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ce — 公开课有感

 

Justice

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哈佛的开放课程远近闻名,尤其是这个讲了30年的<Justice>,Sandel教授带着狡黠的微笑,娓娓道来各派观点,让我们与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卢梭(Rousseau),边沁(Bentham),洛克(Locke),密尔(Mill),康德(Kant),罗尔斯(Rawls),诺齐克(Nozick),弗里德曼(Friedman)等哲学家一起思考那些看似深奥,却每个人都会遇到的问题。

第一节就是失控有轨电车的故事,同学们分成了两大阵营,当然,我也做了自认为有道理的选择–转向少的人;但等等,这真的是我要做的选择么?Sandel引出了功利主义(Utilitarianism,Jeremy Bentham, ),“The greatest good for the greatest number.”,在功利主义看来,将有轨电车转向少的人是符合大多数人利益的;但是,人的生命、尊严、权利可以被衡量、计算么?他举出了Ford Pinto小型车的例子,Ford公司居然在知道车子有缺陷的情况下依然不增加部件,因为他们做了成本效益分析,发现撞死人被诉讼陪的钱少于更换部件的钱,这这个例子中,每个人命价值20万美元(1970年),这个案子震惊了陪审团,也震惊了学生们。

面对如果向功利主义者那样认为,要为了大多数谋求最大的利益,那些少数人怎么办呢?他们的利益就要被牺牲掉么?Sandel又介绍了John Locke和Nozick的观点,探讨了自由选择权和个人所有权的问题…

这似乎是一场思想的盛宴,感谢Sandel教授,用一个个生动的例子,带我们一起思考,讨论;我也乐在其中,孜孜不倦跟着看。在课程的开始,Sandel就讲到,这门课并不是为了得出什么结论,只是一起探讨问题,“To awake the restlessness of reason and to see where it might lead”。我曾经对哲学敬而远之,觉得那些虚无的东西,实在没什么意思;但经过Sandel的启蒙,对这个领域又有了一些好奇,或许会找些东西来看看吧。很多时候,我们只知道自己会做选择,但未想过背后的道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哲学体系(不管是否意识到),认真的探索,享受思维的乐趣,也是蛮不错的一家事情。

还想感慨下,曾经我也是个爱学习的好少年来着,也立志要做研究;可惜被无情的现实打击的落花流水,毅然决定找实习和工作,果断放弃学术。当时同寝室MM说,“你以为自己不喜欢学术,这不一定是对的;我们在这里搞的,不是真正的学术”,后来这位真正的学术牛人果然不负众望,跨专业到了MIT,而我一头扎入社会,与学术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