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

从学生时代至今,参加过各种培训、会议、论坛,主题多是技术、安全甚至反腐倡廉类,参加沟通和睡眠培训已经觉得很新鲜了,但就像那句话讲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e,上个月参加的论坛算是迄今为止我参加过的最有趣的了。

7月下旬,托公司的福,在墨尔本参加了为期两天的澳洲女性领导力论坛;坦白讲,去之前,我是毫无期待的,可能和成长环境有关,打小,我就对各种运动不感兴趣,女权也好,民主也罢,在潜意识里,这是一件与我无关的事情,但公司既然组织,就当作参加集体活动了。

仅仅两天后,我的想法便完全改变了,我开始认真思考身为女性,面对职场和生活中的种种不平等,自己是不是也有义务去做点什么?也开始反思自己的一些观点,是不是有商榷的空间,我所以为的正确,或许只是教育、经历的结果,而换一个角度来看,或许就有不一样的观点。

印象最深的几点:

  • 大家很真诚的关心这个事情

年轻的时候,我应该也算热血青年,十几岁便到山区做环保教育,后来还深入震后灾区去采访NGO,但身为务实的中国人,这腔热血并没有持续太久,工作步入正轨后,生活也越发现实,我便与类似活动渐行渐远;但即便在最热血的青春岁月,对‘女权’,我也是打心眼里不相信的,跟‘改革’类似,好像一个虚幻遥远的口号,看都看不清楚。

但参会的那两天,整个论坛的近300人与会者和嘉宾(大部分为女性,有部分男嘉宾和参会者),从普通员工到500强CEO,每个人都在从各种角度,认认真真的讨论女性在社会中遇到的问题,怎么能改变,我能做什么?人可能真的是环境动物,在这种情境下,我也不由自主的觉得自己并不能置身事外,而是其中的一分子。

  • Step out your comfort zone

很早就明白,面前有两条路的时候,尽量选难走的那一条。道理都懂,但做起来真的很不容易,一不小心,就蹉跎掉了;日常的琐碎生活很容易淹没所有雄心壮志,疲累不堪,回家只想“葛优瘫”,就别提选难走的路了。

按照统计,女性在初级职位上占数量与男性差不多,甚至更高一些,但越往上走,比例越小,这意味着与男性相比,女性想要升职加薪,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加之不少身为人母,很容易便牺牲事业,回归家庭,看起来是对家庭最“经济”的选择,但从长远来看,这种现象的持续只会让女性在职场上举步维艰;再难,也要去做去争取,不仅仅是为自己,也是为后来的所有女性工作者们。

  • It’s Okay to be vulnerable

我们一直认为,在职场中要摒弃一切情绪,表示自己的专业性;一位嘉宾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她经历父亲去世、尝试试管婴儿数年都未成功,她未向同事吐露半句,独自承受一切压力。时隔多年再来看,她认为自己当初的想法很愚蠢,这种所谓的“专业”也是一种不信任,不相信每天和自己相处8个小时的同事们会关心自己的生活,或者提供帮助。

成长于竞争激烈的中国的我也常被教育,在工作中要多留个心眼,工作中交不到朋友;现在来看,未免有些小气。其实和同事的关系,更应该是队友,一起把事情做好,把蛋糕做大,而不是彼此提防。人都是很敏感的,我对别人设防,别人总会感觉到,也会对我设防,造成完全没有必要的隔阂。而相较于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工作机器,大家更喜欢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真诚的力量是难以估量的。

  • Take risks

调查显示,在申请工作时,假如有十条要求,男性满足60%便会投出简历,但女性通常要确保100%符合要求才会有所行动,假设两个人同样都满足60%,女性根本不会申请,那么最后得到工作的人,肯定不会是没有申请的人;背后的因素可能是不够自信,也可能是不想冒险,求安稳。

我的性格中有折腾的部分,但通常是做好充分的准备后胸有成竹的行动,对风险的厌恶使我丧失不少机会;趁自己还不太老,要努力客服这一点,不然一辈子都生活在自己规划的道路里,也颇有些无聊。

是为记。

perfectly imperfect

Image result for perfectly imperfect
在家休息了9天,几乎忘记英语怎么说了~~
周一早上到办公室,受到同事们热烈欢迎,H热情向我介绍上周发生的事情,最重要的是Mel过生日了,她特意跑去纹身店,在小臂上又纹了一个新的图案,并不大,很绚丽的花绕着一行字。
“哇,那是什么字?”我问到
 “Perfectly Imperfect” Mel抬头,略有些骄傲的回答。
“Perfectly Imperfect”仿佛为了加深理解,我不由得重复了一遍。

在那一瞬间,我就喜欢上了这句话。
来澳洲两年多,感慨最深的是,澳洲人比较开心,人人长着一张没受过欺负的脸,他们常常会肆无忌惮的大笑,积极表达自己的意见,接纳自己的一切优缺点;或许和同龄的中国人相比,他们房子太小,车子很破,存款不够多,但与生俱来的安全感,很是让人羡慕。
年初看《圆桌派》,讨论中外教育区别,许子东说,中国教育出来的孩子,成功率比较高,通常事业有成,但很难享受生活,直白一些,就是不快乐,当时听到这句话,便很认同。
人到中年,也开始反思人生,我发现自己最大的问题是,很难无忧无虑的享受生活;在别人眼里,我的生活可能已经不错了,但自己总是不满意,觉得可以更好。设定一个个目标,达成后,能有小小的愉悦感,但马上就会有更多更紧迫的目标,似乎一直都在紧张的生活之中。
之前跟空姐聊天,她讲了一个词“认怂”,之所以纠结,是觉得自己可以,可是没做到;但实际情况可能是,本来就不可以。认怂之后的人生,会广阔很多。
读了那么多书,懂得了许多道理,如果不理清思路,还是过不好这一生的。人到中年,身体、心态、境况都不一样, 要学会承认并接纳自己的不完美,做到”Perfectly Imperfect”,珍惜现有的,努力去过好每一天吧。

偷得浮生九日闲

人到中年,压力山大。

近期状态一直不好,精神萎靡,睡眠也差…终于不堪忍受,趁着女王生日假期又连请4天假,加上周末连成9天,没有任何安排,睡到自然醒,吃了饭,看看片儿或溜达出去逛逛。

工作后虽然一直有休假,但通常都会出游,安排行程,预定食宿交通已够繁琐,在陌生的环境中体验不同的风景,也容易造成信息过载,通常一个假期下来,比上班还累。

整整九天,几乎无所事事,竟有些无所适从,上一次这么久没有事情做,应该还是高三暑假吧,高考完毕,除了整日和Ru打乒乓球,便再无安排。之后便辛苦读书工作旅行,一晃十七年,几乎不曾停下脚步,终于觉得累了;而人到中年,总是惶恐,觉得曾经无限人生的可能在一点点消失,慢慢殆尽,希望努力抓住一点,再一点。

很高兴能暂别忙碌的生活,这样休息几天,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继续我的中年生活。

足迹2017

2017年是来澳洲的第二年,生活逐渐熟悉,也开始出游。
1月 Perth, Albany
此行是公差,和E,H一起飞了整整四个小时,来到了东八区的Perth,和大猫本差了两个小时,似乎平白无故多了俩小时,很奇妙的感觉;到Perth行程并没有结束,我们要赶到T4接着换乘Regional Express的小飞机,约十几排,每排三个座位,全程在云下飞,可以比较清楚的看到地面的景物,新鲜也有些害怕,好在时间不长,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同事很热情,A到机场接了我们,到办公室晃了一圈,就带着我们到每个海滩都去逛了逛,还参观了一些景点,Albany是个林业小镇,人不多,海滩很美,海更漂亮,我们不时惊艳于接连不断的美景。除了参观景点,同事还带我们到林地,让我有机会看到了广袤无际的土地和各式各样巨大的机械,还和操纵这些机械的人短暂沟通,知道很多新鲜事。
16年年会时曾和同事B坐一桌,闲谈间得知他是个枪支爱好者,有十几支枪,我表示羡慕和震惊;到Albany后,B主动提出带我去打枪,如此好的机会,怎能放弃,欣然答应,便趁着午休时间来到当地的射击俱乐部,B带了十几支枪,有大有小,人生第一次摸枪,兴奋中有些忐忑,好在B是个耐心老师,非常认真的教我们使用。自我感觉有支架的会好很多,架在胳膊上,后座力被肩膀吸收,通常能打进8环,偶尔10环;而手持的难度系数就直线上升,我尽力去瞄准,但瞬间的爆发力会影响之前的路线,总是不能打进8环,有时还会脱靶。短短的一个小时,我们尝试了各种枪,把靶子上的小狐狸打的乱七八糟,大家都很兴奋,还捡了弹壳留作纪念。
算上交通时间,我们在Albany呆了五天,时间并不久,节目很多,印象深刻。
4月 悉尼,深圳,中山,荆州,恩施,长阳,秭归
4月复活节假期加上年假,休了20多天假。
先乘火车到悉尼,首次体验了澳洲的火车,跟国内的高铁类似,也分一等座、二等座,座位间距不一样;速度很慢,几乎每站都停靠,也有机会在夜幕下看看澳洲的小镇。次日一早,便到了悉尼火车站,买了当地交通卡,到歌剧院附近的Holiday Inn入住。
这是我第二次来悉尼,终于有时间去景点溜达溜达;逛了动物园,还和考拉亲密合影;到市中心的旋转餐厅品尝了自助午餐,并欣赏无敌海景;到人头攒动的渔夫市场逛了逛,买了新鲜的海鲜来吃;还意外的在酒店屋顶看到了歌剧院的烟花,大饱眼福。悉尼确实是非常有魅力的城市,可能和水多不无关系,还有悉尼歌剧院、海港大桥等地标性建筑。
匆匆三天,4月17日一早,我们便一早到了飞机场,这才发现,悉尼机场距离市中心好近,似乎不到30分钟就到了;深航刚开通不久悉尼到深圳的直航,我们便赶上了,在飞机上看了几个电影,昏昏沉沉睡了几小觉,下午四五点钟的样子,便到了深圳。 一下飞机,一股热量扑面袭来,深圳的热情果然不容小觑。在机场租了神州的车子,直接自驾到大运,吃了一碗着实的桂林米粉,心满意足地睡去。深圳几天匆匆忙忙,办各种手续,见各个朋友,还抽空跑到中山一趟办了些事情,嘴也没闲着,火锅,烧烤,粤菜吃了不少。22日,开车到机场,还车后便乘机回家。
到郑州的次日,碰巧是周日,和姥姥家约三十口人一起吃了个饭,集中见了各路亲戚,小孩子明显多了,一天天长大;在郑州理了发,品尝了心心念念的炒凉粉,和Maggie匆忙见了一下,后来还去拜访了之前大学数学建模队的王老师,很久未见,王老师神采依然,颇让人欣慰。
25日,开始了计划已久的家庭自驾游;我们一早出了城,一路开到荆州,在淅沥的细雨中逛了下古城和荆州博物馆,重温了三国英雄们的豪情;晚餐是小龙虾和烤鱼,香辣鲜爽,吃的不亦乐乎;26日我们先到了恩施,简单的午餐后,游览了恩施土司城,老妈兴致勃勃地租了套土家族服装,穿上绕着土司城走了一大圈,拍了不少照片。五点钟,我们又继续向前,沿着绵延的山路开到了恩施大峡谷附近的女儿寨酒店,初夏天黑得晚,我们到时依然光亮,在女儿寨吃了点快餐,便养精蓄锐准备次日的大峡谷之旅。大峡谷是5A级景区,山川秀美,我们先去了云龙地缝,沿着布满青苔的小路走到缝底,抬头望去,天只有短短的一线,不禁感慨人的渺小;坐缆车上到半山腰便开始步行,很久没爬山,有机会重回大自然,欣赏山川之雄奇壮美,感觉父母都年轻了许多。下山时是乘坐电梯,大约有八九台步梯,来回折返,仅电梯就做了半个多小时。 到酒店洗漱后,我们到旁边的餐厅继续吃烤鱼,据说是清江抓的鱼,鲜美异常。次日清晨,便沿着山路继续前行,到了大水井景区,这里非常接地气,景区被菜地包围,绿油油的,还有当地人在此劳作,院子很大,后院有很高的院墙,做为防卫,一大家子数百口人生活在一起,应该还是很压抑的。景区出来,我们便向长阳开去,有数百公里,中间还走错了一段路,9点多才到清江画廊门口,旅店老板坐车来接上爸妈到岛上住宿,适逢五一旺季,只有一间房,我只得开到镇上又找了地方住下。29日,在小镇上吃了早餐,开车到清江画廊,取了门票便坐船出发了,“八百里清江美如画,三百里画廊在长阳”,从小在水边长大,对水一直有着莫名的亲切感,天气晴好,江水碧绿,微风拂面,颇有“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惬意,下午结束了游览,到附近的巴人寨点了柴火焖出来的洋芋饭和鸭嘴鱼,大快朵颐后一路前行,到了秭归。秭归是屈原的故乡,地方不大,名气不小,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并没有去参观屈原故居,入住后,简单吃了晚餐,在附近逛了逛,发现夜生活非常发达,整条街都是夜市,各种火锅烧烤,非常红火。次日我们便到了三峡大坝,由于去的比较早,还有停车位。在游客中心换完票,就上了大巴车,直接拉到景点参观。人真的好多,尤其是五六十岁的中老年团,他们辛苦了一辈子,终于退休了,可以到处逛逛,虽然有时显得吵闹拥挤,还是很欣慰的。
5月 Launceston 
5月7日22点多落地墨尔本,8日到办公室上了一天班,9日便搭乘早班机来到了Launceston,公司在Tasmania的办公室所在地;机场非常小,我们落地几分钟后,行李就跟着出来了,区域经理Steve也已到达,直接把我们接到了办公室。
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培训,和H一起为新同事讲解公司的数据结构及GIS相关工具等,并无难度,所以很轻松;下班后,到酒店天已经黑了,长途旅行的疲惫终于袭来,定了酒店的送餐,吃完后到外面转了下,酒店环境很好,被高尔夫球场环绕,我还看到了好多只袋鼠(次日让同事看照片,才发现是wallaby-_-!)从reception 到房间的路上经过了健身房和游泳池,几乎没人,我很开心的换了泳衣,到小小的游泳池游了几百米,还舒舒服服的去按摩浴缸里享受了下。
在Launceston只呆了区区两天,机场-办公室-酒店,三点一线,并没有太深刻的印象,有机会还要再来Tasmania,开着房车或骑行,应该都是不错的选择。
11月3日- 8日 香港,深圳,广州
此次出行非常意外, 也很匆忙,提前两周决定的。
请了假,定了票,便直奔机场了。 先飞到香港,坐丰田商务车到深圳湾,然后换成7座别克商务车到龙华,打车和Yenneh汇合,每每的吃了餐烧烤;然后是两天紧锣密鼓的课程,还抽时间到横岗配了眼镜;课程结束后,直接大巴车到东莞,和小阮聊了聊,又搭乘顺风车来到广州,和毛总见面,沟通各项事宜。周二傍晚坐上广州到香港机场的大巴,晃晃悠悠三个多小时,大概9点到了机场,距离起飞时间还早,我的PP卡发挥了作用,不仅美美的吃了一餐,还在机场舒舒服服的洗了澡。零点开始飞,到墨尔本大概早晨9点多,回到家便开始呼呼大睡。
11月11日-12日 Ballarat
Ballarat是个小城,距离Melbourne大概1小时车程,有著名的金矿遗址和动物园。和同事提前几个月便计划来这里玩,凑来凑去,只有11月中大家都有空。
Mel开车先到我家,然后我们一起到H家接上她,路上还算比较顺利,大概10点就到了预定的Airbnb, 房东就在隔壁住,早早站在门口迎接我们;放下行李,我们先到了金矿遗址(Sovereign Hill),里面大概是十七世纪澳洲的样子,有打铁的铺子,淘金的遗址,拍老照片的地方以及不少华工的茅草屋。据说当年不少华工乘船而来,然后步行到这里,辛苦劳作,慢慢扎下根来。H对老照片很感兴趣,去拍了穿着旧式裙子的黑白照,为了显瘦,特意挑在吃饭前最饿的时候,效果确实很不错;中餐在景区内的快餐厅解决,炒饭、薯条等,非常简单;下午近距离观摩了制作金砖,整个过程金光闪闪,演示的人浑身上下散发着“我很有钱”的气息,非常精彩。 景区内还有旧式的咖啡馆,在同事的盛情推荐下,我们进去品尝了甜腻的蛋糕和咖啡,据说是十七世纪最为流行的下午茶,尽管来澳洲这么久了,对于“嗜甜”这件事,始终没能适应。我们买的联票,出了金矿还能参观博物院,看到不少大块的“狗头金”,还有中国清朝的一些服饰。
小镇上人不多,我们晚上也没出去,点了批萨外卖,在房间里侃大山;次日退了房,我们驱车来到动物园,见到了考拉、蛇等动物,还近距离接触了袋鼠,Emu 和 羊驼(俗称 ‘草泥马’)。袋鼠可能被喂得多了,非常懒惰,基本上都在晒太阳,偶尔追着我们要东西吃;Emu体型巨大,嘴很尖,颇有攻击性;羊驼特别逗,H小心翼翼的拿着东西去喂它,还没到嘴边,它突然打了个大喷嚏,把H吓了一跳,食物全洒在了地上,我们在一旁哈哈大笑。
动物园结束,我们又返回镇上,到了一个著名的面包房,同事们点了甜腻腻的点心,我消受不起,点了个肉饼饱腹。饭后劳模Mel先把H送回家,又到我家,她才回去。
第一次和澳洲本地人出游,短短两天,发现他们非常随意,没什么计划,也不一定要去个景点,基本上是换个地方看书,休息。据同事E说,她在度蜜月期间,在小岛上呆着,不受打扰的看了好几本书,特别幸福!这种简单随性的心态也是我所欠缺的,要学会放轻松,不要事事用力过猛。。。
12月23日 – 12月30日  Melbourne –  Adelaide
12月中,老爸老妈就到了墨尔本,在家稍事休息,便趁着圣诞长假出门玩了。从墨尔本出发,先到大洋路,住宿Warrnambool, Mt Gambier, 然后就直奔Adelaide,呆了三四天,稍事休息,就开始返程,在Mount Barker 和 Ballarat各住了一晚, 便回家啦。

我的语言学习之路

这几天在看李光耀的书 《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他详细讲了如何在新加坡花费数十年的时间推广英文和汉语教育,以及自己及孩子学习各种语言的经验体会,不禁让我想起了自己的语言学习经历。

我最早接触的应该是方言,父母亲戚在家里一直讲河南话,这种情况持续到我6岁,进了学前班才有所改变;上世纪80年代末,推广普通话运动已经轰轰烈烈开展了,我也开始学习汉字拼音和普通话,认字后就开始看书,常常在图书馆呆整个周末,各种杂书,来者不拒,现在想来,好处是养成了阅读习惯,看到字就不由自主的去看,说明书都不例外;遗憾的读书太杂乱,不成体系,好像什么都知道一点,又都不全面。

第一次接触英文,是小学六年级的暑假,那时已经确定能上外国语中学,心态非常轻松,还报了班去学习电脑,练习整整一个暑假的五笔字型;准备去面试前,才跟已经上初一的姐姐学了下26个英文字母。 好在学校是以外语为特色,我们的英语小班只有十余人,老师能够照顾的到,除了普通的教程,另外学习了<Look, Listen and Learn>,整个中学貌似都在背课文;中文的学习增加了很多古文,同时在语文老师的要求下,开始写日记,训练表达,阅读的范围也扩大了,开始读各种大部头的中文书和翻译的外文名著,看得津津有味。除中英文外,我还在初二开始学习日语,花了整个暑假跟班上课,后来还跟着日本来的外教学习了近一年时间,后来也断断续续练习了几年,但最终没有应用环境,也没有动力去使用,还是放弃了。

自主有意识的学习英文是在大学,耐着性子,去听写新闻,背新概念课文以及找人练习口语,由于始终在国内,我很少有机会能应用英文,只能不断的输入,但也局限于单词,句子及报刊文章,对文化、历史及价值观的极少了解。大学里没有语文课,课堂的中文教学正式结束,我开始对社会学感兴趣,时常埋头在图书馆看费孝通的书,写一些日记,并于2004年愚人节开始了自己的Blog生涯,算是仅有的中文训练。

读研期间开始各种英文考试,GRE,托福、雅思全部刷了一遍,单词量增大不少,作文也一遍遍的写,为了考试,也很下了一番功夫来读外文书;后来在必和必拓实习,虽然是北京办公室,但邮件及会议全部是英文, 办公室也有几个外国面孔,聊天偶尔也会使用英文, 算是终于有机会输出了,得到些锻炼。此时的中文阅读开始越发杂乱,开始看当代作家的书,而且终于发现了互联网,开始在互联网看帖子以及各类人的博客,尽管没有外在动力,我还是也在Blog上坚持写,记录点滴心情。由于舒马赫的缘故,我还花了一年时间选修德语,尽管期待很美好,现实却是蛮残酷的,花了一年,只得了70多分的成绩,而最终,并没有机会使用这门语言,学到的东西也抛之脑后。

毕业后在外企工作两年,并没有主动去学习英文,但日常工作能用的到,也能从同事的语言、邮件中去模仿,虽没什么大的提升,但还算可以保持。后来到深圳,进入了体制内,更没有机会使用英文, 好在和之前的保持联系,不至于忘记,也花了些时间去准备翻译考试,算是中英文的一种交融。大约是从那时开始,中文的阅读和文字输出就越来越少了,总耐不住性子去读书,写字。

前年正式来到澳洲,工作生活都在全英文环境,工作内容非常熟悉,沟通几乎没有问题,还能用英文做培训,写教程;但生活语言就欠缺很多,尤其对背景知识,文化、历史及价值观缺乏了解,造成许多沟通障碍,总会觉得词不达意,或者被人误会。而此时的中文输入,虽然并不少,但质量堪忧,大都来自于影视剧,网络综合节目及和朋友沟通,看书的时间越来越少,文字输出也几乎停滞,很是可惜。

反思自己这么多年学习语言的历程,最大的教训是要专心致志。 正如李光耀所言,人的精力、能力都是有限的,除非做语言研究,其它术业有专攻的人想掌握好两门语言已经不易,更遑论三门甚至四门语言。所以我在初中去学习日语和研究生学习德语的两段经历都是败笔,所花费的时间精力几乎都是沉没成本;中文是我的母语,能引起我的情感共鸣,书写汉字能让我心情平静,也能带来力量,但我受互联网及影视的影响太大,停止了文字的系统性输入和持续输出,表达能力在不断下降,需要引起重视; 英文是目前的工作语言,日常沟通尚可,但基础不牢固,只能说识字,无法输出漂亮的英文,要补充文化背景知识以及进行系统性的表达训练。

漫漫人生路,很多道理,要亲自走几十年,才能领悟出来,所幸,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矣。

人生四象限

最近一直看到这张图,说人生可以分为如上四个象限,指标分别是勤奋(要命)和要脸与否,有时候竟然觉得有些道理。

或许是教育的问题,中国人讲究含蓄内敛,不张扬,这也就造成了华人在政界的弱势,以及在许多工作场合吃闷亏。相比较而言,白人以及部分印度人在这方面就好很多,能说会道也是本领呀。到哪里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吧,总算也见到了自信心爆棚和及其懒惰的人。

有时候很羡慕他们能如此心安理得,工作做的如此糟糕还若无其事;可能是我的完美主义作祟,总是觉得还可以更好,再好一些,很难发自内心的去庆祝小小的胜利,也许很多东西在别人看来早已可以庆祝了,而我却硬生生的托了一个又一个月。

Sigh, 澳洲人还是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的,比如下班就switch off,天大的工作也没有自己的生活重要,和中国的朝九晚九的拼命三郎中和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