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燕园

未名湖

愚人节,去北京,逛母校,访老友。

那天天气极好,天高云淡,公车沿着北四环一路疾驰,路过鸟巢,转到成府路,过了五道口,很快就到了北大。学校开始查出入人员的证件,校外人员需要登记才能进入。好在有师弟带领,我很顺利的进去了,沿着东门主路走到图书馆,晃到百年讲堂,又钻进博实旁边的小吃店,买了思念已久的煎饼;还看到了著名的包子大叔,他的脸上已有了深刻的皱纹,似乎在打瞌睡,迷迷糊糊的样子,但我刚说要买个豆浆,他马上精神起来“豆浆两快,钱放这儿,外面自己拿吧”,一气呵成,带着熟悉的京腔,很是亲切。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拿着东西,边走边吃,同时睁大眼睛,贪婪的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食堂依然熙熙攘攘,马路上也相当热闹,各色人等川流不息,充满勃勃生机。到了熟悉的学一小白房,不朽的煎饼依然在,还多了很多兄弟姐妹,样式相当丰富。前面走几步,就到了当时的宿舍,中间的车棚还在,摆了好多破破烂烂的自行车,楼门口大黄倒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白色的猫,旁边好几个箱子做成的窝,还有小碗装着猫粮,它则惬意的打着盹,眯着眼睛,看起来生活很不错。不仅想起那个笑话:清华的男生最羡慕的,是北大的猫。

出了宿舍区,又到了水房,还是老样子,只是对面的复印店变成了奶茶店,小小的门脸,好几个人在排队等,生意似乎还蛮好的。沿着小路走,很快就到了物美地下超市,我照例进去逛了下,亮点在书店,博雅书店旁边一下子开了好几家,可能是竞争激烈的缘故,折扣很好,最高的不过75折,大多5或6折,还有3折的,种类也算全,还有不少专业书和教材,冲动之下,我竟一口气买了7本,拎着才发现好重…

和空姐顺利接上头,到南门去找她,这才发现学校的变化,南门主路两边的楼几乎都拆了,在大肆建设,尘土飞扬;走到门外,发现若干快递公司的人,划定各自的地盘,在收发快递,看来也是校园管制的结果吧。空姐也换了个办公室,我很白痴的走过了,又倒了回去,被其无情鄙视。可能是常常在网络上聊得缘故吧,我们并没有经年不见的疏离感,科技改变生活啊;下午还和LJ有约,和空姐聊了半小时左右,我便撤了,顺着南门外的单行道走,看到了理想国际大厦和曾经的第三极书店,写字楼还在,书店已然关闭了,传统图书业颇为式微阿。从西南们大摇大摆走进校园,保安并未阻拦,不禁窃喜,看起来我还挺像学生的么,很是虚荣了一把。

走到勺园,接到LJ的电话,不久她人也到了,骑着一辆老式自行车,几乎没什么变化。我们一起走到他们的实验室,一栋新的仿古小楼,装修倒是很现代,干净舒适的感觉。和她聊了好久,晚上还一起到西门外吃了老北京火锅,传统的铜锅,烧炭的,据LJ说,这家店她本科的时候就有了,差不多快十年了,生意一如既往的好。老丁烧烤也鸟枪换炮,从小地摊登堂入室,变成了饭店,面积还不小,其中也有我的贡献啊^_^

饭后,本想约同学逛北大,但气温骤降,寒风吹在脸上,生疼的感觉。遂放弃了这个想法,离开了。

08年毕业后,基本没有回过学校;两年前偶尔去了一次,也是办事情,不到一小时就出来了;这样说来,差不多就是4年了,又一次认真地逛这座园子,吃这里的东西,看这里的景色,突然有了深深的眷恋,虽然我曾经认真地考虑过退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