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实意 身体力行

这几天看到连岳的公众号,讲人的一生,是获得他人信任的一生,深以为然,也就想到了“真心实意,身体力行”这句话,这是自然之友创始人梁从诫先生倡导的环保精神,私以为,用于指导人生,也是金玉良言。 

之前总结过自己的交往原则,初次与人打交道,要赋予信任,坦诚对待,在后续交往中,如发现此人不可靠,那么尽量避免来往,吃亏上当也只是一次,可以及时止损;如果必须来往,则心存警惕,不可轻易交予真心。假如对方也是同样的坦诚,那么很容易交到挚友,省却很多沟通的试探。这样看似风险很大,有上当受骗的可能,但也是唯一能在漫漫人海中找到同样坦诚的人的方法,实则乃人生最佳策略。没有人是傻子,倘若心存欺瞒,别人多少都能感觉的到,要么同样对待我,要么就将我拉入黑名单,这样就失去了得到挚友的机会,活了几十年,熟人一大把,都是塑料花,可以信任的寥寥无几,岂不悲凉。

除了人际交往,在日常生活中也要做到“真心实意”,选择职业要做感兴趣的、愿意做的事情,而不是为了五斗米,为了安稳,去勉强自己。在对周围人有所要求时,最有效的办法也是坦诚的沟通,勇于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如果有分歧,大家就商量,都做出妥协,争取达成一致,即便不可以,也会知道对方的边界在哪里,反思自己是否过了界,重新思量这段关系。有些人明明不想做的事情,但就是不说 ,勉强做了,却心存怨气,在对方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去怪罪对方,真是莫名其妙。 

除了真心实意,还有身体力行,行动上也要跟的上,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就是不要双标。希望大家都能坦诚沟通,那么自己也要做到,不能藏着掖着,有所隐瞒;希望别人不要算计我,自然也不能去算计别人,想着占别人的便宜,岂不是问心有愧?

澳村日记(5) – 效率与公平

晚上从手机同步到电脑端的Evernote,搞了半天都传不上去,尽管买了个5G的路由器,奈何原始网络是ADSL的,好像跑车在限速50的公路上跑,怎么也快不了啊。

于是上网查了下我家的nbn施工进度,显示状态为“施工已开始”, 预计2019年4 – 6月就能投入使用了,来澳洲三年,盼来盼去,终于快要等到nbn了,尽管带宽只有20M所有,比五年前深圳的百兆差了很远,还是比现在的ADSL好多了。

nbn全称National Broadband Network,顾名思义,是国家的宽带,由澳洲政府投资建设,计划一推再推,已经花了数十亿纳税人的钱,依然没有完全覆盖。他们的建设顺序也很奇怪,国内类似的基础设施更新一定是从大城市开始,逐渐到二线,三线,乡村等;NBN可不是这样,竟然从偏远地区先建设,可能人口只有几千人的小镇都有光纤了,悉尼墨尔本还没完全覆盖呢。

我刚得知这个消息时,特别诧异,在我看来,从大城市开始建设,以最小的投入(网络铺设)得到最多的回报(用户),然后在逐步推广,岂不是最好?于是和同事H讨论这个问题,她说在澳洲,城乡差别并不是很大,一般小镇也会有超市,银行医院等,而且nbn是国家项目,政府并不希望镇上的居民觉得自己被拉下了,所以会从镇上来建设,尽管这并不是最有效率的做法,但在他们看来,是最公平的。

“你也这么认为吗?这个项目花费了纳税人数十亿元,也包括你缴纳的税额哦?” 我追问到。

H认真思索了一下,“是啊,公平确实比效率重要”。

此事对我的震动非常大,习惯了“少数服从多数”,在“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深圳工作生活过,对效率的追求似乎深入骨血,总是希望寻找最优的方法,最快的完成任务,突然听到这样的案例,想到这里的非一线城镇居民尽管人数不多,却没有被忽略,还是很感动的,也许某一天我也成为了少数人的一分子呢,或者搬到乡下居住呢?那时候的我,一定不希望自己被“多数”代表,也不乐意看到一线城市占据了所有的国家资源。

经常会有人问我,“中国不好吗?“,”深圳发展不快吗?“,”为什么要走?“ 也许对公平的渴望,对自由的向往是最初的原因吧。

和效率相比,或许公平也是需要考虑的,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被牺牲。

锵锵三人行

17年某一天,锵锵突然停播了,毫无理由,只是临时发了封通告,告诉大家无需再期待。
我着实花了些时间来消化这个消息,虽然对X大大之后的舆论监控升级有所耳闻,但还是没想到,这次居然是锵锵。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看锵锵,大概是两千年前后,便知道了窦文涛,这个中等身材,其貌不扬的石家庄男人,那时的他喜欢穿马甲,打一个领结,配上圆圆的眼镜,看起来很像日本人。
锵锵的嘉宾也星光熠熠,初时的梁文道、许子东,以及后来的王蒙、查建英、马家辉、马未都,还有凤凰当家花旦竹幼婷、孟广美等,都是熟面孔,话题也紧贴社会,从各个角度讨论时事热点;窦文涛的主持功力也相当了得,看起来存在感很低,但东一句西一句总是接的恰到好处,气氛也刚刚好,嘉宾们往往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淋漓尽致的表达观点;尽管有时话题颇为敏感,窦文涛也能hold住全场,嘉宾讲激动的时候,他会突然来一句“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或者声明下“嘉宾言论不代表本台立场”,嘉宾们也不生气,依然滔滔不绝的讲,在一片插科打诨中亮出自己的立场。

锵锵于我而言,并不是一个娱乐节目,更多是需要思考的脑力游戏,努力理解嘉宾们的观点,看他们唇枪舌剑讨论问题,一来拓展思路,同样的事情,不同的人会从不同的角度来解释,而不同立场思维的碰撞,讨论,又时常能有出乎意料的想法,带来思想上的兴奋感;二是明白君子和而不同的意义,尽管大家看法不一样,各自捍卫自己的立场,但我们依然可以成为朋友,正常交往。
很遗憾,凤凰的常青树节目“锵锵三人行”也终遭此厄运,终于停播;好在窦文涛也开始转战网络平台,开辟了“圆桌派”等新节目,从三人变成了四人,时间也从23分钟增加到40多分钟,话题谈的更透彻了,角度也更丰富多彩,与锵锵相比较,少了分轻松自在,多了些深刻端庄。
感谢窦文涛数十年如一日主持的锵锵,完成了我许多观点的启蒙,也祝他的新节目能越做越好,带来更多精彩的思维碰撞。

舒马赫50岁

2019年,是舒马赫的50岁,转眼间,我知道这个人已经23年了,那时,他27岁,少年得志,意气风发,我14岁,依然懵懂。
20多年,从少年到中年,无需赘言他对我的影响,非常庆幸自己经历了他赛车的黄金时代。舒马赫于我而言,更像是神一样的存在,一旦我以他的名义做些事情,那么就是不成功便成仁的,排除万难也要做下去。这也是在看他比赛的漫长岁月里,学到的永不服输的精神吧;优质的偶像会起到很好的激励作用,生活中有松懈或者气馁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他在赛场上一圈圈,一秒一秒的去追,觉得自己不尽力都不配做他的粉丝。
去年底国内各大媒体谣传舒马赫醒了,很多人来跟我道喜,尽管是假消息,则又唤起了自己在14年为他的康复吃素一年的记忆;刚得到他滑雪昏迷的消息时,我还在海南骑行,心情很低落,听从B同学的建议,决定吃素一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很快就过去了,这一年也成为我人生中的高光时刻。1月3日,他生日当天,我到公司附近的健身房报了名,准备正式开启健身计划,早就有计划,但也总是没能坚持下来,这次大家来向我道喜,才突然觉得,我要做点什么才对的起他,对的起年少时看的一圈圈比赛以及十几年前看比赛的我自己,那么就从健身开始吧。
从13年底滑雪昏迷迄今,五年过去了,舒马赫依然在公众视野之外,只能通过家人偶尔发布的消息了解他的近况;中国人讲“五十知天命”,人到了这个岁数,就要“尽人事,听天命”,但我不信命,我依然相信你终究会康复,和科琳娜滑滑雪,看看Mick比赛,健健康康的度过余生。 
新年伊始,我们都一起加油吧,我要好好健身,更努力的工作生活,有机会去赛场支持Mick,而你也要早日康复啊~

足迹2018

2018年过去了,回顾这一年,貌似什么也没做,颇有些碌碌无为的感觉,所以并不是特别怀念。
1.17 – 19 Tumut
1月份到Tumut出了三天差,给新来的同事做培训;到Tumut可以开车直达,约5个小时,但思索再三,我还是决定先搭乘飞机到Wagga Wagga再开一个小时车到Tumut,于是17日早上先乘出租到了机场,吃了个云吞面,便上了Rex的小飞机,说起来这是第二次作Rex小飞机了,一排三个座,一共约十二、三排。 飞机并不满,也就十几个人,大家散落坐开,在飞机上晃了50分钟,很快就到达了Wagga Wagga。出来后是很小的候机室,左边一排租车行,我找到Hertz,报了名字,拿到钥匙,到停车场找到了一辆白色卡罗拉,启动出发。
路上还算顺利,一个小时的车程,几乎没见到什么车,很快开到了办公室,居然只有一个同事在,她还是兼职工作,一周只来两三天,午饭后,其它俩同事也来了,开始培训计划。
在Tumut呆了三天两夜,发现这是个很小的城市,常住人口约6000多人,几乎每个人都互相认识,很多林业公司在这里设立办公室,员工之间也跳来跳去的。下班后,我还开车去附近山顶的水坝逛了逛,诺大一个景区,一个人都没有,兔子袋鼠倒是见了好几只。由于是盛夏,所以非常热,镇上有条小河,是水坝流出的水,非常湍急,不少人携家带口的在河里游泳解暑。
19号午饭后,我便出发往Wagga Wagga走,快到机场时,突然看见几架战斗机,才发现这是个军事基地及博物馆,就顺便参观了下。可能是周五的缘故,回去的飞机人蛮多的,而且异常颠簸,看大家好像已经习惯了,工作的工作,睡觉的睡觉,倒是不耽误,只有我提心吊胆的听歌。
3.28 – 4.1 重庆 大概2月份,突然看到春春要开巡回演唱会,16年春春也开过一次,当时刚来澳洲,便没有回国看,颇为遗憾,等了一年多,春春再次开巡演,便立即决定要回国看,为了凑复活节假期,便定了3月底的机票。
28号出发,夏门航空的飞机,先到厦门再飞重庆,旅途还算顺利,在厦门中转时颇为紧张,行李等了很久,后来一路狂奔才赶上了后面的航班,到重庆差不多1点了,昏昏睡去。
既然到了重庆,当然要吃火锅,次日便去品尝了九宫格火锅,味道香辣;后和影残联系上,便约了30日晚上一起吃烧烤,在某美食街上,第一次看到了钢管厂五区的小郡肝串串,排了巨长的队,当时我对风靡大江南北的网红店还一无所知,只是觉得重庆人民吃饭的热情太高涨了;我们一行四人到附近的宜宾烧烤大快朵颐,彼时影残刚刚换新的工作,意气风发,而她的朋友则两会归来,犹豫着要不要在纸媒继续。大家都很开心,聊了很久。
31日早晨,我们乘动车到了成都东站,又转乘地铁到了春熙路,顺利入住用浦发积分换的群光君悦免房。在酒店休息片刻,又和从温江赶来的师妹小简会合,近十年未见,聊了下彼此的近况,颇为唏嘘,人到中年,方知生活不易啊。
晚上是此行的重头戏 – 演唱会,在成都大魔方演艺中心,开场前从年年手里拿了票,和月月匆忙打了声招呼,便进入场馆,专心准备看演出。虽然腿受了伤,不得不拄拐杖,春春的演出依然精彩,舞台效果绚烂。12年的WhyMe在深圳,彼时我也在,那一场最喜欢的歌便是《飘洋过海来看你》,当时的我很难想象自己6年后真的会飘洋过海飞行数万公里来看一场她的演唱会。已经过了热情追星的阶段,有些歌也没有特别熟悉,反而在演唱会上才第一次听到,惊喜异常,尤其是《一趟》, “人间一趟 看看太阳”,春春的歌词总是能打动我,让人从琐碎的生活中抽离出来,想想自己年少时的梦,那些美好的岁月。
依依不舍,演唱会还是结束了,我们赶回酒店休息,次日一早便乘车回了重庆,简单午饭后,订的车也到了,又急忙赶到机场,飞机居然延误了,好在机组人员安排比较合理,提前把我们换到了前排,有专人接应,一路绿灯办理手续,早早赶到了转机的候机厅,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在重庆买的鸭脖子落在了飞机上。
11.2 – 11.17 中山,深圳,南宁,北海
年末突然决定要回国,想来想去,只有11月比较合适;2日早晨,搭乘天津航空先飞到重庆,住了一晚,次日清晨搭乘飞机到深圳,然后转海路,坐船抵达中山和家里人碰头。
晚上先去吃了顿牛肉火锅,休整了一夜,便到装修公司讨论方案和细节,下午才基本敲定,又到房子里面去量,确定各种插座位置。
5日一早开车到深圳,先在南山附近理了发,接着和WT,小敬会和,吃了顿粤菜,到酒店入住,又马不停蹄的见了很多人,第一次吃了钢管厂五区的小郡肝串串,发现味道竟然不错,品种丰富,可以一个个的取,有机会品尝各种食物,结账方式也蛮特别,居然是称签子重量。
7日晚上回到中山,休息一下,9日早晨便又出发去南宁了。我们三个人换着开,还算比较顺利,到达酒店差不多7点了,姑姑一家之前已经帮我们订好了房间,直接入住即可,然后和他们一起去中山路夜市,品尝各种小吃。第一次来是09年,下了飞机已近11点,左同学夫妇接上我到他们的新家,聊了一会儿准备休息,左同学兴致盎然的说“走吧,我们去吃夜宵吧”,震惊之余,我也更深的了解了广西人民的幸福生活。那次便是去中山路夜市,知道了广西人管朋友叫 “友仔,友女”,他们喜欢吃各种粉,中山路的夜市开到凌晨。后来和Tani,Nick和Richard也来过一次,Tani和Nick两个吃货几乎要品尝所有东西,而Richard则一脸紧张,不停的说“No,thanks”…再次到中山路,热闹依旧,复记老友粉还在,臭豆腐,奶茶,酸嘢摊也依然让人垂涎欲滴。我最喜欢喝烧仙草,12元满满一大杯,肚子里富裕的地方就不多了,勉强吃了碗老友粉➕豆浆油条,再无战斗力。在南宁呆了两天,先去了青秀山玩耍,南宁著名的五A级景区,久闻其名。景区很大,有各种植物,也有不少人来做团队建设,还能爬塔,鸟瞰邕江;还去了城里的南湖公园,家里人对此地赞不绝口,虽是深秋,却满眼的绿色,园内干净整洁,非常赏心悦目。
12日下午,我们便离开南宁前往北海,走了无数次的南北高速,自己开车倒是第一次,虽然下了雨,但车并不多,傍晚到达北部湾一号,顺利入住海景公寓房。其实选择广西,颇有些怀旧的意味,大概八九年前,我在合浦工作过,在北海住了几个月,此次故地重游,颇为感慨,北海依然杂乱,好在美食依旧,侨港的越南卷粉和炒螺鲜的差点连舌头都掉下来。银滩也去了无数次,见多了海,并没有太大感觉,这次携家人同游,他们倒是很开心。老街也成了网红打卡地,和Cathy吃烤鱼的地方已经找不见了,多了很多炸虾饼的店铺,油腻腻的。
侨港,老街,银滩,冠头岭,大润发,北部湾一号…一个个熟悉的地方,追忆自己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