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隆剃刀

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是两年前,彼时我和A同时被另一个同事折磨,觉得不可思议,难免心生怨怼;然而,某日和A午餐,聊起来这个事情,她便告诉了这个著名的剃刀给我:Never attribute to malice that which can be adequately explained by stupidity – 如果一件事情可以被愚蠢解释,那么请不要将之归咎于恶意。

初次听到颇有醍醐灌顶之感,成长于人口众多且以精明著称的大国,从小就被教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有时便会恶意揣度,常常无法心平气和的面对生活中的日常争端,而这种感觉通常会传染,进入恶性循环,于是关系便不可收拾;刚来澳洲工作时,遇到些情况,也会马上提高警惕,搞得自己很紧张,也会影响到同事,大多数时间,都会发现是自己想多了。于是变得不紧不慢,心平气和,可能从效率而言,并不是那么高效,但确实快乐不少。
来澳洲工作,并不仅仅是生活环境的变化,更多的是思维方式的转变,本地人有些做法在高效的中国人看来简直‘傻的冒泡’,从个体来看可能确实如此,但从整个公司、国家的角度来看,这种‘冒傻气’的做法维护了‘公平和正义’,才是对每个个体的尊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