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村日记(5) – 效率与公平

晚上从手机同步到电脑端的Evernote,搞了半天都传不上去,尽管买了个5G的路由器,奈何原始网络是ADSL的,好像跑车在限速50的公路上跑,怎么也快不了啊。

于是上网查了下我家的nbn施工进度,显示状态为“施工已开始”, 预计2019年4 – 6月就能投入使用了,来澳洲三年,盼来盼去,终于快要等到nbn了,尽管带宽只有20M所有,比五年前深圳的百兆差了很远,还是比现在的ADSL好多了。

nbn全称National Broadband Network,顾名思义,是国家的宽带,由澳洲政府投资建设,计划一推再推,已经花了数十亿纳税人的钱,依然没有完全覆盖。他们的建设顺序也很奇怪,国内类似的基础设施更新一定是从大城市开始,逐渐到二线,三线,乡村等;NBN可不是这样,竟然从偏远地区先建设,可能人口只有几千人的小镇都有光纤了,悉尼墨尔本还没完全覆盖呢。

我刚得知这个消息时,特别诧异,在我看来,从大城市开始建设,以最小的投入(网络铺设)得到最多的回报(用户),然后在逐步推广,岂不是最好?于是和同事H讨论这个问题,她说在澳洲,城乡差别并不是很大,一般小镇也会有超市,银行医院等,而且nbn是国家项目,政府并不希望镇上的居民觉得自己被拉下了,所以会从镇上来建设,尽管这并不是最有效率的做法,但在他们看来,是最公平的。

“你也这么认为吗?这个项目花费了纳税人数十亿元,也包括你缴纳的税额哦?” 我追问到。

H认真思索了一下,“是啊,公平确实比效率重要”。

此事对我的震动非常大,习惯了“少数服从多数”,在“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深圳工作生活过,对效率的追求似乎深入骨血,总是希望寻找最优的方法,最快的完成任务,突然听到这样的案例,想到这里的非一线城镇居民尽管人数不多,却没有被忽略,还是很感动的,也许某一天我也成为了少数人的一分子呢,或者搬到乡下居住呢?那时候的我,一定不希望自己被“多数”代表,也不乐意看到一线城市占据了所有的国家资源。

经常会有人问我,“中国不好吗?“,”深圳发展不快吗?“,”为什么要走?“ 也许对公平的渴望,对自由的向往是最初的原因吧。

和效率相比,或许公平也是需要考虑的,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被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