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式感

仪式感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个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

Image result for 仪式感

我不能算是个有仪式感的人。小时候父母过生日,极少庆祝,一般是吃碗面了事,从来没见爸妈互送过礼物。我自己生日呢,倒是会聚餐,一般和同学一起,有时候会有生日蛋糕,但也不是每次都有。节假日中,除了过年会收红包,其它的也都草草过了,无非是多一些假期,可以出去玩。而我对仪式感并没有向往,觉得麻烦,生活本来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花时间在这上面,岂不是无聊?

后来慢慢长大,发现缺乏仪式感的生活,虽然效率高,但确实乏善可陈;成为玉米后,慢慢的就开始接受各种纪念日,“310”是春春生日,那么我们定个蛋糕吃一下;“826”是玉米节,大家出去搓一顿,好像这样做了之后,这些日子真的会别有意味,与众不同一些。到澳洲后,经历了几个圣诞节,有时陪同事买礼物,每个人都要给亲朋好友挑选礼物,虽然费心思,但收到礼物的心情,还是很美好的吧,可能这就是所谓“甜蜜的负担”吧。

年纪渐长,精力大不如前,又在异国他乡,人会坚强但也脆弱很多,粗糙的生活让我感到厌弃,疲惫的身心需要抚慰,于是逐渐理解并接受这种观念,注意各个纪念日、节假日,开始在这些日子里对自己好一些,做些与众不同的事情,好像周末是对于一周辛苦工作的奖励,这些特殊的日子便是漫长的人生路上甜蜜的关卡,使得我们有所期盼,使得平淡的生活有闪光的回忆。

澳洲日记 – Only if you want to

Only if you want — 在澳洲时常能听到这句话,通常的场景是A要帮B一个不大不小的忙,B通常会说“Only if you want to”。含义有两层:

1 你如果不愿意,我完全理解;

2 这是你要提供的favor,我并没有要求,请不要期望回报。

初始可能觉得不习惯,看似无情,但逐渐发现这样真好,人际压力一下子小了很多。在国内或者在澳洲和中国人打交道时,有时会遇到别人觉得理所应当的要求,而我并不愿意,在特定场合却很难拒绝。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帮忙,但总是觉得不舒服,对提出要求的人也会有看法。对方可能会觉得,如果调换下位置,他们一定愿意帮这个忙,或者以后会报以我同样的帮助,但我依然不愿意呀,你愿意是你的事情,并不能将你的标准强加给我,而且我并不指望所谓回报,因为本来就无意做这样的favor。

学到的教训便是: 1 不愿意做的事情,一定不能答应;2 与不熟悉的人,不要一起出行。

小狗Bobby

Bobby 是个牧羊犬,出生于2009年12月,是Maggie同学的狗,由于他们举家回国,就于今年7月把Bobby交给我代养。

1 初次见面

7月初,我们开了辆车去接Bobby,刚进门,他就蹦蹦跳跳迎上来,一点不认生,走的时候也很安静,只是一直站着朝窗外看,似乎在努力辨认回去的路。

到家后,本来在后门外给Bobby搭了个小窝,考虑到当时是冬天,实在太冷,思来想去,还是让他在洗衣房睡觉,Bobby很聪明,看到自己的毯子在洗衣房,晚上便乖乖跑去睡了。

2 登堂入室

没多久,Bobby便发现Living Room的一个门后是我的卧室,于是他再也不肯睡洗衣房了,宁愿抛弃毯子,也要躺在门口。后来只得把他的小毯子移到门口,让他晚上趴在那里。

事情并没有结束,有几天特别冷,加之Living Room的玻璃烂掉了,我便把Bobby的铺盖移到卧室,让他晚上住在我的床边;这一下他可高兴了,终于进了卧室,感觉地位又上升了些。或许是兴奋过了头,他不仅在房间里伸懒腰,走来走去,有一天晚上还吐了,无奈之中,只好又把他请出卧室,Bobby很不甘心,又不敢说什么,在外面侯了一个小时,估计觉得我已经睡着了,便自己以极快的速度打开门,硬闯进来,扑通一声,躺下就睡,把我吓一跳,打开灯才发现是他,真是哭笑不得,佯装生气,让他出去,Bobby看没希望了,也不敢回头看我,臊眉搭眼的出去了,一夜无事。

3 小馋狗的觅食生涯

馋应该是狗的天性,Bobby也不例外;他平时吃的不多,早晚各一杯狗粮。在同学家接他时候,带了两袋狗粮,一袋是开封过的Super Coat,带拉链结构,盛完狗粮可以拉上;吃完后,换了另一袋没拉链的,盛完后只能拿东西压一下。某天晚上,我拉开门准备和Bobby说晚安,他竟然不在门口,接着便听到“咔嚓”的声音,打开灯,发现Bobby正在偷吃狗粮,被发现后,一脸惊慌的看着我,走也不是,继续吃也不是,场面颇为尴尬。我把他赶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又将近20公斤的狗粮搬到厨房,随即关上门,免得他再偷吃。

没了夜间狗粮,Bobby颇为郁闷,终于赶上一次周末聚会,同事Callie带着自己的牧羊犬Jasper来探访Bobby,两狗在一起,免不了吵闹,为了让他们有点事情做,便给了几块骨头给他们吃,Jasper没舍得,埋在了土里;Bobby胃口好的很,马上就吃完了。吃起来爽啊,小小的胃根本消化不了,睡觉前悉悉嗦嗦,一下吐在了房间里,次日禁食一天,才慢慢缓过来。

骨头不敢吃了,我们想要不要给他吃点肉,于是某天炖鸭子的时候,便给了Bobby一些鸭肉吃。这一下可不得了了,晚上他便不怎么吃东西,不停的放屁,还拉稀,初次见识如此场面的我也吓了一跳,赶紧拍了照片发到Facebook群询问。群友非常热情,说Bobby应该是吃了之前没吃过的东西不太消化,严格控制他的饮食,只吃煮好的鸡肉和米饭即可。于是Bobby开始了为期一周的清淡饮食,每天早晚各吃一份鸡胸肉配米饭,而我也时不时到后院草地上观察他的粑粑,差不多第五天,他的便便开始成形了,我也放心了。

经历了若干事故后,我们开始严格控制Bobby的饮食,早晚一杯狗粮,偶尔有几个treat,此外别无他物。

4 鸟枪换炮之Bobby的新床

Bobby刚来时,只有一个门垫和一个薄薄的小毯子,他并不介意,晚上甚至还趴在冰冷的地上睡觉;后来发现家里有之前的泡沫垫子,便给他当了床,他还挺高兴,无论在哪个房间,都一定在垫子上睡觉。自从有了狗,和同事的话题也多起来,免不得谈起狗的各种装备,某日同事E花重金(200多刀)购入狗床一个,跟她聊了几句,她建议我给Bobby也买一个,但不用这么贵的,到Kmart买20刀的即可。

想想也是,我每天晚上睡的席梦思,他也该有个像样的床呀,于是周末大采购,给Bobby购入狗床一枚。当天他就爱上了这张床,睡的昏天黑地,舌头都吐出来了,果然,狗也是很贪图享受的呀。

十三邀

最近在看《十三邀》,不是打麻将的十三幺,是自称带着偏见看世界的许知远主持的节目。

其实去年就知道这个节目,当时是因为看《吐槽大会》,知道了李诞,而他居然上了个长达三小时的访谈节目,便是《十三邀》;后来便找来其它几集来看,印象很深的是许知远去米未传媒采访马东,提及为什么不抵触这个新时代,马东说“我没有那么自恋”,许知远颇为尴尬,连我这个屏幕外的观众都能感觉得到;后来又看了他和蔡澜的访谈,许试图问“读圣贤书所谓何事”, 而蔡澜则笑了笑,说“小伙子,不要太颜色”,当时对许的印象并不好,觉得他有强烈的优越感,以悲悯之心看芸芸众生,颇为自恋。

今年偶然得知十三邀又出新一季了,并且采访了春春,便找来看,随之一发不可收拾,连着之前的李安,王小川,贾樟柯等动辄数小时的完整版一起看了,竟然开始慢慢欣赏起这个不修边幅的大叔来。访谈节目看过不少,最过瘾的还是十三邀,正如王小川所说,许知远有学识,思想,也有深度,以他的天真、坦诚深入提问,同时并不喧宾夺主,懂得留白,加之节目够长,嘉宾便能畅所欲言,实在难能可贵。

人到中年,经常会有种疲惫感,并不是身体上的疲惫,而是精神上的,貌似什么都见过,道理也懂一些,忙碌而重复,很难为一份工作,一次行程而兴奋。这时候可能更需要读书吧,多了解些其他人的观点,多学些新知识,带来些精神上的兴奋,保持大脑的活力。

女权

从学生时代至今,参加过各种培训、会议、论坛,主题多是技术、安全甚至反腐倡廉类,参加沟通和睡眠培训已经觉得很新鲜了,但就像那句话讲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e,上个月参加的论坛算是迄今为止我参加过的最有趣的了。

7月下旬,托公司的福,在墨尔本参加了为期两天的澳洲女性领导力论坛;坦白讲,去之前,我是毫无期待的,可能和成长环境有关,打小,我就对各种运动不感兴趣,女权也好,民主也罢,在潜意识里,这是一件与我无关的事情,但公司既然组织,就当作参加集体活动了。

仅仅两天后,我的想法便完全改变了,我开始认真思考身为女性,面对职场和生活中的种种不平等,自己是不是也有义务去做点什么?也开始反思自己的一些观点,是不是有商榷的空间,我所以为的正确,或许只是教育、经历的结果,而换一个角度来看,或许就有不一样的观点。

印象最深的几点:

  • 大家很真诚的关心这个事情

年轻的时候,我应该也算热血青年,十几岁便到山区做环保教育,后来还深入震后灾区去采访NGO,但身为务实的中国人,这腔热血并没有持续太久,工作步入正轨后,生活也越发现实,我便与类似活动渐行渐远;但即便在最热血的青春岁月,对‘女权’,我也是打心眼里不相信的,跟‘改革’类似,好像一个虚幻遥远的口号,看都看不清楚。

但参会的那两天,整个论坛的近300人与会者和嘉宾(大部分为女性,有部分男嘉宾和参会者),从普通员工到500强CEO,每个人都在从各种角度,认认真真的讨论女性在社会中遇到的问题,怎么能改变,我能做什么?人可能真的是环境动物,在这种情境下,我也不由自主的觉得自己并不能置身事外,而是其中的一分子。

  • Step out your comfort zone

很早就明白,面前有两条路的时候,尽量选难走的那一条。道理都懂,但做起来真的很不容易,一不小心,就蹉跎掉了;日常的琐碎生活很容易淹没所有雄心壮志,疲累不堪,回家只想“葛优瘫”,就别提选难走的路了。

按照统计,女性在初级职位上占数量与男性差不多,甚至更高一些,但越往上走,比例越小,这意味着与男性相比,女性想要升职加薪,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加之不少身为人母,很容易便牺牲事业,回归家庭,看起来是对家庭最“经济”的选择,但从长远来看,这种现象的持续只会让女性在职场上举步维艰;再难,也要去做去争取,不仅仅是为自己,也是为后来的所有女性工作者们。

  • It’s Okay to be vulnerable

我们一直认为,在职场中要摒弃一切情绪,表示自己的专业性;一位嘉宾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她经历父亲去世、尝试试管婴儿数年都未成功,她未向同事吐露半句,独自承受一切压力。时隔多年再来看,她认为自己当初的想法很愚蠢,这种所谓的“专业”也是一种不信任,不相信每天和自己相处8个小时的同事们会关心自己的生活,或者提供帮助。

成长于竞争激烈的中国的我也常被教育,在工作中要多留个心眼,工作中交不到朋友;现在来看,未免有些小气。其实和同事的关系,更应该是队友,一起把事情做好,把蛋糕做大,而不是彼此提防。人都是很敏感的,我对别人设防,别人总会感觉到,也会对我设防,造成完全没有必要的隔阂。而相较于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工作机器,大家更喜欢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真诚的力量是难以估量的。

  • Take risks

调查显示,在申请工作时,假如有十条要求,男性满足60%便会投出简历,但女性通常要确保100%符合要求才会有所行动,假设两个人同样都满足60%,女性根本不会申请,那么最后得到工作的人,肯定不会是没有申请的人;背后的因素可能是不够自信,也可能是不想冒险,求安稳。

我的性格中有折腾的部分,但通常是做好充分的准备后胸有成竹的行动,对风险的厌恶使我丧失不少机会;趁自己还不太老,要努力客服这一点,不然一辈子都生活在自己规划的道路里,也颇有些无聊。

是为记。

perfectly imperfect

Image result for perfectly imperfect
在家休息了9天,几乎忘记英语怎么说了~~
周一早上到办公室,受到同事们热烈欢迎,H热情向我介绍上周发生的事情,最重要的是Mel过生日了,她特意跑去纹身店,在小臂上又纹了一个新的图案,并不大,很绚丽的花绕着一行字。
“哇,那是什么字?”我问到
 “Perfectly Imperfect” Mel抬头,略有些骄傲的回答。
“Perfectly Imperfect”仿佛为了加深理解,我不由得重复了一遍。

在那一瞬间,我就喜欢上了这句话。
来澳洲两年多,感慨最深的是,澳洲人比较开心,人人长着一张没受过欺负的脸,他们常常会肆无忌惮的大笑,积极表达自己的意见,接纳自己的一切优缺点;或许和同龄的中国人相比,他们房子太小,车子很破,存款不够多,但与生俱来的安全感,很是让人羡慕。
年初看《圆桌派》,讨论中外教育区别,许子东说,中国教育出来的孩子,成功率比较高,通常事业有成,但很难享受生活,直白一些,就是不快乐,当时听到这句话,便很认同。
人到中年,也开始反思人生,我发现自己最大的问题是,很难无忧无虑的享受生活;在别人眼里,我的生活可能已经不错了,但自己总是不满意,觉得可以更好。设定一个个目标,达成后,能有小小的愉悦感,但马上就会有更多更紧迫的目标,似乎一直都在紧张的生活之中。
之前跟空姐聊天,她讲了一个词“认怂”,之所以纠结,是觉得自己可以,可是没做到;但实际情况可能是,本来就不可以。认怂之后的人生,会广阔很多。
读了那么多书,懂得了许多道理,如果不理清思路,还是过不好这一生的。人到中年,身体、心态、境况都不一样, 要学会承认并接纳自己的不完美,做到”Perfectly Imperfect”,珍惜现有的,努力去过好每一天吧。

偷得浮生九日闲

人到中年,压力山大。

近期状态一直不好,精神萎靡,睡眠也差…终于不堪忍受,趁着女王生日假期又连请4天假,加上周末连成9天,没有任何安排,睡到自然醒,吃了饭,看看片儿或溜达出去逛逛。

工作后虽然一直有休假,但通常都会出游,安排行程,预定食宿交通已够繁琐,在陌生的环境中体验不同的风景,也容易造成信息过载,通常一个假期下来,比上班还累。

整整九天,几乎无所事事,竟有些无所适从,上一次这么久没有事情做,应该还是高三暑假吧,高考完毕,除了整日和Ru打乒乓球,便再无安排。之后便辛苦读书工作旅行,一晃十七年,几乎不曾停下脚步,终于觉得累了;而人到中年,总是惶恐,觉得曾经无限人生的可能在一点点消失,慢慢殆尽,希望努力抓住一点,再一点。

很高兴能暂别忙碌的生活,这样休息几天,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继续我的中年生活。