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语言学习之路

这几天在看李光耀的书 《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他详细讲了如何在新加坡花费数十年的时间推广英文和汉语教育,以及自己及孩子学习各种语言的经验体会,不禁让我想起了自己的语言学习经历。

我最早接触的应该是方言,父母亲戚在家里一直讲河南话,这种情况持续到我6岁,进了学前班才有所改变;上世纪80年代末,推广普通话运动已经轰轰烈烈开展了,我也开始学习汉字拼音和普通话,认字后就开始看书,常常在图书馆呆整个周末,各种杂书,来者不拒,现在想来,好处是养成了阅读习惯,看到字就不由自主的去看,说明书都不例外;遗憾的读书太杂乱,不成体系,好像什么都知道一点,又都不全面。

第一次接触英文,是小学六年级的暑假,那时已经确定能上外国语中学,心态非常轻松,还报了班去学习电脑,练习整整一个暑假的五笔字型;准备去面试前,才跟已经上初一的姐姐学了下26个英文字母。 好在学校是以外语为特色,我们的英语小班只有十余人,老师能够照顾的到,除了普通的教程,另外学习了<Look, Listen and Learn>,整个中学貌似都在背课文;中文的学习增加了很多古文,同时在语文老师的要求下,开始写日记,训练表达,阅读的范围也扩大了,开始读各种大部头的中文书和翻译的外文名著,看得津津有味。除中英文外,我还在初二开始学习日语,花了整个暑假跟班上课,后来还跟着日本来的外教学习了近一年时间,后来也断断续续练习了几年,但最终没有应用环境,也没有动力去使用,还是放弃了。

自主有意识的学习英文是在大学,耐着性子,去听写新闻,背新概念课文以及找人练习口语,由于始终在国内,我很少有机会能应用英文,只能不断的输入,但也局限于单词,句子及报刊文章,对文化、历史及价值观的极少了解。大学里没有语文课,课堂的中文教学正式结束,我开始对社会学感兴趣,时常埋头在图书馆看费孝通的书,写一些日记,并于2004年愚人节开始了自己的Blog生涯,算是仅有的中文训练。

读研期间开始各种英文考试,GRE,托福、雅思全部刷了一遍,单词量增大不少,作文也一遍遍的写,为了考试,也很下了一番功夫来读外文书;后来在必和必拓实习,虽然是北京办公室,但邮件及会议全部是英文, 办公室也有几个外国面孔,聊天偶尔也会使用英文, 算是终于有机会输出了,得到些锻炼。此时的中文阅读开始越发杂乱,开始看当代作家的书,而且终于发现了互联网,开始在互联网看帖子以及各类人的博客,尽管没有外在动力,我还是也在Blog上坚持写,记录点滴心情。由于舒马赫的缘故,我还花了一年时间选修德语,尽管期待很美好,现实却是蛮残酷的,花了一年,只得了70多分的成绩,而最终,并没有机会使用这门语言,学到的东西也抛之脑后。

毕业后在外企工作两年,并没有主动去学习英文,但日常工作能用的到,也能从同事的语言、邮件中去模仿,虽没什么大的提升,但还算可以保持。后来到深圳,进入了体制内,更没有机会使用英文, 好在和之前的保持联系,不至于忘记,也花了些时间去准备翻译考试,算是中英文的一种交融。大约是从那时开始,中文的阅读和文字输出就越来越少了,总耐不住性子去读书,写字。

前年正式来到澳洲,工作生活都在全英文环境,工作内容非常熟悉,沟通几乎没有问题,还能用英文做培训,写教程;但生活语言就欠缺很多,尤其对背景知识,文化、历史及价值观缺乏了解,造成许多沟通障碍,总会觉得词不达意,或者被人误会。而此时的中文输入,虽然并不少,但质量堪忧,大都来自于影视剧,网络综合节目及和朋友沟通,看书的时间越来越少,文字输出也几乎停滞,很是可惜。

反思自己这么多年学习语言的历程,最大的教训是要专心致志。 正如李光耀所言,人的精力、能力都是有限的,除非做语言研究,其它术业有专攻的人想掌握好两门语言已经不易,更遑论三门甚至四门语言。所以我在初中去学习日语和研究生学习德语的两段经历都是败笔,所花费的时间精力几乎都是沉没成本;中文是我的母语,能引起我的情感共鸣,书写汉字能让我心情平静,也能带来力量,但我受互联网及影视的影响太大,停止了文字的系统性输入和持续输出,表达能力在不断下降,需要引起重视; 英文是目前的工作语言,日常沟通尚可,但基础不牢固,只能说识字,无法输出漂亮的英文,要补充文化背景知识以及进行系统性的表达训练。

漫漫人生路,很多道理,要亲自走几十年,才能领悟出来,所幸,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