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日记 – Only if you want to

Only if you want — 在澳洲时常能听到这句话,通常的场景是A要帮B一个不大不小的忙,B通常会说“Only if you want to”。含义有两层:

1 你如果不愿意,我完全理解;

2 这是你要提供的favor,我并没有要求,请不要期望回报。

初始可能觉得不习惯,看似无情,但逐渐发现这样真好,人际压力一下子小了很多。在国内或者在澳洲和中国人打交道时,有时会遇到别人觉得理所应当的要求,而我并不愿意,在特定场合却很难拒绝。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帮忙,但总是觉得不舒服,对提出要求的人也会有看法。对方可能会觉得,如果调换下位置,他们一定愿意帮这个忙,或者以后会报以我同样的帮助,但我依然不愿意呀,你愿意是你的事情,并不能将你的标准强加给我,而且我并不指望所谓回报,因为本来就无意做这样的favor。

学到的教训便是: 1 不愿意做的事情,一定不能答应;2 与不熟悉的人,不要一起出行。

小狗Bobby

Bobby 是个牧羊犬,出生于2009年12月,是Maggie同学的狗,由于他们举家回国,就于今年7月把Bobby交给我代养。

1 初次见面

7月初,我们开了辆车去接Bobby,刚进门,他就蹦蹦跳跳迎上来,一点不认生,走的时候也很安静,只是一直站着朝窗外看,似乎在努力辨认回去的路。

到家后,本来在后门外给Bobby搭了个小窝,考虑到当时是冬天,实在太冷,思来想去,还是让他在洗衣房睡觉,Bobby很聪明,看到自己的毯子在洗衣房,晚上便乖乖跑去睡了。

2 登堂入室

没多久,Bobby便发现Living Room的一个门后是我的卧室,于是他再也不肯睡洗衣房了,宁愿抛弃毯子,也要躺在门口。后来只得把他的小毯子移到门口,让他晚上趴在那里。

事情并没有结束,有几天特别冷,加之Living Room的玻璃烂掉了,我便把Bobby的铺盖移到卧室,让他晚上住在我的床边;这一下他可高兴了,终于进了卧室,感觉地位又上升了些。或许是兴奋过了头,他不仅在房间里伸懒腰,走来走去,有一天晚上还吐了,无奈之中,只好又把他请出卧室,Bobby很不甘心,又不敢说什么,在外面侯了一个小时,估计觉得我已经睡着了,便自己以极快的速度打开门,硬闯进来,扑通一声,躺下就睡,把我吓一跳,打开灯才发现是他,真是哭笑不得,佯装生气,让他出去,Bobby看没希望了,也不敢回头看我,臊眉搭眼的出去了,一夜无事。

3 小馋狗的觅食生涯

馋应该是狗的天性,Bobby也不例外;他平时吃的不多,早晚各一杯狗粮。在同学家接他时候,带了两袋狗粮,一袋是开封过的Super Coat,带拉链结构,盛完狗粮可以拉上;吃完后,换了另一袋没拉链的,盛完后只能拿东西压一下。某天晚上,我拉开门准备和Bobby说晚安,他竟然不在门口,接着便听到“咔嚓”的声音,打开灯,发现Bobby正在偷吃狗粮,被发现后,一脸惊慌的看着我,走也不是,继续吃也不是,场面颇为尴尬。我把他赶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又将近20公斤的狗粮搬到厨房,随即关上门,免得他再偷吃。

没了夜间狗粮,Bobby颇为郁闷,终于赶上一次周末聚会,同事Callie带着自己的牧羊犬Jasper来探访Bobby,两狗在一起,免不了吵闹,为了让他们有点事情做,便给了几块骨头给他们吃,Jasper没舍得,埋在了土里;Bobby胃口好的很,马上就吃完了。吃起来爽啊,小小的胃根本消化不了,睡觉前悉悉嗦嗦,一下吐在了房间里,次日禁食一天,才慢慢缓过来。

骨头不敢吃了,我们想要不要给他吃点肉,于是某天炖鸭子的时候,便给了Bobby一些鸭肉吃。这一下可不得了了,晚上他便不怎么吃东西,不停的放屁,还拉稀,初次见识如此场面的我也吓了一跳,赶紧拍了照片发到Facebook群询问。群友非常热情,说Bobby应该是吃了之前没吃过的东西不太消化,严格控制他的饮食,只吃煮好的鸡肉和米饭即可。于是Bobby开始了为期一周的清淡饮食,每天早晚各吃一份鸡胸肉配米饭,而我也时不时到后院草地上观察他的粑粑,差不多第五天,他的便便开始成形了,我也放心了。

经历了若干事故后,我们开始严格控制Bobby的饮食,早晚一杯狗粮,偶尔有几个treat,此外别无他物。

4 鸟枪换炮之Bobby的新床

Bobby刚来时,只有一个门垫和一个薄薄的小毯子,他并不介意,晚上甚至还趴在冰冷的地上睡觉;后来发现家里有之前的泡沫垫子,便给他当了床,他还挺高兴,无论在哪个房间,都一定在垫子上睡觉。自从有了狗,和同事的话题也多起来,免不得谈起狗的各种装备,某日同事E花重金(200多刀)购入狗床一个,跟她聊了几句,她建议我给Bobby也买一个,但不用这么贵的,到Kmart买20刀的即可。

想想也是,我每天晚上睡的席梦思,他也该有个像样的床呀,于是周末大采购,给Bobby购入狗床一枚。当天他就爱上了这张床,睡的昏天黑地,舌头都吐出来了,果然,狗也是很贪图享受的呀。

十三邀

最近在看《十三邀》,不是打麻将的十三幺,是自称带着偏见看世界的许知远主持的节目。

其实去年就知道这个节目,当时是因为看《吐槽大会》,知道了李诞,而他居然上了个长达三小时的访谈节目,便是《十三邀》;后来便找来其它几集来看,印象很深的是许知远去米未传媒采访马东,提及为什么不抵触这个新时代,马东说“我没有那么自恋”,许知远颇为尴尬,连我这个屏幕外的观众都能感觉得到;后来又看了他和蔡澜的访谈,许试图问“读圣贤书所谓何事”, 而蔡澜则笑了笑,说“小伙子,不要太颜色”,当时对许的印象并不好,觉得他有强烈的优越感,以悲悯之心看芸芸众生,颇为自恋。

今年偶然得知十三邀又出新一季了,并且采访了春春,便找来看,随之一发不可收拾,连着之前的李安,王小川,贾樟柯等动辄数小时的完整版一起看了,竟然开始慢慢欣赏起这个不修边幅的大叔来。访谈节目看过不少,最过瘾的还是十三邀,正如王小川所说,许知远有学识,思想,也有深度,以他的天真、坦诚深入提问,同时并不喧宾夺主,懂得留白,加之节目够长,嘉宾便能畅所欲言,实在难能可贵。

人到中年,经常会有种疲惫感,并不是身体上的疲惫,而是精神上的,貌似什么都见过,道理也懂一些,忙碌而重复,很难为一份工作,一次行程而兴奋。这时候可能更需要读书吧,多了解些其他人的观点,多学些新知识,带来些精神上的兴奋,保持大脑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