的一部分。算是个巨大的地质公园,据说有600多种珍稀物种生活在这里;公园有设计好的步道,全程5.5公里,由于是山路,需大概3.5小时,我们就沿着步道,跟着导游走;帅导游很活泼,知识渊博,给我们讲了很多地理历史知识,也不厌其烦的解答各种问题。印象深刻的是徒步途中,来到了一个水潭,在我看来,就是个脏乎乎的水池子,可导游的溢美之词简直让人认为这是全球风景最好的游泳池了。话音未落,导游便脱了衣服,扑通一声跳进去游泳了,不少老外也有样学样,纷纷跳进去。。。Cathy和我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比不得老外生猛啊!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18

从Kings Canyon出来,天色渐晚,我们准备向露营地进发,先在路边停了一会儿,搜集柴火,男士们很主动,找一些大树枝回来放在车上,我们就跟着捡一些枝条,大家正干的热火朝天,突然发现三个德国小姑娘(20岁左右)抗了一棵树回来!看着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干起活来毫不逊色,不愧是日耳曼民族啊!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23

收拾好柴火,很快到了“露营地”,说起来是营地,其实是middle of nowhere,荒树林里搭了个棚子,大家把柴火架起来,做成篝火堆,导游从车上拿出锅开始做饭,大家纷纷帮忙洗菜,削萝卜土豆,准备做墨西哥饭;导游不知道从哪里拿了只袋鼠的尾巴,在火里烤了,用小刀切成一片一片给大家吃,几经犹豫,我还是鼓起勇气尝了一口,不得不说,非常难吃,我嚼了几口,便吐掉了。。。

大家围着篝火聊天,唱歌,表演节目,夜深了,便打开Swag休息;在Golden Coast便听说过Swag,感觉是非常舒适的样子,真正躺进去才知道,啊,原来这么薄,这么脏,还很潮湿。。。我穿上长袖的睡衣睡裤,又套上自己的睡袋,戴上眼罩,塞上耳塞,全副武装钻进Swag,准备睡觉,没多久,居然下雨了!我们是露天睡觉,大家赶忙起来,把Swag放到棚子下面,又收拾了半天,才沉沉睡去。

1020 Wind Valley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25

20号早上六点,我们便匆匆忙忙起床了,在丛林里看了日出,然后到Ayers Rock Resort Check In,终于可以洗澡了,感觉自己要臭了都;洗完澡,便来到了Wind Valley徒步,见到了巨大的蜥蜴,导游说它一直在这里,与世无争的看着大家走来走去;导游一直提醒大家,野生动物比较多,一定要走大路大路,不能从草丛里穿;结果回程时,看到一个五六十岁的外国老太太,笑容满面的从草丛直穿过来,Carl问她为什么从草丛里走,老太太开心的说“It’s the shortcut!”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26
在Wind Valley徒步完,我们来到游泳池再次洗浴,并吃了卷饼作为午餐;下午直接出发到此行的重点,Ayers Rock!导游介绍了下岩画的情况,让我们完成了Mala Walk,接着就来到远一点的地方,等着看日落。旁边,有一些人抬了桌子,铺上洁白的桌布,高脚酒杯,红酒,西餐…我们艳羡的看着,不久,来了几辆豪华大巴,一些年长的日本人走了下来,开始日落下的晚餐;我们也随即开始晚餐,导游亲自制作的马来西亚肉酱面,可惜Carl不吃辣的食物,无奈只能给他找了点零食。

天气并不好,看完日落,我们便回到住处,洗漱后准备休息,虽然是在Resort,我们依然住在露天的棚子下,我很惊恐的发现了一只虫子,鼓起勇气拍了下,然后又全副武装钻入Swag内入睡。这次大家都学精了,没有人在露天休息,全部把Swag摆在棚子下面,十几个人挤在一起,还是蛮有趣的。

1021 Ayers Rock

21号4点45,我们就起床了,洗漱完毕,5点钟出发,来到昨天看日落的地方来看日出。边等待日出,边吃早餐。我们运气不算好,天空有点雾蒙蒙的,日出看得并不清晰,大家正在搜寻,太阳就突然出现了,显然,我们已经错过了观看日出的最佳时机,我只能想着,留点遗憾,下次再来吧。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118

6点多,我们来到Ayers Rock山脚下,开始10公里之久的Base Walk,Cathy和Carl放弃了,留在原地等我们;而我向来擅长走路,便边走边拍照,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第一名。8点多,需要乘飞机的游客集结起来,坐车到了Pioneer Resort,等待到机场的巴士。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122

Ayers Rock的机场非常小,Carl是Virgin的金卡会员,所以带着Cathy先行Check-In,然后我们在里面会合。飞机也很小,巧的是,在我旁边的也是我们的团员,她飞到悉尼,我们聊了一阵子,得知她是自己来旅行,也算是放个假,回去要好好做做指甲和美容,这几天还是蛮辛苦的。

到悉尼后,Carl和Cathy和我告别后,便走了,而我要继续下一程,到墨尔本,和Maggie会合。此行的探险之旅算是结束了,接下来便是轻松愉快的城市旅行了。

房车澳洲行 (13) – Central Australia

1017-1018 Devil’s Marbles – Tropic of Capricorn – Alice Springs

从Kakadu公园出来后,我们便开始向Alice Springs进发。沿着Stuart Highway一路向南,先到了Gram的姐姐强烈推荐的Katherine Gorge,和国内的三峡大坝有点像,区别就是人少很多;我们见到了一群讲中文的学生,听口音是台湾人,刚刚划过皮划艇,我们本来也想尝试下,不巧的是刚刚错过了时间,只能等到次日,无奈只能放弃;在Katherine Gorge的停车场,看到了一辆非常可爱的车,涂装特别。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94
到了熟悉的Three Ways,继续向南,不远就到了Devil’s Marbles Conservation Reserve,在苍茫的戈壁滩中,突然出现一堆大石头,除了陨石撞地球,恐怕很难解释这些石头的来历,西方人称之为魔鬼的弹珠,看来在他们的观念里,魔鬼还是很爱玩的。我们先是开过了这里,后来又折返回来,照了很多照片,才继续向前。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103
下午是Carl在开车,突然一声巨响,车子歪歪扭扭的冲了一阵,便停了下来,右前轮爆胎了!我和Cathy手足无措,第一反应是打救援电话,Carl则从后备箱里拿出了工具,吭哧吭哧的干活了。下午两点钟,在南回归线附近,太阳非常烈,感觉人都要烤化了,我们建议还是打租车公司电话求救,我们买了完整的保险,道路救援完全免费的。Carl则一脸严肃“I am an English man!”, 一幅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我很受感动,这或许就是英国人所受的绅士教育吧,有时可能会让人觉得傲慢,但关键时刻,他们的风度也体现在能自己动手完成工作上面。Carl很快就换好了胎,我们也便继续前行。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97

往南不久,就到了南回归线,南纬23.5度;当年英国人来这里修铁路的时候,专门修建了纪念碑,我们也不能免俗,特意去拍了照。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104

路上收到了邮件,说我们的飞机要改变起飞时间,如果接受,请回复XXX;之前我们曾想过推迟一天飞行,可因为定的是特价机票,Virgin要收取高额改期费用。这下可好,我心下大喜,终于有理由改期了;于是马上给Virgin航空电话,说我们不能接受提前起飞15分钟,要求更改时间,推迟一天。Carl开玩笑的说“Oh, You can’t do this, Virgin is my friend”, 我答到“Virgin is not my friend”,顺利的改签了机票。

下午就到了Alice Springs市区,我们先加了油,然后到了预定的住宿的地方,把行李放下来,再去还车;Carl一本正经的说,出发时他观察了下,车子并不是完全满油的,所以我们也要先加油,开一阵子再去还车…英国人的较真可见一斑,为此我们还去了一趟超市,买了很多游泳池用品,Carl家里的泳池终于可以彻底清洁了;我们还车时已经下午了,他们大致看了下,就让我们签字推车了,Carl的信用卡担保还在,要确定车子没问题,才能退回来。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106

退完车,我们就在街边找了个旅行社,报了三天的旅行;接着到夜市逛了下,这边很多这种街市,一般是一周中的某个晚上,大家就拉着家伙事来了,吃的喝的,还有各种小东西,我们分开行动,Cathy逛珠宝,我看明信片书籍等东西,Carl则选择了个简易纹身,居然还是中国字。他希望自己是 genius and master,于是人家就给他纹了个 “才主”…让人啼笑皆非

对来自深圳的我而言,Alice Springs是个很小的城市,我们在这里也是匆匆一瞥,没有特别的印象,总体感觉比较节奏还是比较慢,可能游客比较多的缘故,这里稍显嘈杂。几年后,我偶然看到一个电影,Tracks,讲的就是发生在1977年发生在Alice Springs的故事,虽然间隔了很多年,还是能依稀辨认出来,广袤的戈壁,长长的铁路,蓝天,闷热的午后…这就是Alice Springs给我的印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