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2017

2017年是来澳洲的第二年,生活逐渐熟悉,也开始出游。
1月 Perth, Albany
此行是公差,和E,H一起飞了整整四个小时,来到了东八区的Perth,和大猫本差了两个小时,似乎平白无故多了俩小时,很奇妙的感觉;到Perth行程并没有结束,我们要赶到T4接着换乘Regional Express的小飞机,约十几排,每排三个座位,全程在云下飞,可以比较清楚的看到地面的景物,新鲜也有些害怕,好在时间不长,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同事很热情,A到机场接了我们,到办公室晃了一圈,就带着我们到每个海滩都去逛了逛,还参观了一些景点,Albany是个林业小镇,人不多,海滩很美,海更漂亮,我们不时惊艳于接连不断的美景。除了参观景点,同事还带我们到林地,让我有机会看到了广袤无际的土地和各式各样巨大的机械,还和操纵这些机械的人短暂沟通,知道很多新鲜事。
16年年会时曾和同事B坐一桌,闲谈间得知他是个枪支爱好者,有十几支枪,我表示羡慕和震惊;到Albany后,B主动提出带我去打枪,如此好的机会,怎能放弃,欣然答应,便趁着午休时间来到当地的射击俱乐部,B带了十几支枪,有大有小,人生第一次摸枪,兴奋中有些忐忑,好在B是个耐心老师,非常认真的教我们使用。自我感觉有支架的会好很多,架在胳膊上,后座力被肩膀吸收,通常能打进8环,偶尔10环;而手持的难度系数就直线上升,我尽力去瞄准,但瞬间的爆发力会影响之前的路线,总是不能打进8环,有时还会脱靶。短短的一个小时,我们尝试了各种枪,把靶子上的小狐狸打的乱七八糟,大家都很兴奋,还捡了弹壳留作纪念。
算上交通时间,我们在Albany呆了五天,时间并不久,节目很多,印象深刻。
4月 悉尼,深圳,中山,荆州,恩施,长阳,秭归
4月复活节假期加上年假,休了20多天假。
先乘火车到悉尼,首次体验了澳洲的火车,跟国内的高铁类似,也分一等座、二等座,座位间距不一样;速度很慢,几乎每站都停靠,也有机会在夜幕下看看澳洲的小镇。次日一早,便到了悉尼火车站,买了当地交通卡,到歌剧院附近的Holiday Inn入住。
这是我第二次来悉尼,终于有时间去景点溜达溜达;逛了动物园,还和考拉亲密合影;到市中心的旋转餐厅品尝了自助午餐,并欣赏无敌海景;到人头攒动的渔夫市场逛了逛,买了新鲜的海鲜来吃;还意外的在酒店屋顶看到了歌剧院的烟花,大饱眼福。悉尼确实是非常有魅力的城市,可能和水多不无关系,还有悉尼歌剧院、海港大桥等地标性建筑。
匆匆三天,4月17日一早,我们便一早到了飞机场,这才发现,悉尼机场距离市中心好近,似乎不到30分钟就到了;深航刚开通不久悉尼到深圳的直航,我们便赶上了,在飞机上看了几个电影,昏昏沉沉睡了几小觉,下午四五点钟的样子,便到了深圳。 一下飞机,一股热量扑面袭来,深圳的热情果然不容小觑。在机场租了神州的车子,直接自驾到大运,吃了一碗着实的桂林米粉,心满意足地睡去。深圳几天匆匆忙忙,办各种手续,见各个朋友,还抽空跑到中山一趟办了些事情,嘴也没闲着,火锅,烧烤,粤菜吃了不少。22日,开车到机场,还车后便乘机回家。
到郑州的次日,碰巧是周日,和姥姥家约三十口人一起吃了个饭,集中见了各路亲戚,小孩子明显多了,一天天长大;在郑州理了发,品尝了心心念念的炒凉粉,和Maggie匆忙见了一下,后来还去拜访了之前大学数学建模队的王老师,很久未见,王老师神采依然,颇让人欣慰。
25日,开始了计划已久的家庭自驾游;我们一早出了城,一路开到荆州,在淅沥的细雨中逛了下古城和荆州博物馆,重温了三国英雄们的豪情;晚餐是小龙虾和烤鱼,香辣鲜爽,吃的不亦乐乎;26日我们先到了恩施,简单的午餐后,游览了恩施土司城,老妈兴致勃勃地租了套土家族服装,穿上绕着土司城走了一大圈,拍了不少照片。五点钟,我们又继续向前,沿着绵延的山路开到了恩施大峡谷附近的女儿寨酒店,初夏天黑得晚,我们到时依然光亮,在女儿寨吃了点快餐,便养精蓄锐准备次日的大峡谷之旅。大峡谷是5A级景区,山川秀美,我们先去了云龙地缝,沿着布满青苔的小路走到缝底,抬头望去,天只有短短的一线,不禁感慨人的渺小;坐缆车上到半山腰便开始步行,很久没爬山,有机会重回大自然,欣赏山川之雄奇壮美,感觉父母都年轻了许多。下山时是乘坐电梯,大约有八九台步梯,来回折返,仅电梯就做了半个多小时。 到酒店洗漱后,我们到旁边的餐厅继续吃烤鱼,据说是清江抓的鱼,鲜美异常。次日清晨,便沿着山路继续前行,到了大水井景区,这里非常接地气,景区被菜地包围,绿油油的,还有当地人在此劳作,院子很大,后院有很高的院墙,做为防卫,一大家子数百口人生活在一起,应该还是很压抑的。景区出来,我们便向长阳开去,有数百公里,中间还走错了一段路,9点多才到清江画廊门口,旅店老板坐车来接上爸妈到岛上住宿,适逢五一旺季,只有一间房,我只得开到镇上又找了地方住下。29日,在小镇上吃了早餐,开车到清江画廊,取了门票便坐船出发了,“八百里清江美如画,三百里画廊在长阳”,从小在水边长大,对水一直有着莫名的亲切感,天气晴好,江水碧绿,微风拂面,颇有“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惬意,下午结束了游览,到附近的巴人寨点了柴火焖出来的洋芋饭和鸭嘴鱼,大快朵颐后一路前行,到了秭归。秭归是屈原的故乡,地方不大,名气不小,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并没有去参观屈原故居,入住后,简单吃了晚餐,在附近逛了逛,发现夜生活非常发达,整条街都是夜市,各种火锅烧烤,非常红火。次日我们便到了三峡大坝,由于去的比较早,还有停车位。在游客中心换完票,就上了大巴车,直接拉到景点参观。人真的好多,尤其是五六十岁的中老年团,他们辛苦了一辈子,终于退休了,可以到处逛逛,虽然有时显得吵闹拥挤,还是很欣慰的。
5月 Launceston 
5月7日22点多落地墨尔本,8日到办公室上了一天班,9日便搭乘早班机来到了Launceston,公司在Tasmania的办公室所在地;机场非常小,我们落地几分钟后,行李就跟着出来了,区域经理Steve也已到达,直接把我们接到了办公室。
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培训,和H一起为新同事讲解公司的数据结构及GIS相关工具等,并无难度,所以很轻松;下班后,到酒店天已经黑了,长途旅行的疲惫终于袭来,定了酒店的送餐,吃完后到外面转了下,酒店环境很好,被高尔夫球场环绕,我还看到了好多只袋鼠(次日让同事看照片,才发现是wallaby-_-!)从reception 到房间的路上经过了健身房和游泳池,几乎没人,我很开心的换了泳衣,到小小的游泳池游了几百米,还舒舒服服的去按摩浴缸里享受了下。
在Launceston只呆了区区两天,机场-办公室-酒店,三点一线,并没有太深刻的印象,有机会还要再来Tasmania,开着房车或骑行,应该都是不错的选择。
11月3日- 8日 香港,深圳,广州
此次出行非常意外, 也很匆忙,提前两周决定的。
请了假,定了票,便直奔机场了。 先飞到香港,坐丰田商务车到深圳湾,然后换成7座别克商务车到龙华,打车和Yenneh汇合,每每的吃了餐烧烤;然后是两天紧锣密鼓的课程,还抽时间到横岗配了眼镜;课程结束后,直接大巴车到东莞,和小阮聊了聊,又搭乘顺风车来到广州,和毛总见面,沟通各项事宜。周二傍晚坐上广州到香港机场的大巴,晃晃悠悠三个多小时,大概9点到了机场,距离起飞时间还早,我的PP卡发挥了作用,不仅美美的吃了一餐,还在机场舒舒服服的洗了澡。零点开始飞,到墨尔本大概早晨9点多,回到家便开始呼呼大睡。
11月11日-12日 Ballarat
Ballarat是个小城,距离Melbourne大概1小时车程,有著名的金矿遗址和动物园。和同事提前几个月便计划来这里玩,凑来凑去,只有11月中大家都有空。
Mel开车先到我家,然后我们一起到H家接上她,路上还算比较顺利,大概10点就到了预定的Airbnb, 房东就在隔壁住,早早站在门口迎接我们;放下行李,我们先到了金矿遗址(Sovereign Hill),里面大概是十七世纪澳洲的样子,有打铁的铺子,淘金的遗址,拍老照片的地方以及不少华工的茅草屋。据说当年不少华工乘船而来,然后步行到这里,辛苦劳作,慢慢扎下根来。H对老照片很感兴趣,去拍了穿着旧式裙子的黑白照,为了显瘦,特意挑在吃饭前最饿的时候,效果确实很不错;中餐在景区内的快餐厅解决,炒饭、薯条等,非常简单;下午近距离观摩了制作金砖,整个过程金光闪闪,演示的人浑身上下散发着“我很有钱”的气息,非常精彩。 景区内还有旧式的咖啡馆,在同事的盛情推荐下,我们进去品尝了甜腻的蛋糕和咖啡,据说是十七世纪最为流行的下午茶,尽管来澳洲这么久了,对于“嗜甜”这件事,始终没能适应。我们买的联票,出了金矿还能参观博物院,看到不少大块的“狗头金”,还有中国清朝的一些服饰。
小镇上人不多,我们晚上也没出去,点了批萨外卖,在房间里侃大山;次日退了房,我们驱车来到动物园,见到了考拉、蛇等动物,还近距离接触了袋鼠,Emu 和 羊驼(俗称 ‘草泥马’)。袋鼠可能被喂得多了,非常懒惰,基本上都在晒太阳,偶尔追着我们要东西吃;Emu体型巨大,嘴很尖,颇有攻击性;羊驼特别逗,H小心翼翼的拿着东西去喂它,还没到嘴边,它突然打了个大喷嚏,把H吓了一跳,食物全洒在了地上,我们在一旁哈哈大笑。
动物园结束,我们又返回镇上,到了一个著名的面包房,同事们点了甜腻腻的点心,我消受不起,点了个肉饼饱腹。饭后劳模Mel先把H送回家,又到我家,她才回去。
第一次和澳洲本地人出游,短短两天,发现他们非常随意,没什么计划,也不一定要去个景点,基本上是换个地方看书,休息。据同事E说,她在度蜜月期间,在小岛上呆着,不受打扰的看了好几本书,特别幸福!这种简单随性的心态也是我所欠缺的,要学会放轻松,不要事事用力过猛。。。
12月23日 – 12月30日  Melbourne –  Adelaide
12月中,老爸老妈就到了墨尔本,在家稍事休息,便趁着圣诞长假出门玩了。从墨尔本出发,先到大洋路,住宿Warrnambool, Mt Gambier, 然后就直奔Adelaide,呆了三四天,稍事休息,就开始返程,在Mount Barker 和 Ballarat各住了一晚, 便回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