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车澳洲行 (11) – Darwin, the Top End

1013-1014 Darwin
Charles Darwin University
我们进入到市区,Cathy便开始惊叹,说变化太大了,曾经的达尔文,是个安静的小城市,多是低矮的平房,而现在,已有数十万人口,高楼林立。据说还和日本签署了总价值高达数百亿的天然气合同,各类公司随之而来。

Charles Darwin University当年叫 Northern Territory University,后来因为高校合并,就改名了,成为了现在的名字。达尔文大学并不大,绿意盎然,环境很好;当时是周末,学生并不多,我们堂而皇之的进入各个教学楼,Cathy还找到了当年的教室,向我们讲述她十年前在此求学的故事,颇多感慨;Carl很开心,能跟着Cathy一起走过她曾经走过的路,其实这个英国绅士骨子里还是很浪漫的啊;对于学校,我一直有种莫名的亲近感,到一个新地方,也比较乐意去逛逛学校,和国内的大学不同,这里很安静,几乎看不到人,房屋也破旧,不过景色真是好,阳光灿烂,倒是个做学问的好地方。

本地人的生活

Cathy之前在达尔文读书的时候,和室友Katherine关系很好,也颇受其父母照顾。大概12点,我们开到了Casurina Square吃午饭,顺便给Katherine的母亲Giovanna打了电话,不多久她便来了,聊了会儿,便一起开车到她家里做客。让我感慨的是google map之强大,把他们家的地址输上去,就能直接导航开过去了。我们随Giovanna回家,看到了Gram的姐姐Margaret和姐夫Breddi,俩人年纪不小了,还兴致勃勃的开车穿越了大半个澳洲,来到达尔文;没多久,Katherine也来了,还带了她的一对儿女,Edean和Amy,小孩子真是闹腾,不过也不怕人,很快就在游泳池里玩起来了。晚上Giovanna做了丰盛的饭菜招待我们,大块的烤肉,蔬菜和米饭,类似自主的形式,每人盛一些放到自己的盘子里,边聊边吃。

我们本来打算住Caravan park,Giovanna得知还没有预订房间后,便热情邀请住他们家,我们欣然接受。

次日6点钟,我便醒了,坐在二楼阳台上看日出,还看到一颗类似流星的物体划破天空,慢慢下坠;不久,男女主人也起床了,7点钟,男主人的姐姐Margret及其丈夫向大家告别,他们要开车回家了,两个年过花甲的人,要开几千公里,真是佩服澳洲人的勇气。临走前,她亲吻了所有人的脸颊,”In Australia,we kiss people”,然后笑眯眯的离开了。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80

8点钟,我们吃了风声的早餐后,男主人就开车带我们去他的鳄鱼公园玩,他在达尔文有一大片地饲养鳄鱼,生产各种周边产品,也组织游客参观;我们去的时候,碰巧有个团,便跟着加进去了,导游是个女孩子,脸红扑扑的,非常激情,时不时从桶里掏出一块肉,鼓励大家去喂鳄鱼,然后抓拍照片;她带着我们绕了一圈,介绍了各种鳄鱼,之后便是自由活动,公园内还有好多其他动物,考拉啊,袋鼠啊,老虎,狮子,猴子等等,真是名副其实的动物园。在集合的时候,导游拿出来一只小鳄鱼,邀请大家手里握着拍照,鼓足勇气,我接过了那条鱼,凉凉的表皮,很滑,好在嘴被封住了,所以并不咬人。门口还有一只鹦鹉,Carl很有耐心的去给它瘙痒,那鹦鹉非常享受,以至于Carl停下来时,它还别扭的生气了,很有趣。

参观完,我们就来到了nightcliff,也是Cathy经常来的地方,看看达尔文的海,很荒凉的感觉;午饭后,我们接上之前联系的玉米灰原,到博物馆参观了下,了解了几十年前达尔文所经历的巨大台风;然后到Wharf,在海边和灰原聊天,讨论我们喜欢的春春。大概5点钟,我们开到city,放下灰原,准备逛一下街,可惜那天是周日,闲散的澳洲人民是不上班的,所有店铺关门…我们便在一个文化街区溜达了下,顺便等Gram和Giovanna;六点钟,人齐了,Giovanna建议我们去见识下当地的Sunday Market,便带着我们开到一大片草地上停了车,远远地就听见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类似于中国的夜市,每人一个小摊子,摆些东西来卖,真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有人在吹奏当地土著居民的传统乐器didgeridoo,有人用鞭子来回挥舞,还有的自弹自唱;当然食物也很丰盛,几乎涵盖全球各色饮食,我买了土耳其的羊肉卷,味道非常好;小贩们在热情的叫卖着珍珠,衣服,包,皮带…我还看到了传统的中医推拿按摩…据Giovanna讲,这些人都是本地居民,付一些租金给当地政府,每周末就可以在这里摆摊了,周末很多人会来玩,人气很高。

2012-09-10_Sin_Aus_Sin_Australia_82
8点钟,我们赶到Katherine家,和她告别,她两个孩子都在哭,真是体会到了当母亲的不容易;9点钟,回到Givanna家,和她聊天到很晚才睡去。

在达尔文呆了两天,与之前的旅行很不同,这次主要是和当地人交流,了解他们的生活。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尽管也有自己的烦心事,总体而言,他们很多人还是很热爱工作和生活的,无论护士、青少年教官、还是健身教练、公园业主,他们真正在工作上投入了热情,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自豪感;虽然与家人关系相对松散,但家庭成员间的凝聚力与相互关心,还是能看的到。他们的生活节奏也比较慢,我告诉Gram自己上班往返要2个小时,他哈哈大笑说,公园,15分钟;超市,10分钟;学校,10分钟;医院,10分钟…一切触手可及,生活相当方便。他们很难理解中国人为什么要拼命聚到大城市,而我也很难解释中国城镇化之路的漫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