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Me第七年 (2) – 糗事和腐败

Red
有人说,WhyMe是各地特产交流大会;确实如此,玉米们从各地赶来,与JQ们一年见一次,当然要好好表示下了,大腐,小腐,群腐,早茶,午餐,晚饭,甜点,夜宵…一个都不能少!

1 第一腐

我们的腐败从3月23日开始,Cornbean先行到达,火车晚点7个小时去不成海滩的孩子真的很可怜哦,于是我们决定去吃大餐,跑到了深国投的拾味馆,一份骨汤,一条鱼,加上豆腐,萝卜皮,娃娃菜等等,本来是三人份的套餐,Fatima临时有事来不了,于是变成了我们两个,大快朵颐,好不开心。本来没有计划饭后登山,一不小心吃的多了些,于是一致决定去爬下莲花山,虽然是个小土坡,也是要走一阵子的,我们俩还累出了汗,在充满花香的公园里散步,微风拂面,对深圳的印象又好了一些。

2 第二腐

3月24日,我早早的就醒了,起来用高压锅煮红豆薏米粥,豆子前一晚已经泡好,只需放进锅里,插上电煮就可以了。但就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居然会忘记关阀门,差点把粥煮干-_-! 早餐过后,我和Cornbean一起出发,到地铁站和晚点的小菲同学会和;我们刚到地铁站,小菲同学便也到了,于是约着在某个出口见,只有50米左右的距离,我们很快就到了,但诡异的是,小菲的手机打不通了!仅仅两分钟的事情,手机就突然打不通了…我开始了猜测,难道手机被偷了?深圳这么快就给她来了个下马威么?而我可怜的脸盲症,在茫茫人海中寻找每年只在WhyMe见一次的玉米,是多么艰巨的任务啊!来回转了大概十分钟,终于看到了地铁站内,某人在向我们招手,没错,是小菲!顿时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欣喜,差点泪洒当场。

我们到了熟悉的茶餐厅,点了各样粤式早茶,开动!大家的战斗力还不错,小笼屉吃了,来不及清理,便摞了起来,颇为壮观,被我称之为“与头齐平”;大概11点多,Fa姗姗来迟,带着迷蒙的眼神,横扫残局。我感觉那家茶餐厅的水准有些下降,颇为过意不去;但诸位JQ表示吃的很嗨,又给我打了剂强心针。

3 省电模式

下午的安排是红树林徒步,刚走几步,Fa就说“要把自己调整到省电模式”,打上车前往海岸城的时候,我戏言“你可以关机啦”…理工科的女生们真是伤不起啊~~海岸城的许留山几乎被玉米们攻占了,我们还算幸运,不到几分钟,就有座位空出来,虽然小小挤挤的,还是能休息下么;许留山的招牌依然是芒果,我们也不能免俗,点了若干,味道还不错;吃聊中,迎来了领导“小飞侠”,当然,领导出行,是要有随从的,小飞侠还带了司机来;我们聊了一会儿,便到蓬克酒店酒店领道具,一如既往的壮观,好多箱,黄黄的一大片~~

4 第三腐

领完道具,基本就要准备去吃晚饭了,淡定的高大妈发来短信,说她在旺角,准备从深圳湾出关,和我们会和。时间还早,我们打算溜达着去,走着走着,眼看就快到了,突然发现,找错分店了…我们预定的地方还远呢,果断决定打车;站在路口,一直没车停,领导安排小菲“去,露个大腿”,还未待行动,真的有车停下来了!虽然司机急着交班,很不乐意载我们,但我们发扬“牛皮糖”精神,不下车,软磨硬泡;在周末的深圳,司机硬是飙出了F1的速度,不到十分钟,就把我们送到了饭店…路上,小飞侠同学讲述了她赶飞机时的糗事,让大家很是开心了一下;大概5点钟,各路人马到齐,开饭!我们选的是客家菜,味道清淡,品种丰富,还有甜品供应,偌大的餐厅,我们是最早的一桌,直到吃完,才热闹起来。期间小飞侠又被迫讲了一遍她的糗事,以供大家娱乐^_^我最开心的是Fa同学带的青团,心心念的青团,好吃啊~~

5 第四腐

高大妈强烈呼唤夜宵,我便在网上做了攻略,查到了家附近的砂锅粥,还记了预定电话;演唱会结束后,刚上地铁,我便开始给店里打电话,预定粥,当时还不到11点,我竟生生看成了近12点,要求他们“12点半出粥”,好在店家比较靠谱,隔了一阵子,又回了个电话,我才发现自己犯的错误,WhyMe前后,智商归零啊!我们下了地铁,走几步,便到了粥店,热乎乎,香喷喷的砂锅粥,很快被一扫而光…

6 第五腐

25日,尽管大概2点多钟才睡,我还是早早的起来了,无比空虚,决定做点什么;想到JQ们没有吃到肠粉,便一起约了去吃肠粉,下午和高大妈一起逛香港。11点多,我们到了华强北附近的肠粉店,三个人,点了三个肠粉,三碗粥,三个叉烧包,吃的更high,高大妈还特意拍了照片发微博,小菲则表示下次来广东前,一定要把肠胃清干净;期间,还接到领导的慰问短信,告知“领导不在,小兵乱High”,领导很想发飙,可苦于抓不到人啊~~

7 第六腐

其实,这次只有我一个人;在香港,和高大妈分开后,我去了旺角的金华冰厅,点了沙爹牛肉面(送丝袜奶茶)和著名的菠萝油,一个人坐在卡座上,品尝着熟悉的味道,突然想起春春最后的一首歌“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很想掉眼泪。

 

这次见到了六个玉米,分别从北京、上海、长沙、广西赶来,欢声笑语,糗事不断;有些人,是第一次见面;最多的,也不过数面之缘,但那种熟悉的感觉,互相的信任是难以言表的,所谓“白头如新,倾盖如故”,就是这样吧;外人可能很难理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或许是因为,我们都爱那个孩子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