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六年

Chris Lee

Chris Lee

本来这篇题目叫《我们的五年》,去年8月到北京出差,适逢春春在酒店隔壁的图书城签售,想起来成为玉米已经五年了,便想纪念下,但开了个头,便一直放在存稿箱里,没有填坑。转眼又是8月,我们的五年,也变成了六年^_^

六年前的8月12日,我第一次从电视上看到了李宇春,便成为了玉米,开始疯狂的追星生活,音频、视频、接机、发布会,忙的不亦乐乎。时至今日,我依然怀念2005年那个火热的夏天,我的生活淋漓尽致,态度鲜明,肆无忌惮甚至略带得意的表示着自己对她的喜爱。

这高烧持续了到次年3月,参加完玉米基金的成立仪式后,我好像耗尽了所有热情一样,转身投入学习,认真准备考试;虽然听到她的消息还会多看几眼,但基本上不怎么主动搜索她的新闻,连专辑也后知后觉,发行了好久我才知道。这一断,就是3年。

09年3月,托cornbean的福,得以在最后关头搞到广州whyme的票,在深圳的我凭借地利坐着和谐号到广州看演唱会。这场演唱会又把我变回了玉米,真是辛苦淡定两三年,一下回到05年啊。从此继续追逐她的whyme演唱会,10年的南京,11年的武汉,我都在那里。

因为春春,认识不少朋友,6年了,他们有的还是玉米,有的已然热情消退,但我们还是朋友。

6年过去了,春春少了当年的青涩张扬,多了些恬淡内敛。6年前的她,常常耍酷,肆无忌惮的笑,或面无表情的板着脸不说话;现在的她,面对媒体、主持人和玉米们,挂在脸上的,总是淡淡的笑,那笑容后面,是捉摸不透的心情和礼貌的距离感;她开始懂得抑制自己的情绪,学会回答不喜欢的问题,勇敢面对指责、流言、甚至谩骂。有人说她变了,妥协了,没有了当年的叛逆自我,成了喜闻乐见的role model,让人失望,便不再欣赏她;也少人说,现实的社会中,妥协是无法避免亦可以被原谅的,她骨子里没变,那些东西还在,只是放的更深,总有一天,她会让我们看到。

我也和众多“孩儿她妈”一起,讨论过她的种种变化。尽管都自诩“孩儿她妈”,但风格迥异。有的是“虎妈”,对春春高标准,严要求,希望她不要浪费天赋,更加努力,成为世界一流;有的是“慈母”,觉得春春不要太辛苦,注意身体,态度没必要太坚硬,适当妥协是可以的。按这样划分的话,我算“慈母”类型的吧,或者说,更像个朋友,对春春,我始终持乐观态度,她这几年的表现,使我知道,虽然少了些叛逆,多了些妥协,她还是那个春春;那封《不能寄出的信》也告诉我,她的椰子,没有变。我不知道身处她的位置,置身于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中国娱乐圈,她有多少不得已,受过多少委屈,低过多少次头…这中间的辛苦,我很难想象的出。工作三年,我已由当年的愤青一枚开始为党打工,我想,自己没有资格指责选择妥协的人。何况春春的所谓“妥协”,也许正如她所讲“拳头缩回去,才能更好的伸出来”,我期待着她厚积薄发的时刻。

总而言之,保持目前的安全模式也好,追逐世界一流也罢,我只希望她快乐,听从内心的想法,踏实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是那么没有忘记“最初的梦想”的孩子。

很难讲不离不弃,这世界变化太快,夫妻都能反目成仇,怎能指望粉丝永远追逐偶像呢…庆幸的是,到目前,我还是一棵茁壮成长的shi苞谷,依然会为她的音乐、言语感动或愉悦,有什么理由不继续喜欢她呢?

春春,明年whyme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