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村日记 (7) – 再谈效率

这几天申请一个课程,需要认证读书时的学历学位证书和成绩单,听起来蛮麻烦,做起来异常简单;这边很多人都可以认证文件,牙医、警察、邮局工作人员、会计等等,恰巧公司HR也是CPA,顺便就认证了下,不过五分钟。想起来之前在国内认证些资料,各种手续,准备资料,大部分要原件,然后请假,开车或者公共交通,到了公证处之后也许还会继续排队,材料不齐全还要再来一次,少则半天,多则几天。

来澳洲近三年,刚开始觉得这边工作好轻松,不加班,周五下午还经常吃吃喝喝,聊天八卦;后来便会有担心,如此的工作强度,懒散的态度,如何与中国996的广大公司竞争呢。但现在,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杞人忧天,其实澳洲社会有其运行的法则,可能是人少,他们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极高,无形中简化了许多流程,以上述认证文件为例,在澳洲只需要五分钟,跟同事招呼一声就可以了;但在国内,至少半天。那么同样的事情,五分钟办好之后,我自然可以悠闲懒散,而在国内,可能辛辛苦苦跑半天,还不一定能办好。看起来人忙忙碌碌,一直在加班,但其实中间有多少事情是没必要做的呢?想起来之前在体制内的日子,有一年适逢深圳召开大运会,市政府号召大家每周六上午多工作半天,称之为‘义务加班日’。我们单位距离城里十万八千里,不少同事从南山、宝安赶过去,早上坐班车要俩小时,到单位差不多9点,人极其疲惫,然后晃晃晃到中午,到食堂快速吃个饭,在颠颠坐俩小时车回家,三点左右到家,一天基本上就费了。看起来可真是辛苦,每周末多工作了半天,可真正的效率考虑过吗,以及为了这半天多付出的各种资源,班车司机不能休息,食堂员工也要多做饭,为了领导的面子工程,付出的全是拿纳税人的钱和老百姓的时间啊。

之前曾经觉得,以中国人的勤奋程度,迟早会买遍全球称霸天下,现在看来,其实未必,澳洲看似懒散的背后,也有其治理逻辑的,而且居民幸福感普遍不错,自然有其可取得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