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笔记(10)- 心理学实验

20世纪最伟大的心理学实验

前一阵子单位内部讲座,想来想去,找了个“社会心理学概述”为题目,大概讲了些基础概念,重点介绍了几个心理学实验,其中米尔格拉姆的服从实验引起了我的兴趣,便找了这本《20世纪最伟大的心理学实验》来看。一般来说,我是很讨厌这种“伟大”,“经典”之类浮夸的形容词,不过在网上查查书评,貌似还不错;而这本书,尽管颇有小说嫌疑,对我这个心理学门外汉来说,可读性还是不错的。

书中介绍了十个著名的实验,从相对熟悉米尔格兰姆(Stanley Milgram)的服从权威实验,到匪夷所思的莫尼斯的心理治疗。看完之后,一身冷汗,有种“竟然是这样”的感觉。我开始反思,自己是否也存在类似的行为想法呢。

一  令人失望的人性

先从米尔格兰姆的说起吧,在他的电击实验中,65%的人会忽视掉对方的哀嚎、请求和哭泣,选择服从,继续电击;仅有35%的人会反抗,停止实验。 他从情境的角度来解读其实验发现,认为人所处的环境比人格更为重要,只要所处的环境需要,任何人都能称为杀人凶手,还以此来解释纳粹的大屠杀行为。阿伦特(Arendt)也曾撰文为艾克曼辩护,认为其身处官僚体制,服从是军人天职,没有外在的声音来提醒他的良心。米尔格兰姆的实验结果举世哗然,也招来不少批评,哈佛大学教授戈德哈根(Daniel Jonah Goldhagen)认为其为纳粹的辩护及其荒谬,指出人无时无刻不在反抗权威,并且纳粹有时间来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与电击实验的情境并不相符。

抛开纳粹不谈,单纯来讲这65%的服从比例,在我看来,还是很惊人的。中国有句话叫做“屁股决定脑袋”,也算是印证了实验结果吧。很多人身在其位,便不由自主的谋其政了;一个杀人放火的土匪,招安后也开始讨伐原来的战友了;曾经的愤青进入体制内,可能会算计自己的职称、工资、福利,没有时间来讨伐万恶的制度了。说“服从权威”也好,“随波逐流”也罢,这个实验让我们看到,坚持独立的判断是如何艰难。对我而言,有两点体会:

  1. 很多东西是经不起考验的。米尔格兰姆的实验让我们对人性失望,在权威面前,良心的声音微乎其微。我想不仅人性,爱情、友情、亲情也是如此。不要傻到去设个套考验自己的朋友、亲人或爱人,后果可能是大家都承受不起的。平平淡淡生活就好。
  2. 选择好的环境很重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孟母择邻而迁,还是很明智的。我开始审视自己的变化,逐渐怀疑自己的选择,不要想着自己有多么坚强的意志力,环境力量之强大,是超出你的想象的。在暂时无法改变环境的情况下,我所能做的,只能是时时提醒,日日反省,尽最大努力发挥自由意志的作用,不要忘记最初的梦想,不要成为自己都不喜欢的人。

二  强大的社会暗示

1964年3月13日凌晨3点,纽约发生了一件世人震惊的案子。一名年轻女性在停车场遭受侵犯并被杀害;整个事情超过35分钟,歹徒三次施暴,她每次都高声呼救,旁边的住户应该都听到了,甚至亮起灯,但一共38位证人隔着窗户目睹事件经过,听她哀嚎了半小时,却无人施救,犯行结束后,才有人报警,但此时女子已经身亡。、

事件经披露后,全美民众哗然,群情激愤。达利(John Darley)与拉丹(Bibb Latané)设计了癫痫病的实验,来测试人们对此类事件的反映,实验遗憾的发现,只有31%的受试者会才去行动,与米尔格兰姆中35%的反抗者比例近似。微调后的实验发现,旁观人数越多,采取行动的比率就越小。他们称之为“责任扩散”(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深入研究后,他们发现不去帮助别人,除了害怕惹事外,很多时候是知道别人在场,而看着大家没有行动,就担心自己是不是误读了整个事情。

社会暗示(social cuing),旁观者效应(bystander effect)或者多元无知(pluralistic ignorance),无论怎样的名词来解释那诡异的38位目击者,其实只是告诉我们“模仿是人类的本能”,或者更广而言之,是动物的本能。乞丐现在篮子里放些钱,收到捐助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多;而自杀现象经披露后,坠机与车祸死亡的人数也会增加。这些,都归于强大的社会暗示,人会不由自主的受到影响。比曼(Arthur Beaman)曾撰文说明自己的研究成果

如果人能接受教育,了解社会暗示、多元无知等观念,就像注射疫苗一样,多少会抑制这些反映的出现,避免使自己成为受害者”。

他提出了助人五阶段:

  • 觉察:你注意到有事情发生,而你可能帮的上忙;
  • 理解:你认为有人需要帮助;
  • 责任:你自觉应该帮忙;
  • 判断:你决定要怎么做;
  • 行动:你采取行动。

经过这些教育的人,主动助人的比率会提高很多,某种程度上讲,对“冷漠”产生了抗体。

讲了这么多,只是想说明,多数人未必是对的,有时候,我们要克制社会暗示对自己心理产生的影响,做出独立的判断。

三 啼笑皆非的认知失调

费斯汀格(Leon Festinger)在他的《认知失调理论》(A theory of Cognitive Dissonance)中写到

“个体若同时抱持相互抵触的观念(即认知结果),那么思想对立的最终行为就是衍生出一种力量,进而改变个体的行为或态度。个体有时未必如一般所认为的-改变行为以符合信念(belief),反而可能改变信念,使其能尽可能合理地解释行为。”

故事源于1954年12月21日,一群信徒坚信上帝要毁灭世界;他们放弃一切,聚在一起躲避灾难。当然,什么也没发生。事件的始作俑者基奇(Keech)破例的热情招待记者,并发表她的宣言“信徒静坐整晚,人虽少但心意虔诚,上帝都感受到了,所以决定拯救地球免于毁灭”。信徒的预言遭受现实打击后,信念出现了剧烈改变,还将新的信念奉为准则。费斯汀格称之为认知失调,随后的实验也验证了这一理论,为1美元说谎的人宣称所言属实的比例明显高于为20美元说谎的受试者。他们为了合理化自己的行为,区区1美元的代价很难说的过去,只能配合行为来改变想法,解释自我形象矛盾的行为。

费斯汀格将认知失调分为三种:信仰破灭型(Belief/Dis-confirmation Paradigm),例如那些狂热的教徒;奖赏不足型(Insufficient Rewards Paradigm),为1美元说谎者;诱导服从型(Induced Compliance Paradigm),想加入大学兄弟会的新生。看起来荒谬,却不无道理。想想自己的成长历程,也不乏类似的经历。依然需要警醒,要有独立的判断,不要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

第一个实验说明我们会服从权威,忘记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第二个则说明会受社会的影响,不由自主的模仿他人;第三个则更让人然啼笑皆非,我们会合理化自己的行为,让行动指挥大脑,搞到最后自己都信了。人真是脆弱的动物啊,知道并了解这些弱点,尽量保持独立判断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